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特朗普就知道泽伦斯基在调查比登斯的事情上感到压力
875字
2019-12-03 13:30
63阅读
火星译客

华盛顿(CNN)美国政府官员早在2019年5月就知道,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伦斯基感受到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盟友的压力,要求他进行对美国总统在政治上有用的调查。

这是前特朗普白宫官员菲奥娜·希尔说的,她最近在国会作证时表示,她同时从一位美国商人、前奥巴马政府官员那里得知了这种压力,此人于5月7日与泽伦斯基的团队会面。

这一说法削弱了总统及其盟友的观点,即乌克兰人没有感受到对特朗普的政治对手进行调查的压力,包括2020年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乔·拜登。

没有证据表明拜登在乌克兰有不当行为。

上个月刚被免职的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的希尔作证说,她从5月7日那次会议的与会者之一、前国务院官员阿莫斯·霍克斯坦那里听到了消息。

据希尔称,霍克斯坦在5月22日告诉她,乌克兰人担心当时的当选总统泽伦斯基已经面临来自特朗普的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以及他的助手列弗·帕纳斯和伊戈尔·弗鲁曼的压力。

她还作证称,5月中旬,她向自己的上司、当时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和前乌克兰大使比尔·泰勒提到了这些担忧。泰勒在今年6月成为美国驻乌克兰最高外交官,担任驻基辅使团团长。

希尔表示,到5月中旬,她还从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玛丽·约瓦诺维奇和负责欧洲和欧亚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菲尔·赖克那里听到了对朱利安尼施压活动的类似担忧。

希尔的描述表明,早在7月25日两国总统通电话之前,美国官员就已经意识到乌克兰人觉得他们在调查特朗普的政治对手。

在压力之下

5月7日,泽伦斯基和他的团队在他就职前两周举行了一次表面上看是关于能源问题的会议。但是,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会谈的重点是泽伦斯基面临的调查“腐败”的压力,尤其是针对乌克兰能源公司Burisma Holdings的压力,该公司的董事亨特·拜登是乔·拜登的儿子。

特朗普和他的盟友依赖于泽伦斯基在9月25日发表的声明,表明他并没有感到调查的压力。

但5月7日的会议表明情况并非如此。会议的知情人士告诉CNN,即使在早先刚当选的那几周时间,泽伦斯基和他的团队意识到如果他们不支持像Burima之类的调查,乌克兰与美国的关系——包括潜在的与特朗普进行会见——可能是岌岌可危。

根据希尔的证词,这足以引起霍赫斯坦的警觉,促使她要求与她会面。霍赫斯坦是乌克兰国有能源公司Naftogaz的监事会成员。

希尔表示:“他还说,一些乌克兰官员来找他,他们非常担心受到朱利亚尼和朱利亚尼同僚的压力。”

那次会面发生在泽伦斯基和特朗普在4月底泽伦斯基赢得选举胜利后首次发表讲话后大约两周之后。白宫当时公布的电话内容,两位领导人讨论了共同努力“根除腐败”的问题。

但在白宫上周公布的4月份那次电话会议的文字记录中,无论是一般意义上的,还是针对Burisma,都没有提到腐败问题。没有证据表明拜登在乌克兰有任何不当行为。

乌克兰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Naftogaz)的压力

希尔作证说,除了要求调查布里士玛的压力外,霍赫斯坦还告诉她,朱利安尼的两个助手帕纳斯和弗鲁曼也在推动重组Naftogaz董事会。

上个月,帕尔纳斯和弗鲁曼在联邦法院被控违反竞选资金规定和洗钱。

根据一个对他们想要做什么的名叫戴尔·佩里的美国商人说,Parnas将和Fruman也参与努力推动重组,他们在3月于休斯顿举行的一次重要能源会议上推动了一项计划,用更有利于他们自身商业利益的人取代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在泽伦斯基今年5月的就任典礼前后,美国能源部长里克·佩里(与戴尔•佩里没有关系)向乌克兰官员提供了一份名单,列出了Naftogaz监事会中可能接替霍赫斯坦的人选。

据一名参与乌克兰事务的前美国官员称,佩里的目标是用一位在共和党圈子里更知名、更受欢迎的人取代霍克斯坦。

去年10月,佩里在立陶宛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驳斥了自己主张让特定的人进入董事会的说法。

“这是我能讲的最好的故事,完全是虚构出来的,”他说,“我们应乌克兰政府的要求提出了建议,并将继续这样做。”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