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historic journey across the roof of the world
2159字
2019-11-27 13:00
53阅读
火星译客

她的头发染成了紫色。她穿着紧身衣。她独自跳着舞,这位年轻的外国人赤脚在一辆小车的车顶上摇晃着,车子停在亚洲岩核中十分偏远的边境地区阿富汗一侧,紧靠喷赤河,与塔吉克斯坦隔河相望--帕米尔高原南部边缘一个臭名昭著的鸦/片走私者的天堂。这辆车有欧盟牌照。但她是谁?是古老嬉皮士小道上迟到的朝圣者?一个神秘的人?一个瘾君子?一个旅游者?一个冒险家?谁也不知道。 

我慢吞吞地走过去,举起我满是汗渍的帽子打招呼,赶着一头在中亚峭壁之间露宿一个多月、遭受凛冽寒风、空着肚子爬山过河的疲惫驼着货的驴。我正在徒步穿越世界。5年来,为实施“走出伊甸园”计划,我一直在一步一步地丈量着地球,那是沿着石器时代第一批探索这个星球的先祖们的路径的讲故事式朝圣。连续地日复一日、月复一月,跨河渡海,最终走完21000英里的路程,这种方式徒步旅行每天都有新奇惊叹的状况,因此这位荒野舞者真的不是一个惊奇。她没有看我,我也没有惊吓她。她迷失在汽车音响发出的高科技舞曲节奏里,根本没有睁开过眼睛。  

我们涉水过河上了苏联修的土路,摄影师马蒂厄·佩利抱怨道:“她使我觉得自己老迈来临。”

佩利是个很健谈且朴实的法国卓巴。他和我一起进行穿越阿富汗瓦罕走廊的罕见徒步行走,那是隐藏在高高的兴都库什山脉下面的一个防御堡垒。许多个早晨,他在路练习瑜珈以减轻北部的酸痛。我扩大笔记本电脑上的字体设置是承认自己已经人到中年,但我并不觉得老了,根本没有感觉。行走全球让我又成为了一个孩子。等我最终到达火地岛(我6到7年路程的目的地)时,我将得到重生。

我回头暼了一眼。

佩利当时也正在跳一种瓦罕舞蹈--沿荒凉的喷赤河岸,挥舞着胳膊,扭动着屁股。冰冷的河水对面,几个穿土褐色宽松长罩衫的瓦罕牧羊人聚在一起模仿他的动作。阿富汗人人都跳着舞。战争期间,2000年代初期,我曾随一支北约军队跳进了喀布尔,跟在一辆T-55坦克后面两步远以避开地雷阵:一种战争康加舞带。我记得一名战士是如何离队去抢掠一家农舍的,一枚诡雷沉闷地嘭的一声炸掉了他的脚。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是在我开始真正地行走之前,我要回到100多万年以前去。

阿富汗瓦罕走廊是地球上最偏远的有人居住的地方,是巴达赫尚省突出的一块地方,在塔吉克斯坦与巴基斯坦之间只有大约200英里长的狭长地带,东面就是中国西部冰雪覆盖的森严壁垒。这条走廊于19世纪由俄罗斯和英国绘制以作为他们帝国的势力在亚洲的隔离缓冲带。瓦罕走廊受崎岖的地理、地缘政治和时代所限制,一直成了阿富汗一个被遗忘的地方,仍然有大约17000名农民和游牧民住在这里的中世纪似的牧场与用石头围起的村子里。这里是我去南亚的必经之地。

我们在伊什卡希姆通过了塔吉克斯坦的边界。自从我作为一名战地记者踩过阿富汗的尘土以来,已经16年过去了。这并非我记得的那块土地。

我的阿富汗记忆只有海拉克斯皮卡里的武装分子和美国B-52扔下的500磅大炸弹。在战地行走的时候,我曾经不知不觉就绕过了常常掩埋新死者的死寂的坟丘。相比之下,瓦罕走廊似乎是一块和平的绿洲,尽管贫穷、与世隔绝,也因兴都库什山的阻隔而免遭暴力。我们毫无畏惧地穿越成熟的麦田,当地男人们坚守着古老的打麦方式,赶着牛在那里一圈圈地走,古老的水车磨着面粉。瓦罕的农民是随和的伊斯玛仪派,妇女们进出抛头露面,农夫们在神圣的泉水边堆放着野生马可波罗绵羊的巨大羊角,雪豹(并非指激进分子)在雪峰上游走,没人带着枪。这本是阿富汗乡下该有的样子。

牧羊人德尔维希·阿里说:“这是我们的辉煌时代,1990年代,我们甚至连茶叶都买不起。现在生活好多了。”他家的房子像燕子窝一样紧贴在陡峭的河岸上。

缓冲区

几个星期以来,在叙利亚西北部与土耳其接壤的狭长地带实际上成为缓冲区。

相比之下

相比之下,在英国,该公司的第一选择往往是利用招聘中介或者毕业生招聘计划。

 使免遭

一些补贴确实让穷人获益,需要对穷人减少生活成本,保护他们。

阿里热情的妻子库什娜玛玛什给我们烤了滚热的馕(一种烤饼)。我们把帐蓬扎在夫妻俩窄窄的草坪上,成排的白杨在微风中沙沙作响。古朴的瓦罕正在经历一场绿色革命,越来越多的林地遮蔽了曾经裸露的峡谷底部,一些瓦罕人吃上了自家种的第一个西红柿和南瓜。这要归功于气候变化,冰川融化越来越快的趋势使得灌溉更加容易,杏花开放已经提前了两个月。

当然,这不可能持续下去,总有一天兴都库什山和帕米尔的冰川会渐渐消失,过去的饥饿将重新出现。但在目前这些阳光明媚的日子里,瓦罕众多不通公路的山谷就好像我此生一直在朝它走的地方,尽管我不知道那里。石板河里的石板在脚下像硬币一样排列,乌鸦在湛蓝的天空中盘旋。九月里,瓦罕东部吉尔吉斯族游牧民的高原牧场在火红的阳光照耀下像古老的琥珀。房子大小的岩石在贫瘠的山坡上像巨大的镜子一样闪闪发光,因为巨石的表面被早已消失的冰墙所磨光。

冰河时代循环往复,下一次冰期将把我们城市的废墟推到低纬度地区。冰河时期将抹掉牧羊人阿里那脆弱林地的所有痕迹,并将很容易地抹去近40年前苏联留在瓦罕牧场的深深的坦克印迹,尽管这些车辙看起来仍然崭新。最后,另一个瓦罕民族会为面包而来打谷,来赶着牛碾小麦,我估计这得要3600年,那是一个完整的循环。

渐渐枯竭;流尽

水很快就会流尽。

消灭;抹掉

这样一来就会陷入这样的处境,要想抹掉银行的资本损失,你必须国有化这些银行。

据...计算

根据我的计算,收入抵消政策意味着每个赚$13,500的人就只要缴销售税。

我的旅程也是一个环,虽然只是世界的半圆弧

9月23日的早晨浓密的冰雾中,我们赶着两头驮驴出发,要爬伊尔沙德山口,那是一座高高而荒凉的门户,紧靠兴都库什山脉和喀拉昆仑山脉交会的地方,是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分界。

在那么样的条件下爬山是一种新奇而无从辨识方向的经历,就像攀登一座冰冷且陡得令人发狂的海洋。风吹成的山脊在白皑皑的雪地上起伏,我们用自己可笑的夏鞋使劲在钻石般的冰碛上踩出立足点,我们沿着结满冰霜的悬崖蹒跚前行,雪花掩盖了致命的裂缝,有时驮驴都觉得踩穿了冰壳而不肯站起来。我们把手伸到它们冒着热气的肚子下,抬起驴子让它站起来。这种令人筋疲力尽的仪式一次又一次反复上演。我们还经常迷路。

到中午的时候,一场暴风雪一阵阵地使劲吹。

“喂,亚瑟,能帮我个忙吗?”

佩利对着卫星电话大喊大叫。我们看不见100步之外,更不用说上面的山峰了。佩利的哥哥在巴黎用Google搜索并给我们读出伊尔沙德山口的GPS坐标。

伊尔沙德山口海拔16355英尺。我们在太阳东山的时候终于到达了山口,佩利冒险无力地跳了一会蹩脚的胜利之舞。我们大口喘气,钢刀似的空气像刀片一样划痛我的肺。大风已经把这座顶峰抹成光秃秃的岩床。没有庇护所,也没有点火的柴,这是个危险的宿营地。但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一股严寒刺骨的黑云从深谷里快速升起。我们吃力地卸掉驴子,那绳子像钢筋一样坚硬,然后把帐篷桩打进冰冷的铁板一样的地面。我那冻得硬绷绷的裤子没有解冻过,即使在睡袋里也没有解冻。我在狂风咆哮的夜里只摇摇晃晃地出去了一次,为的是把驴子裹猎猎飘动的油布里。驴子黑黑的眼睛责难地映回我头灯的白光,我不敢看着它们。

第二天晚上我们在兴都库什东端宿营时,遇到了巴基斯坦便衣安全部队。我们曾经向政府通报我们经由伊尔沙德山口进入巴基斯坦,也携带了预先办好的有效签证。但这些军官用 AK47 对着我们,坚持我们擅自进入了禁区。他们把我们赶到了边陲小镇吉尔吉特。拘留在那里的时候,我无意中听到蜷缩在简易床上的佩利用明显的诺曼底口音机械地模仿他隐藏的移动电话播放的电影台词:“以眼还眼,结果只会使这整个世界都失明。”

“马蒂厄,”我低声道,“你在情报机关的安全室里看甘地吗?”

次日下午,便衣特工护送我们登上了首班离开巴基斯坦的航班。随后这一切全都被宣布为一次乱了套的文书工作错误,又允许我几天之内返回巴基斯坦继续我被中断的全球徒步。但那天晚上我以流放者的身份降落在一个热气腾腾的阿拉伯城市时,我仍然穿着那肮脏的雪裤,感觉很麻木。睡眼惺忪地站在机场嘈杂的入境检查处的队伍里,我凝视着自己被太阳晒黑的手背,回忆起了伊尔沙德山口顶上的黄昏。
 

一轮炽白的太阳从暴风云里的条裂缝里露出来。大约两分钟后,所有的东西都闪烁着银金矿般的光,似乎点燃了雪白的金字塔顶端,它们一排排紧密排列,一直延伸到世界尽头。那是一道烧掉我心中的失落的光芒。我可以想像,有了这道光芒,我的行程中虽然会有各式各样的人,也将轻松进入允诺的新国家。

几天内

然而在几天内,同样的患者就可以开始恢复行动,并有能力开口讲话。

放逐中;流放中

对我们这些被放逐于西方国家的人来说,过去的这几个月犹如一场梦。

烧掉

早晨的阳光好像燃烧着河面的薄雾,使这个画面更加梦幻。

在...顶上

最初的剧本要求克雷格在一辆行驶中的列车车顶上搏斗,但据印度铁道部长称,他说服制片方对这一场景进行了修改。

在小路上 

通往古德诺山的一条小径上,一株黄桦缠绕在一块冰川流动之后显现出来的鹅卵石上。 

用步子量出 

每隔15米他们用步子测出准确的象限,收集地面的物品和环境数据。

承认

这可能更多是作为经济优惠声明而对政治现实的一种承认。

一列

一列坦克载着以色列士兵撤离加沙,进行所谓的“休息调整”,有些士兵手上还拿着以色列国旗。

出列;站出来

在辛集,那些相对富足的城市工人总是打头阵。

把...和...分开

这就是为什么最大的危险是让新的墙将我们彼此分开的原因所在。

不肯做...

不过他太太一定不肯这么做。

 帮我个忙

你能帮我一个忙,给我讲讲互联网是怎样运做的吗?

日落时

在北非和欧洲的大部分地区,日食在日出时发生,而在俄罗斯中部和中国西北部,则是在日落时发生。

没什么选择

但是,现在我们实在是没有选择了。

预先,提前

开会时间如有变,请提前通知我们。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