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和北非地区固定收入:四项关键要素
1340字
2019-12-03 22:18
49阅读
火星译客

富兰克林邓普顿环球伊斯/兰债券和中东北非固定收益团队首席投资官迪诺·克伦福尔称,区域债券需求走强,这表明,二零一九年剩余的时间对海湾合作委员会(简称“海合会”、“GCC”)债券来说具有建设性。他概述了在当前的经济大背景下他最看重海合会债券的四个关键因素。并且,他还阐释了为何他认为中东北非地区可为寻求收益的固定收益投资者提供沃土。

这篇文章也有中文(简体),德语,意大利语,波兰语版

谈及固定收益投资,我们认为海合会债券市场值得投资者给予更多的关注。

我们已经看到,海合会[1] 经济体已大刀阔斧地实施财政改革,多元化发展经济,摆脱对石油的依赖。

同时,海合会在二零一九年期间逐步被纳入摩根大通新兴市场债券指数(EMBI)[2],向我们表明,此事件会导致投资者对海合会债券的兴趣和需求显著提高。

总体而言,有证据表明,海合会债券的发行如火如荼,包括传统债券和伊斯/兰债券(符合伊/斯兰教法的债券)。

这些进展令人兴奋,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受低估的资产类别,我们仍对海合会债券持积极看法。以下是我们认为本年内推动海合会债券发展的四个因素。

1. 结构性改革

我们从海合会各经济体决策者处看到了其改革的规模和速度,这是中东北非地区的最重要的主题之一。

包括开放资本市场、动员私营部门等,这一时期尤为重要,毕竟海合会各经济体在过去几年中的增长率相当有限。

然而,我们相信海合会的决策者拥有很多刺激工具能够帮助其经济大幅增长,不仅是实现在二零一九年至二零二一年期间预计的 1.5% 至 3.5% 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3] 这包括消除海合会内部的对外贸易壁垒,使金融服务更加广泛,并发展债券市场。我们将密切关注政策制定者将如何实施改革而不损害其现有更紧迫的财政巩固目标,特别是他们在经济多元化方面取得的进展,即将经济重心从石油向旅游业和金融服务业等与石油无关的板块转移。

沙特阿拉伯等经济体持续推动全球范围内的金融一体化。该国最近启动了一项国家级工业发展和物流计划,至二零三零年吸引约 4,260 亿美元的投资,以实现其“二零三零年愿景”的目标,即在国际范围内实现经济一体化。

2. 信贷周期的早期阶段

我们还密切关注海合会债券市场在信贷周期中的位置,尤其是当一些已发展市场处于较高级阶段时。

海合会债券通常以美元计价,并与美国经济发展高度相关。我们认为,海合会地区的长期基本面正在普遍改善,但预计在未来三年其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将较为有限,这一想法是配置固定收益的基础。[4] 尽管如此,我们最终意识到,通过美国货币政策和全球信贷价格的传导,已发展市场(如美国)的潜在修正可能会为海合会地区的市场带来连锁反应。

3. 估值改善

我们认为,相对于历史而言,海合会债券的估值仍然具有吸引力。而且,相对于其他市场类似信用评级的资产,其估值亦更具有吸引力。因此,我们会有很多可抓住的潜在机会。

企业发行量的增长也令我们感到兴奋。部分行业的承压导致了抛售,创造了新的低价机会。随着企业发行量的增长,我们能够在投资组合中纳入新的特质风险,这与真正由全球因素驱动的市场贝塔风险截然不同。

4. 美国利率

我们将美国利率列入重点关注清单,这并不奇怪。从今年夏天开始,市场价格中已反映对美联储今年将至少一次降息的预期。[5] 我们尤为关注美联储的利率前景,及未来几年可能对长期利率产生的影响。

粉碎误解

由于其发展资本市场,政府致力于经济多元化,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现在的海合会债券市场与十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语。我们认为,持续的结构改革和不断改善的估值相结合,或将吸引更多的外国投资流入,并进一步推动这一趋势。

根据我们的研究,通常而言,海合会债券与油价和其他固定收益资产相关性较低,因此有潜力提供经风险调整的回报,并使投资组合多元化(见下表)。[6]

0619-Dino-Four-Things.jpg

总体而言,在中短期内,我们对海合会债券持积极态度。我们认为,基于上述四个最重要的因素,这一资产类别值得投资者给予更多关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中的评论、意见及分析仅供参考之用,不应被视为个人的投资建议或推荐投资于任何证券或采取任何投资策略的建议。由于市场和经济状况可能出现急剧变化,评论、意见和分析都以公布日期当日为准,若有更改恕不另行通知。本文材料不是针对任何国家、地区、市场、行业、投资或策略的所有重大事实的全面分析。

有何风险?

所有投资均涉及风险,包括可能损失本金。外国证券投资涉及特别风险,包括汇率波动、经济不稳定和政治发展。在新兴市场(包括前沿市场)国家的投资涉及相同因素的较高风险,以及与这些市场的规模较小、流动性较低、并缺乏既定的法律、政治、商业和社会的框架以支持证券市场的相关风险。因为前沿市场的这些框架往往更欠发达,以及各种因素,包括极端价格波动、流动性不足、贸易壁垒和外汇管制,潜在的与新兴市场相关的风险在前沿市场尤为突出。在影响个别公司、特定行业或部门或一般市场状况的因素作用下,股票价格会表现出极大的不稳定性。部分行业如技术部门(长期的不稳定性)快速增长投资规模可能导致价格波动加剧,这种变化在短期投资中更为显著,因为产品变化和发展的速度很快,而且政府对重视科技发展的公司的监管模式与力度也发生了变化。债券价格通常与利率走势相反。因此,当投资组合中的债券价格随着利率的上升而调整时,投资组合的价值可能会下降。

想要从富兰克林邓普顿(Franklin Templeton)的邮件中了解更多信息,请订阅“新兴市场的投资冒险”(Investment Adventures in Emerging Markets)博客。

想要及时投资,请关注Twitter @FTI_Emerging和LinkedIn。

[1]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二零一九年四月。

[2] 无法保证任何估计、预测或预计将会实现。

[3] 基于芝加哥商业交易所联邦基金期货,芝加哥商业交易所 FedWatch 工具,截至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九日。七月降息的概率可能为 100%。

[4] 多元化投资并不能保证盈利或防止亏损风险。

[5] 海湾合作委员会共有六个中东成员国:巴林、科威特、阿曼、卡塔尔、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

[6] 摩根大通新兴市场债券指数追踪新兴市场债券。指数未经管理,也不能直接投资于指数。指数不反映费用、开支和认购费。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