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umpeter--The FredEx conundrum
1103字
2019-11-26 08:59
72阅读
火星译客

《商业》

熊彼特企业管理专栏

联邦快递的难题

联邦快递富有远见的创始人是一位老派的破坏者,有被颠覆的危险

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来看,联邦快递是其首创业务的同义词:快递隔天送达。而对于内部人士来说,不妨称其为弗雷德快递。该公司的创始人弗雷德•史密斯自1971年以来一直担任该公司的老板。这位75岁的老人在耶鲁大学提出了空运包裹的想法,这个故事广为流传。其中一些是杜撰的,比如他在耶鲁大学得C的一篇论文,这篇论文概述了他的想法(他记不起分数了)。但有一个故事(若存在的话)太好了以至于不知真假。早期,当公司濒临破产时,他在拉斯维加斯的21点赌桌下了一个幸运的赌注,挽救了公司。


 





 

43591566464618.jpg

史密斯先生是一位老派的企业家。1973年,这位前海军陆战队员派出了第一批14架飞机,第一天就运送了186个包裹。如今,联邦快递是全球最大的货运航空公司,拥有681架飞机,平均每天运送1500万件包裹。他一边玩牌,一边玩弄政治,比如在上世纪70年代确保放松对航空货运行业的管制,赢得美国工会的保护,或者在联邦快递的地盘上(华盛顿红皮球队的主场)与国会议员拉关系。在美国公司中,联邦快递一直是最受认可、最受尊敬、最受欢迎的公司之一。今年1月,董事会通过免除公司高管75岁的退休年龄,实际上给予了史密斯终身职位。“就像最高法院的法官,”一位仰慕者笑道。

股东们更加谨慎。作为美国最大的包裹运输公司之一,联邦快递应该从持续的GDP增长中受益。然而,自2009年美国开始有记录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经济扩张以来,该公司的表现比标准普尔500指数低了近100个百分点。今年,联邦快递遭遇了中美贸易战、来自亚马逊日益激烈的竞争,以及整合欧洲TNT快递的问题。2016年,联邦快递斥资44亿美元收购了TNT快递。这样的风暴不利于联邦快递的财务健康,但自2017年以来,联邦快递每年投资逾50亿美元,意图阻止亚马逊和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等财力雄厚的竞争对手进入其快递业务。这是一场碰运气的游戏,史密斯先生不一定能赢。

最大的赌注在国内。联邦快递将自己打造成一家高端的企业对企业的公司,为沿着供应链运送包裹和工厂货物提供有保障的时间段。但电子商务正以更快的速度和更低的成本,提高送货上门的重要性。作为回应,联邦快递扩大了其卡车运输服务,该服务将很快每周七天送达大多数美国家庭。但这打击了利润率。与此同时,亚马逊在当日送达上投入巨资。该公司还在打造一支飞机机队,到2021年,这支机队的飞机数量将达到70架,尽管与联邦快递相比仍微不足道。物流咨询师萨蒂什·金德尔表示,亚马逊已经超越竞争对手,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为其他公司的货物(包括亚马逊自己的货物)组织仓储和运输。就在几年前,史密斯还嘲笑来自亚马逊等公司的竞争是“异想天开”。但在过去两个月里,联邦快递切断了与亚马逊剩下的(尽管微不足道)联系,转而专注于与沃尔玛和塔吉特等零售商建立关系。其主要竞争对手联合包裹(UPS)则坚持继续与亚马逊合作。这为一场可能进一步压低利润并造成严重损害的价格战埋下了伏笔。

联邦快递面临的第二大挑战是海外市场。除了必须解决TNT的问题,联邦快递还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即在跨太平洋贸易战争中站错了双方的对立面。最近几个月,联邦被迫就转移属于华为的包裹向中国道歉。联邦快递表示这是错误操作所致。尽管如此,据报道,中国威胁要把联邦快递列入黑名单。该公司还起诉了美国政府,称其不应被委托“监督”其发送的任何包裹的内容,以确保这些包裹没有违反出口禁令。

除了丑陋的地缘政治,联邦快递的全球竞争也在加剧。最大的威胁之一来自菜鸟,菜鸟是阿里巴巴支持的中国竞争对手,2017年承诺向跨境物流投资150亿美元。联邦快递声称,其覆盖220个国家的庞大网络可以帮助保持上风。但联邦快递不习惯自家草坪上有亚马逊和阿里巴巴这么大的坦克;他们对客户的海量数据可能会让他们在快递大战中占据优势。

作为应对,联邦快递和联合包裹都在大举投资,以实现机群的现代化,并扩大投递中心。不过,尽管联邦快递上季度近180亿美元的营收几乎赶上了联合包裹,但其利润率较低,产生的现金也较少。这引起了投资者的担心。联邦可以通过减少飞机等昂贵物品的采购,或者合并其在美国的两项独立业务——联邦快递和联邦陆运——来降低成本,以消除消费者的疑虑。但联邦拒绝了这两种想法,坚持认为投资于增长是最好的。


 

这样加倍投资也许是明智的。尽管厌恶风险的投资者可能更喜欢股票回购,而不是雄心勃勃的资本支出计划,但停止投资可能被亚马逊等公司视为投降的信号。即便如此,联邦快递的失败——对不断变化的电子商务环境做出更快的反应,阅读地缘政治的符文,结束顽固地拒绝加入两家公司——反映出这家公司的管理层年事已高。包括史密斯在内,联邦快递的十位高管平均在该公司工作了30多年,这是非同寻常的。

一旦你重写了不断变化的商业规则,你很难不误读它们——如果你的一些老朋友是你的参谋,那就更难了。很明显,董事们无意在可预见的将来更换董事长。但除非史密斯引入新的高管,然后听取他们的意见,否则他在企业21点桌上的日子应该屈指可数了。换句话说,想想联邦快递。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