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认为失败是成功的“必要先决条件”
937字
2019-11-28 22:12
70阅读
火星译客

在某一领域取得成功从来都不需要什么秘诀:好主意、勤奋、自律、想象力、毅力,或许再加上一点点运气。哦,我们不要忘记失败,西北大学的王大顺和他的同事在一篇新论文中将失败当做“成功的必要先决条件”,在对1985年到2015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收到的776,721份资助申请分析后,他们得出上述结论。

为了建立一个能够可靠预测创业成功或失败的数学模型,研究人员还分析了46年来创业投资的价值。他们还对王大顺所说的“最不传统但非常重要”的数据集进行了模型测试,该数据集包含1970年至2017年发生的170350起恐怖袭击。

要点是什么?西北大学凯洛格管理学院管理学与组织学副教授王大顺表示:“每个成功者都是从失败者开始的。”王大顺教授还是该项研究的构思者与领导者。

但王大顺教授也表示并非每次失败都能带来成功。研究表明,最终区分成功者与失败者的,肯定不是毅力。本周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这篇论文有一个更有趣的发现,那就是最终成功的人和最终失败的人尝试达到目标的次数基本相同。

事实证明,只有从以前的失败中吸取教训,才能一次又一次地成功。我们的想法是聪明地工作,而不是努力工作。王大顺教授说:“你必须弄清楚哪些是有效的,哪些是无效的,然后把注意力放在需要改进的地方,而不是东张西望,妄图去改变一切。”“失败的人不一定比成功的人少做许多工作。他们本可以做得更多;只是他们做了很多不必要的改变。”

当王大顺教授的团队成员探索“控制失败动态的机制”并建立他们的模型时,团队成员识别出了他们所描述的以前未知的统计特征,这些特征将成功的群体与失败的群体分开,并使预测最终结果成为可能。

其中一个关键指标(除了保留有用的东西,关注没用的东西)是连续失败尝试之间的间隔时间,这个时间应该会稳步减少。换句话说,你失败的速度越快,你成功的机会就越大,每次尝试之间的间隔时间越长,你再次失败的可能性就越大。王大顺说:“如果有人申请了一项资助,但三次都失败了,如果我们只看失败的间隔时间,我们就能预测他们最终能否成功。”

国家卫生研究院庞大的数据库,被王称为“人类失败的墓地”,最终却成为研究人员梦想成真的地方。“对于每一位首席研究员,”王解释道,“我们知道他们失败的确切时间,也知道他们失败的严重程度,因为我们知道提案的分数。”我们也知道他们最终成功的时间,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之后,他们得到了第一笔资助。

在创业领域,成功要么是首次公开募股,要么是高价值的并购。对于恐怖主义来说,造成至少一人死亡的袭击被归类为成功,而失败的袭击则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在成功之前至少失败过一次的人的平均失败次数,国家卫生研究所为2.03次,初创企业为1.5次,恐怖组织为3.90次。

通过处理大量数据,王大顺和他的同事们能够识别出他们分析的成千上万个项目中的每一个共同的临界点,一个岔路口,一条路通向进步区域,另一条路通向停滞区域。正如这篇论文所解释的那样,“接近临界点的两个个体最初可能在学习策略或其他特征上表现相同,但取决于他们所在的区域,他们失败后的结果可能会有显著差异。”

王大顺说,这种不同的表现模式会随着尝试的增加而增加,尽管在某些情况下,一个人在第二次尝试时所处的位置是很明显的。

王大顺指出,临界点的存在打破了传统的失败或成功的解释,比如运气或一个人的工作习惯。“我们在这里展示的是,即使没有这些差异,你仍然可以得到非常不同的结果,”他说。重要的是人们如何失败,他们如何应对失败,以及这些失败会带来什么后果。

展望未来,该研究的第一作者尹一安表示,下一步包括完善该模型,除了从过去失败中学习的特征,还要量化其他个人和组织特征。

巴拉巴斯是东北大学复杂网络研究中心主任、《公式:成功的普遍法则》一书的作者。他说,王的模型目前在三个完全不同的领域进行了测试,有望成为其他领域的工具。他说:“有无数的研究试图理解人和产品是如何成功的。”然而,人们对失败的作用知之甚少。王的研究从根本上改写了我们对成功的理解,展示了失败在成功中的关键作用,最终提供了一个方法论和概念框架,将失败归为成功。”

关于作者

大卫·努南

大卫·努南是一名自由撰稿人,专攻科学和医学。

向尼克·希金斯致谢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