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员大英帝国——孟加拉大饥荒(下)(摘自《战争的粮秣》)
2285字
2020-06-24 21:32
49阅读
火星译客

1943年夏,饥民开始涌向加尔各答(Calcutta),他们是一群“缓慢移动、萎靡不振、无声无息”且对一切都是去兴趣的骷髅大军。即使分发了食物,他们还是会坐下来哭着要食物。“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求助无门,他们蹲坐在路边,变的越来越虚弱,然后躺下来,不一会儿就死了”。许多人都死在了粮店附近的街道上。

对于印度报纸《政治家》(the Statesman)编辑伊恩▪史蒂芬斯(Ian Stephens)来说,事实变得很明显:印度和英国政府竭尽所能利用战时审查来压制有关饥荒的新闻。悲愤的史蒂芬斯组织了一次为期八周的反对当局的运动,通过社论和信件的攻击来骚扰他们,利用饥荒的死者和加尔各答大街上濒临死亡的饥民的照片来宣传孟加拉人所面临的苦境。10月,印度国务秘书最终在伯明翰( Birmingham)的一次讲话中承认了大饥荒的存在。

直到1943年9月韦维尔(Wavell)子爵被任命为总督后才采取了决定性行动。韦维尔的任务是在粮食形势威胁到军事战略之前,解决粮食问题。军方的参谋长已警告战争内阁,“除非采取必要措施纠正当前形势,否则会严重危及驻印部队对日本作战的有效实施,甚至不可能实施作战”。

饥荒对未来入缅作战的部队造成了麻烦,其中60%为印度人。孟加拉士兵收到了家中令人痛苦的来信,一位英国坦克兵看到了英国士兵将培根悬挂在火车的窗户外面让饥饿的孟加拉人摘取,尽管这样,许多英国和印度士兵还是被饥民的可怕景象震惊了。据称他们将自己的口粮施舍给了乞丐。与此同时,日本人试图利用饥荒的形势来散布谣言,说他们愿意从缅甸发放粮食援助。

在孟加拉,韦维尔动员军方将大米护送到农村地区,分发衣物,以及向村民展示怎样烹饪不熟悉的救济粮。瘫痪的交通系统恢复了,实施阻断计划的船只被打捞上来,桥梁得到了修复,河流摆渡被重新建立起来。令所有人舒一口气的是,那年冬天的稻米获得了丰收。这又复活了稻米市场,并且最终采取措施来保证最弱势的群体获得粮食。价格控制得到了加强,加尔各答引入了配给制。游荡在城市街道的饥民被送到了救济营。“孟加拉大饥荒......好像变魔术般地凭空消失了。”许多被集中起来的饥民在收纳过程中与他(她)们的丈夫、妻子和孩子分开了,他(她)们的命运不得而知。似乎大多数人的身体因太虚弱不能恢复死去了,消失在了人们视线之外。

最后印度政府实施了一项旨在保障整个次大陆粮食供给的计划。粮食部制定了基本计划(the Basic Plan),旨在终止自由市场交易,确保能集中剩余的粮食来分配给最需要的地方。城市和城镇实施了配给制,到1945年初已覆盖了4200万印度城镇人口,并扩展到了乡村,将农村的穷人也囊括了进去。

虽然孟加拉的饥荒形势逐渐减轻,韦维尔担心饥荒可能传遍了次大陆。在其它依赖孟加拉稻米的地区,1943年就出现了饥荒的迹象。迈索尔(Mysore)的一位拥有橡胶种植园的英国居民报告说,已不可能穿过种植园,因为饥饿的工人对人身安全造成了巨大威胁。许多位于特拉凡科(Travancore)的橡胶种植园因已养不起那些工人而关闭,据说在库格(Coorg),路边躺满了饿死苦力的尸体。韦维尔反复向伦敦发电报,恳求向印度调运粮食。丘吉尔(Churchill)暴躁地回复说,如果印度这么缺乏粮食,为什么甘地(Gandhi)没有被饿死?

鉴于丘吉尔决心阻止美国人在抗击日本的战斗中获得全部荣誉,他对印度的粮食形势如此漫不经心似乎很奇怪。1944年2月17日,印度部长里奥▪埃默里( Leo Amery )警告他:“一旦造成得不到外援的既定事实,印度政府的机构将无力防止粮食流入黑市,饥荒将以灾难性的速度快速蔓延到整个印度。结果是可能对整个战争的实施是致命性的,这不仅仅是从印度作为未来行动的基地来考虑的。我认为你并不清楚这个国家的人心在孟加拉大饥荒期间对政府是多么的不满。”

偏见和反感似乎让丘吉尔下定决心不帮助印度。据说他认为印度人是“仅次于德国人最可恶的人”。但丘吉尔不是唯一拒绝为印度保证粮食需求的人。一个调查印度粮食供应问题的委员会得出结论说,印度平民的饥饿风险与危及英国平民粮食供应或印度军队的军事供应相比是次要的。1943年11月,这个委员会以印度缺乏船舶为由拒绝了加拿大为印度提供10万吨小麦的提议,英国政府还防止印度立法议会向联合国救济与复兴管理局(UNRRA)申请粮食援助。

“如果联合国救济与复兴管理局运行于印度供应和公共健康领域,”埃默里指出,“毫无疑问他们期望派出监督人或检查人,他们的任务大概集中于孟加拉,你必须预料到会引起不必要的注意,比如,在管理崩溃方面。”他痛苦地意识到,如果英国聚焦于印度和孟加拉,世界注意力的焦点不会对英国政府有利。

绝望之下,韦维尔将注意力转向了印度军队总司令克劳德▪奥金莱克(Claude Auchinleck )和东南亚盟军最高司令刘易斯▪蒙巴顿( Louis Mountbatten)。他们勉强同意削减10%的军事物资,并说服伦敦的参谋长们从军事运输中分出25艘船只,还迫使内阁同意向印度运输20万吨粮食。由于受到1944年粮食歉收预测的打击,韦维尔继续为印度争取粮食,并要求丘吉尔亲自向罗斯福发出提供船只的呼吁。丘吉尔措辞不强烈的请求使得罗斯福轻而易举将这个问题推给了参谋长联席会议(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当然,参谋长联席会议答复说,由于即将登陆法国,已经没有船只可供抽调。韦维尔称英国内阁“目光短浅,而且冷酷无情”。

他对英国内阁的厌恶却不为英国司令部所动。直到1944年年底对印度军队士气低落真正担心时,才运来2万吨澳大利亚小麦,而不是增援部队。当1945年3月韦维尔听说向荷兰空运物资时,他痛苦地评论道,“当欧洲闹饥荒时,为饥饿的欧洲人提供食物却抱有不同的态度。”

丘吉尔认为印度政府是僵化的,这可能是对的。印度政府在“采取坚定立场反对农业和工业利益”方面缺乏自信,并且未能“使得旁遮普(Punjab)提供便宜的粮食或廉价商品”。相反的是,它允许商人和旁遮普的地主从战争中获取巨大利益,而保护城市工人和农村生活标准的努力却是失败的。战争期间印度的粮食状况彻底推翻了帝国主义的一个合理化,认为......英国的统治保护了印度穷人,使他们免受印度上层阶级的掠夺。

尽管退出印度运动( the Quit India Movement)表现出了深深的反英情绪,但英国人仍然把他们作为印度既定统治者的地位视为理所当然。印度政府未能确保印度作为一个安全的军事基地是无能和自满的共同结果。在政府行动之前,有数百万印度人被饿死了。与此相反,当以大米为食的波斯湾人对小麦的救济供应表现出不满时,中东供应中心(the Middle East Supply Centre)将一批伊拉克大米拼凑在一起,以避免政治动荡的威胁。

诚然,英国在中东的危险变得更加严重:1942年春,德军与开罗只相隔数百公里的沙漠,而缅甸的日军正处于补给线的末端,与加尔各答相隔几百公里的热带雨林。但是中东也很幸运,因为利特尔顿(Lyttelton)任命罗伯特•杰克逊(Robert Jackson)进入中东补给中心(MESC)。

杰克逊是一位极好的组织者,他建立了一个高效的专门机构。印度粮食部缺乏凝聚力和主动权,直到发生了最坏的情况和饥荒才采取有效措施。孟加拉政府和行政机构缺乏远见,甚至在清楚表明即将发生饥荒时,他们也未领悟到这不仅仅是简单的粮食供应问题,也是穷人丧失了购买力的事实,他们买不起市场出售的粮食。

“很有可能是......由于扰乱了世界粮食经济的脆弱机制”,战争为大英帝国的一些地区带来了饥荒。除了种族主义是决定发生饥荒的指导原则,恐怕没有其它结论了。丘吉尔对印度人的愤恨因退出印度运动对英国的忘恩负义和反叛变得更加严重。当做出决定往哪里运输物资时,对印度的考虑排在了最后。

由于拒绝相信印度粮食形势的严重性,丘吉尔和战争内阁决定,印度作为大英帝国的一部分,应该做出最大的平民牺牲,向印度转移饥荒。

对英国在印度统治的道德争论早在二战爆发之前就开始出现了。但是正像贾瓦哈拉尔▪尼赫鲁( Jawaharlal Nehru)在《印度的发现》(Discovery of India)中论证的那样,“富有的英国和更富有的美国”并没有拯救孟加拉大饥荒受害者的事实对盟军所宣称的诚意提出了质疑,他们宣称为使世界摆脱匮乏——更不用说为正义、公平和宽容——而战。

因此,孟加拉大饥荒为国会党战后要求印度独立提供了更多力量。然而,孟加拉大饥荒在独立运动的争论中扮演的角色并不重要,而人们认为这就是一起灾难性的事件。对此的一种解释是,在大饥荒期间,国会党的政治家正被关在监狱里,因此并没有亲身经历大饥荒的恐怖。到战争末期他们被释放后,政治焦点就转移到了对加入印度民族军人员的公审和分治问题。

当1945年4月和8月大饥荒调查委员会(the Famine Inquiry Commission)报告发布时,又被二战结束和纳粹死亡集中营工业化屠杀犹太人的恐怖新闻掩盖了。后来,在围绕印巴分治的暴乱中,每天有多达1万名印度人被杀害,再次盖过了饥饿受害者无声无息不引人注意的死亡。除此之外,没人有兴趣记住孟加拉大饥荒。英国人不希望人们回想起他们统治印度时最可耻的一段历史。印度人也觉得自己受到牵连。那时孟加拉的省政府掌握在印度人的手里,而英国的地区官员可能无力应对蔓延的危机,印度富人福利和慈善的旧体系也崩溃了。当印度于1947年获得独立时,孟加拉大饥荒逐渐地变得默默无闻,很快被人们忘记了。

1947年印度获得独立时,英国就失去了它,但如果殖民主义现在已经丧失了信誉,独立的种子在非洲播下,它们却还没有开花结果。殖民政府采取的广泛战时管控被重新解释为发展计划,而英国聚焦于殖民地的经济作物的生产来减少这个实际上已破产的国家努力克服的美元赤字。因此,对大英帝国粮食资源的剥削注定会成为战后世界的一个特征。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