总体战(约瑟夫▪戈培尔)——1943年2月18日(下)(摘自 加尔文学院电子档案)(此文仅做翻译学术交流!)
3013字
2020-06-21 18:11
54阅读
火星译客

如果需要的话,可以要求家庭妇女的帮助。妇女自己可以照顾家庭和孩子,将仆人解放出来从事其它工作,或者将家庭和孩子托付给仆人或纳粹党福利组织(NSV),自己去工作。生活可能不会像和平时期那样舒心了。但我们不是在和平时期,而正处于战时。等我们赢得战争后才能安逸。现在,我们必须牺牲安逸来取得胜利。

士兵的妻子肯定会理解这一层。她们知道以工作来支持丈夫是她们的义务,这对战争努力是很重要的,在农业方面尤其如此。农民的妻子必须要树立一个好榜样。男人和女人都要确保没有人在战时比在和平时期干得少;相反,在各个领域中,需要完成更多的工作。

顺便提一下,不能将一切事务都推给政府。政府只是发布广泛的指导方针。在党的鼓舞人心的领导下,执行这些指导方针是劳动人民的义务。快速行动是至关重要的。

人们必须要超出法律的要求。“志愿者!”是口号。作为柏林的行政长官,我尤其向我们的柏林市民发出呼吁。他们在战时的高尚行为和勇敢已做出了足够好的表率,因此他们不会在这里失败。他们在战时的实际行动和勇气在全世界为他们博得了好名声。必须要保持和加强这样的好名声!如果我呼吁柏林市民们毫无怨言地快速而彻底地做一些重要工作,我知道他们会服从的。我们不想抱怨当前的困难或彼此埋怨。相反,我们不但想要像柏林人表现的那样,更要像德国人表现的那样工作,行动,抓住主动权以及做一些事情,不会将其留给别人去处理。

什么样的德国妇女想要忽视我所代表的前线将士的呼吁呢?谁想将个人安逸凌驾于国家义务之上呢?鉴于我们面临的严重威胁,谁又想考虑自己的私人需求还不考虑战争需求呢?

我轻蔑地回绝了敌人“我们正在模仿布尔什维克主义”的言辞。我们不想模仿布尔什维克主义,我们想通过各种必要的办法来打败它。德国妇女最明白我的意思,因为她们早就知道,今天我们的男人们所进行的主要是一场保护她们孩子的战争。我们的人民用最宝贵的鲜血守护着她最神圣的财产。德国妇女一定要与战斗中的男人们保持团结。她们最好加入国内上百万的劳动大军,明天就应该行动,而不是等到后天。一条蓄势待发的河流必须要流经德国人民。我期望无数没有从事重要战争工作的妇女,尤其是男人,应该到当局报到。迅速付出的人会付出双倍的多。

我们的总体经济正在得到巩固。这尤其影响了不重要的党和政府活动以及对战争努力不重要的保险和银行系统、税务系统、报纸和杂志等行业;另外还要求生活方式的进一步简化。

我知道许多人正在做出巨大牺牲。我理解他们的牺牲,政府也在努力维持他们所必须的最低限量。但一些人必须保持,必须承担。战争结束后,我们会重建现在要清除的东西,将会更大更美丽,到时国家会施以援手。

我竭力反对相关指责,说我们的措施会消灭中产阶级,或者导致垄断经济。到了战后,中产阶级将重获其经济和社会地位。当前措施对于战争努力来说是必要的。这些措施的目标不在于经济的机构改革,而仅仅在于尽快地赢得战争。

我不会逃避这些措施在未来几周里会引起担忧的事实。它们将给我们呼吸空间。我们要为即将到来的夏天打好基础,不必在意敌人的威胁和吹嘘。我很高兴向德国人民公布了这项胜利计划。(雷鸣般的掌声)他们不仅接受这些措施,还要求这些措施,比战时任何时候都更强烈地要求它们。人民渴望行动!现在是时候了!我们必须利用时间为即将到来的惊喜做好准备。

现在,我以国家战争努力总动员领袖的身份向全体德国人民,尤其向纳粹党致敬。这不是你们面对的第一重大任务。你们应带着平常的革命锐气来承担任务。你们要对付可能出现的懈怠和懒惰。政府已经公布了一般条例,在未来几周内还要公布更多。不在规定处理范围内的微小问题必须在党的领导下由人民来处理。对于每个人来说,有一条道德法律要凌驾于一切之上:不做损害战争努力的事,做任何能带来胜利的事。

在过去的几年,我们经常在报纸和电台回忆腓特烈大帝(Frederick the Great)的伟绩。我们没有权利这么做。在第三次西里西亚战争期间,根据施利芬( Schlieffen)的说法,有一段时期腓特烈二世以500万普鲁士人对抗9000万敌人。在七年地狱般战争的第二年,他遭受了已动摇普鲁士根基的失败。在没有足够士兵和武器的情况下,他只能冒一切风险来战斗。他总是心血来潮制定战略。但是他的原则是无论何时都要尽可能地攻击敌人。他打过很多败仗,但这不是决定性的。具有决定性的是腓特烈大帝坚不可摧,不为战争变化的命运所动摇,以及克服一切危险的坚强内心。到七年战争末期,他已经51岁了,他的牙齿都掉光了,他患有通风,被严重的病痛折磨着,但他是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满目疮痍的战场上。我们的当前形势怎么能和他的相比呢?!让我们展示出像腓特烈大帝一样的意志和决心,当时机到来时像他那样做,在命运的扭曲中毫不动摇,向他那样在任何最不利的条件下赢得战斗。要坚信我们的伟大事业。

我坚信,德国人民被斯大林格勒战役的命运冲击深深地触动了。全国人民都看清了这场艰难而残酷的战争本质。现在人民获悉了可怕的真相,决心跟随元首风雨同舟。(观众起立并呼喊海啸般的口号:“元首领导,我们跟随!元首万岁!”戈培尔的演讲停顿了数分钟。)

这些天,英美媒体详细描述了危机期间德国人民的态度。英国人似乎认为他们比我们的领导层更了解德国人民。他们给出虚伪的忠告,来告诉我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们相信今天的德国人民还是1918年11月的德国人民,成为它们富有说服力的诡计的牺牲品。我没有必要反驳它们的论断。战斗和工作中的德国人民自会给出公断。

然而,为了让真相大白,我的同志们,我想问你们一些问题。我想让你们凭良心尽力回答。当我的观众在1月30日热烈欢呼时,第二天英国媒体报道说这完全是一场宣传作秀,不能代表德国人民真正的意见。(这时传来了大声的“呸”声!“谎言!”“让他们来!他们会见识到不同的一面!”)我邀请了最具代表性的德国各界人士参加今天的大会。(戈培尔的讲话伴随着雷鸣般的掌声,当他走向参加大会的军方代表时,掌声更加热烈。)在我面前的是成排在东线受伤的德国士兵,他们受伤的身躯失去了腿和胳膊,有的人眼睛失明了,有的人是护士陪同来的,带有青春红晕的士兵挎着拐杖站立着。他们中有50人获得了橡树叶骑士铁十字勋章,是我们战斗前线的光辉典范。他们身后是柏林坦克厂的军备工人。在他们的身后是党内官员、战斗部队的士兵、医生、科学家、艺术家、工程师以及建筑师、教师、政府官员和办公室雇员,即使在战时,我们的精神生活的各界优秀代表创造了人类天赋的奇迹。在会场中我看到了几千名德国女性。年轻女孩在这里,老年人也在这里。她们不分职务和年龄被邀请到这里。我完全可以说,在我面前集聚了国内和前线德国人民最具代表性的榜样。是这样吗?是还是不是?(大厅里呈现了即使在国家社会主义的传统战斗场所里都罕见的一幕。群众迅速站起来。一股飓风般的几千个声音大喊是的。同时参加者经历了一次公投和意志表达。)我的听众们,此时此刻你们代表着整个国家。我想问你们十个问题,你们要为全世界的德意志人,尤其是正在电台收听我们大会盛况的敌人做出回答。(戈培尔的讲话声音已经很难被听到。群众已达到兴奋的高潮。这些个人问题提得非常犀利。每个人感觉好像是在被私下询问。群众以完全的投入和狂热来回答问题。大厅里回响着同意的叫喊声。)

英国人说德国人民对胜利失去了信心。

我问你:你们相信元首和我们会带领德国人民走向最终胜利吗?

我问你:你们决心要与元首风雨同舟走向胜利吗?你们愿意承担最重大的责任吗?

第二,英国人说德国人民厌倦了战争。

我问你:你准备好跟随元首成为祖国的方阵,站在战斗的军队后面,通过命运的转变,以疯狂的决心发动战争,直到胜利属于我们吗?

第三:英国人说德国人民不想再接受政府对战争工作的不断需求。

我问你:如果元首下令,你和全体德国人民愿意每天工作10或12个小时,如果有必要的话工作14个小时,为胜利奉献一切吗?

第四:英国人说德国人民正在抵 制政府的总体战措施。他们不想要总体战,只想投降!(观众大喊:从不!从不!从不!)

我问你:你想要总体战吗?如果必要的话,你们要想要比今天想象的还要全面和彻底的战争吗?

第五:英国人说德国人民已经对元首失去了信心。

我问你:你对元首的信心是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更忠诚、更不可动摇?你是否已经完全准备好跟随他,无论他走到哪里,做一切必要的事情来取得战争的胜利(人们齐声站起,展现出前所未有的热情。数千个声音齐声高喊:“元首命令,我们跟随!”一波“万岁”的喊声响彻大厅。好像是通过指挥,国旗和军旗被高举,成为了这个庄严时刻群众致敬元首的最高表达。)

第六,我问你:从现在起你准备好全力为东线提供所需的人员和军需品,对布尔什维克主义以致命一击吗?

第七,我问你:你对前线立下神圣的誓言,表示祖国坚定地支持他们,你将给予他们任何所需的东西来取得胜利吗?

第八,我问你:你——尤其是女士——想让政府竭尽全力来鼓励德国妇女尽力工作来支持战争努力吗?想让政府在任何时候将男人抽调到前线去帮助前线的士兵吗?

第九,我问你:如果必要的话,对那些假装战时还存在和平时期的开小差者和黑市贩子利用国家的需求来满足他们自己自私的目的,你同意对他们采取最激进的措施吗?你同意那些危害战争努力的人该遭处决吗?

第十,也是最后一个问题,我问你:在国家社会主义党领导下,你同意同样的权利和义务适用于所有人吗?你同意应该与祖国一起承担战争的重任吗?你同意不论高低贵贱,人人都应平等承担责任吗?

我的问题问完了;你已经回答了我。你是人民的一份子,你的回答是德国人民的回答。你已经告诉了我们的敌人他们所需听到的,因此他们不会再抱有幻想或错误的想法。

现在,就像纳粹党掌权之初以及后来的十年执政,我们与兄弟般的德国人民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世界上最强大的盟友就是人民,不管发生什么,他们都会站在我们身后,决心追随元首。他们会承担最重大的责任来取得胜利。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我们达成目标。现在,我们必须,也将会取得胜利!我不仅仅是以政府发言人的身份站在你们面前,我也是人民的发言人。我的党内老朋友就在我的周围,他们身着人民和政府高级办公室的制服。党内同志施佩尔( Speer)就坐在我的旁边。元首赋予了他重大任务,要动员德国的军备工业,向前线供应所需的所有武器。党内同志李(Ley )博士也坐在我的旁边。元首已让他负责领导德国的劳动大军,不遗余力地为战争努力提供培训和训练。我们深深地感激党内同志绍克尔( Sauckel),元首让他负责将成千上万工人送到德国以支持国家经济,这些是敌人做不到的。党内、军界和政界的所有领导人也加入了我们。

我们都是人民的孩子,在德国历史最重要的时刻被一起铸造。我们向你们保证,向前线保证,向元首保证,我们将要把祖国铸造成元首和战斗中的士兵可以安全依靠的力量。我们保证,在生活和工作中竭尽全力做任何对胜利有必要的事情。我们要把党和国家伟大斗争中的政治热情和燃烧的永不熄灭的火焰充满我们的心中。在这场战争中,我们永远不会成为错误和虚伪的客观主义的牺牲品,正是这种客观主义给德意志民族的历史带来了如此多的不幸。

当战争开始时,我们把目光投向了整个国家。服务于国家的生存奋斗是好的,必须受到鼓励。损害国家的生存奋斗是坏的,必须被消除和斩断。凭借炽热的心和冷静的头脑,我们将会克服战争现阶段的主要问题。我们正在通往最后胜利的路上。胜利依赖于我们对元首的信任。

今晚,我再次提醒整个国家的义务。元首期望我们这样做,使我们过去所做的一切都黯然失色。我们不想辜负元首。就像我们以他为荣,他也应该以我们为荣。

巨大的危机和国家生活的混乱彰显了谁才是真正的男子汉和巾帼。我们不再有权利来谈论弱势性别了,因为男女性别都展现了相同的决心和精神力量。国家做好了所有准备。元首发出命令,我们将会追随。在此祖国沉思的时刻,我们毫不动摇地坚信胜利。我们看到了胜利,只是需要取得胜利。我们必须决心让一切以服从胜利为目标。这就是当前的义务。

我们的口号是:现在,国民们,起来吧,让风暴爆发吧!

(戈培尔最后的讲话内容消失在了无边无际暴风般的欢呼掌声中)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