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外媒(TechCrunch)报道,法国生育技术初创企业Mojo试图尝试试管婴儿技术
1995字
2019-11-19 19:59
62阅读
火星译客

辅助生育技术初创企业Mojo获170万欧元(约合18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由北欧种子基金Inventure领投,Doberman和Privilege Ventures参投。Kry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Josefin Landgard等天使投资人也参与了本轮融资。

Mojo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穆罕/默德•塔哈(Mohamed Taha)表示,Mojo旨在利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帮助进行精子和卵子质量检测并选择最优质的生殖细胞进行自动受精,从而降低诊所在试管婴儿上花费的成本,使试管婴儿成为一项更能负担得起的辅助生殖技术。他建议,只有降低诊所成本才能减少夫妻花费。

“既然这一发展蓝图已经构建成形,所以从现在开始基于技术堆栈的人工智能在产品方面所做的就是检测是精子、卵子和数据,并确保女性或夫妇双方得到精确的医疗或健康的胚胎,这样才能诞下健康的婴儿,”他告诉TechCrunch。“机器人的作用是确保操作/程序与现在相比,时效性和精准度都有大幅提高。”

在塔哈还是学生的时候被误诊为肾病后,他萌生了创业的想法。他的医生建议冷冻他的精子以防他将来想要孩子,所以他开始定期进行精子检测。“我非常讨厌某个特定事实,”他这样说。“就是每次我做精子测试都会得到不同的结果。”

在与医生交谈后,关于男性生育能力他所听到的普遍说法是“我不需要关心我的生育能力,因为最坏的情况也不过就是让医生从我这里取走一颗精子”。医生告诉他,他未来的伴侣将通过试管受精“为我接受治疗”。医生还告诉他,目前对男性生育能力和精子质量的研究还很少,比如哪些精子可能产生健康的婴儿,哪些精子可能导致流产。塔哈说,在了解了试管婴儿技术的内涵后,他觉得这对这个女人来说是一个“艰难痛苦”的过程。

“这完全是暗箱操作,”他谈到男性生育能力时说。“我还了解到,在IVF或ART(辅助生殖技术)方面,几乎所有事情都是人工完成的。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随机进行的——你随机选择一个精子,他们随机取来某个卵子使它受精。我希望执行这些操作的技术人员了解他们的工作性质,因为在他们的努力下最终会有一个胚胎被植入母体。”

他说,让他感到震惊的是,在高端实验室中,“试验”过程的成功率只有25%,而且每对父母可能需要为每轮治疗支付4万至10万欧元。他补充道:“这就是公司产生筹备辅助生育产品这一理念的根源。”Mojo对这项技术的期望是,到2030年,它能够将试管婴儿成功率提高到75%。

该团队自2016年成立以来一直是由在读博士所开展的一个周末项目。塔哈最初接受的是电气工程师的培训,后来攻读纳米技术博士学位,研究用于生物传感器的新型廉价材料。他和他的联合创始人,范妮·切萨, 托拜厄斯·博克, 丹尼尔·托马斯,在实验室里使用显微镜和机械臂来检测纳米粒子,并选择特定的粒子插入其他介质中,这让他们开始思考何不将这种技术作为人工受孕的替代性方案应用于生育诊所呢?

塔哈谈到Mojo的概念时说:“为了提高受精过程的快速性,优良性和可靠性,我们的产品是完全自动化的,而且排除了随机性,增加了人性化的一面”

至少理论上是这样。需要明确的是,他们的主张目前还没有得到有力的证明,也没有被商业化。例如,他们打算推出的第一款产品Mojo Pro仍在等待欧盟的医疗设备认证。但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该计划将于明年夏天在英国上市。

该产品是显微镜硬件和人工智能软件的组合,将出售给生育诊所(以订阅模式)提供一项包括精子计数和质量检测的分析服务,以首先确定这对夫妇的男方是否有生育问题。

最初,Mojo的计算机视觉分析系统专注于精子计数,将Taha所说的人工过程自动化,并评估一些基本的质量信号——比如精子的速度和形态。例如,带有两个头或两个尾巴的精子很容易被认定为“不合格”。

“我们推出的第一个产品主要用于观察精子,然后判断这个男人是否存在不孕问题。所以我们配备了一架智能显微镜进行内部定制。这就是机器人技术的用武之地。”他解释道。“与此同时,我们在它身上安装了人工智能系统,它可以观察精子样本的移动过程。然后Mojo Pro的系统将告诉我们观察结果,包括什么是精子计数,什么是精子的流动性(它们移动的速度有多快)以及什么是精子的主要形态。

“第二部分是选择精子。【如果试管婴儿过程中需要样本的话】。现在我们的工作就是确保选取的精子质量优良。这种显微镜通过观察相同的精子,例如用绿框突出标记的某个区域,并在视觉上指导胚胎学家在挑选精子时做出正确的选择。质量合格的精子会用绿框突出,不合格的精子则用红框标记,这样胚胎学家们就可以通过现有的技术直接选择用绿框标记的精子。”

Mojo

根据Mojo Pro的内部测试,到目前为止,该系统已经达到了人工精子计数准确度的97%。

尽管他承认,在生育产业中,精子计数没有统一标准——这意味着由于缺乏可靠的基准,这种比较指标的效用是有限的。

“我们的解决办法是,真正专注于挑选最优秀的从业者,并且把我们的工作与他们进行纯粹的比较,”这是他们的说法。(Mojo研发产品的实验室合作伙伴是TDL。)

“我们将努力为自己引入新的标准,”他补充道。

目前的研究重点是:“什么样的视觉效果能确保精子是好是坏;如何测量精子样本,精子数量;在形态学方面……我们如何才能增设一项协议,使其成为未来使用计算机或人工智能技术观察精子的黄金标准?”

这项业务试图实现更全面地了解单个精子和卵子在产生健康(或其他)胚胎和婴儿方面所起的作用这一更加宏大的目标。

塔哈表示,该团队的最终目标是“使受精过程自动化”,这也是在应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帮助下实现的(可能还会结合基因测试来筛查疾病)。

他指出,在很多国家上,夫妻们在年纪稍大时才选择怀孕。因此,他们的大愿景是开发新的辅助生殖技术,帮助老年夫妇孕育健康的婴儿。

“一般来说,我们的生育能力取决于偶然性,也就是性……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有一点随机性。”这并不一定意味着结果就一定失败,还是要看身体的运作方式。但是当你步入中年,也就是三四十岁时,我们会面临生理缺陷,这意味着卵子或精子的质量会大不如前,如果受精发生在老化的精卵子身上,你就不能确定孩子是否健康。所以我们需要技术来在此过程中发挥作用。

“想象一对40岁的夫妇想要在10年或12年后怀上一个孩子。这种可能性只会在这种情况下发生:某对夫妇把男人的精子和女人的卵子运到某个地方,然后利用高端技术让他们受精,一旦胚胎准备好植入,他们就会得到通知。我们相信,这就是消费者博弈未来的发展方向。

“未来10年,我们将不再只是与诊所合作……我们的计划是使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在操控方面做到真正完美无瑕,之后我们的设想是以面向消费者的方式,确保人们拥有健康的婴儿。”虽然这不一定发生在诊所,但会以某种方式在我们的设施中进行受精。”

他补充道:“我说的不是超级人类或设计婴儿(是指通过基因工程剔除缺陷基因而诞生的婴儿)。”“我说的是在怀孕后期确保产妇诞下的宝宝是健康的。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看到辅助生殖技术实际上是一种生育方式,在后期阶段,为了确保孩子的健康,保留一种旨在提高胚胎的健康度而非使你的身体趋于紊乱的新技术是十分必要的。”

当然,现在这项技术仅仅停留在概念阶段。Taja承认,除了一些基本指标,Mojo公司甚至不具备判断“好”精子和“坏”精子的数据依据——。

但是,一旦样品开始通过第一款产品为客户所接受而流动起来,他们希望能够开始收集数据(在许可下)为进一步研究个体的精子和卵子在受精过程中的作用提供支持,从而对从精卵子选择到植入胚胎和产下婴儿这一过程有一个完整的概念。

在他们希望进行的研究方面,获得所需的全面认可可能是一项障碍。

他表示:“一旦第一个模块上市,我们将收集数据。”“我们将收集的这些数据将与活产或治疗结果相关。这样我们就会越来越多地了解什么是好的精子,什么是坏的精子。

“我们现在所依赖的正是这个领域的优秀从业者所拥有的知识,所以我们需要从这里出发作进一步努力”

塔哈表示,他和联合创始人从2018年1月开始投身于公司的扩建工作,获得了部分天使投资,以及法国政府和欧盟的Horizon 2020研究基金的资助。

他们已经在法国里昂建立了这家初创公司,但在推出Mojo Pro之前,商业团队将很快迁往英国。

他们的短期期望是吸引诊采用Mojo Pro的订阅服务,以此扩大服务范围,同时他们还希望能够缩减夫妇必须进行的体外受精周期。从长期来看,他们预测生活方式的改变只会导致对数据驱动的辅助生殖技术的需求增加。

“现在我们正试图通过简化实验室流程,帮助1.8亿存在生育问题的夫妇以可承受的价格和可靠方式实现生育目的,同时我们也关注着这一领域的未来前景,即当基因测试在生育中扮演重要角色时,会发生什么?人们会选择这种辅助手段吗,”他补充道。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