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政府在何种情势下中断互联网服务 
1228字
2019-11-25 15:40
71阅读
火星译客

在伊朗政府宣布汽油价格上涨引发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后,近日伊朗当局开始实行互联网减速措施,直至上周六该国全境互联网和移动数据甚至几乎完全中断。伊朗政府之所以诉诸于断网行动显然是为了发起抗/议的民众镇静下来,平息骚乱。那么,像伊朗这样一个人口超过8000万的国家是如何切断互联网的呢?毕竟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尽管包括中国在内的部分国家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最初就由当局政府所主导,但大多数国家都未掌控影响国内互联网网络内容及接入的核心手段。然而包括俄罗斯和伊朗在内的世界各个国家或地区纷纷投入到私人化兼分散型的传统网络的改造工程中,其实现方式主要包括签订协议、植入技术或者双管齐下,旨在方便政府官员发挥更大的影响力。在埃塞俄比亚、委内瑞拉和伊拉克等国,以及克什米尔等争议不断的区,政府主导的社交媒体封锁和更大范围的网络中断已经成为常态。

“就我们看来,这是伊朗迄今为止实行的最大规模的互联网封锁,”自由之家(是旨在追踪全世界对互联网所实行的审/查制度和限制行为的民主监督机构)的研究主管阿德里安•沙赫巴兹(Adrian Shahbaz)表示。“令人惊讶的是,伊朗当局对互联网服务实行了全面封锁,而不仅限于国际互联网接入,因为后者是该国政府原先的惯用策略,如今已不再适用。这似乎意味着伊朗政权在更大程度上是出于害怕民众发起的经济抗/议活动威胁到其在信息平台的主导地位。”

切断整个国家的互联网接入的成功与否取决于网络设置的强弱。像埃塞俄比亚这样互联网发展相对有限的国家,通常表现为由当局主导的垄断型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又或者还存在部分小规模的同类私营企业。但所有这些国家通常都可实现由单一海底电缆或国际网络节点获取网络接入权,从而形成“上游”阻塞点,政府官员们可以利用这些阻塞点所构成的屏障从源头完全阻断本国的网络接入。

然而,一个国家的基础设施项目愈加广泛多元,数字断网流程就愈加复杂。无党派网络追踪组织NetBlocks的负责人托克说,伊朗当局用了大约24小时的时间才完全封锁了伊朗境内和境外的交通,使伊朗的网络接入水平停留在正常水平的5%到7%。最高领袖赛义德·阿里·哈梅内伊(Seyed Ali Khamenei)等高层政界人士仍然可以使用Twitter和其他公共平台。

为了切断网络接入,难以实行数字化屏障的政府当局必须与多家电信运营商(包括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和移动数据提供商)共同协调合作。它们还需要克服冗余和算法保护,确保网络适应于意外停机或其他失误情况。例如,互联网的设计之所以具有故障防范特征,是旨在隔离并规避网络中出现连接问题或其他不稳定状况的区域。托克表示,伊朗网络在全面瘫痪前出现的减速现象,或许是电信公司背后的政府行为所导致的结果,因为这本质上是源于政府对网络系统的安全防护设置的故意破坏。

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科技与全球事务中心的安全与隐私独立顾问兼研究助理卢卡兹•奥莱伊尼克表示。“中断一国的互联网接入前需要完成大量准备工作。我们所讨论的是软件及硬件层面的问题和监管框架。“一个国家的网络越发达、接入设置越多,要实现永久性网络/封锁就越困难。另外,除了一国与其他国家的网络流通,是否切断国内网络接入也是个大问题。”

在过去十年,伊朗政府更加“变本加厉”地致力于建设中央集权的国家“内部网”,以便于政府向公民提供网络服务的同时对在线内容实行监控,以及限制外来信息的流入。这项被称为“国家信息网络”(National information network,简称SHOMA)的行动是以在多名前政府官员管理下的国有电信公司或伊朗为中心所展开的。在这一内部网络的建设过程中,伊朗政权以国家安全的名义,试图对公共和私人网络施以更加广泛的监管。

这意味着伊朗当局甚至能够对表面上独立经营的互联网提供商施加压力。例如,NetBlocks的托克指出,他的组织发现,伊朗三家移动数据运营商上周六似乎同时关闭。不过,他和其他分析人士强调,我们难以获悉准确内情,同时也对伊朗网络这一特殊设置的原因表示困惑。

“在伊朗,说服运营商可能不是最具挑战性的任务,因为所有这些在一定程度上都已经正常化了,”托克说。“但就这一事件来看,并无迹象表明会出现全国性的‘网络/封锁’。然而,在世界各地,似乎出现了一种可以解释这一现状的说法。”

该说法强调政府以各式各样的方法向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发送关停命令。执行该要求比对Twitter之类的平台实行特定封锁还要复杂,前者是伊朗和其他专制政府所采用的的普遍方式之一。因为在这一过程中需要选择性过滤,而非几乎全面性地中断网络。截至当地时间周日晚间,伊朗境内的互联网仍处于关闭状态。

尽管联合国明确指出,政府主导的互联网关闭和审查行为侵犯人权。但很多当局政府仍然持续不断地对限制范围发起挑战,即在避免国际社会报复的前提下下,他们能在多大程度上限制网络连接。就在本周,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和其他代表警告称,俄罗斯主导的网络犯罪决议将于周一在联合国进行投票表决,其本质是旨在赋予政府对互联网的控制权的条约。甚至像英国这样的国家也开始制定并通过允许政府屏蔽ISP的国家安全条例。(ISP: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网络服务提供者)

但是来自自由之家的沙赫巴兹指出,这种逐渐增加的网络审查在实践中要比按动开关复杂得多。他补充说,大范围的互联网封锁并不总是能产生一个专制/政权所期望的效果。不管怎样,网络中断限制了政府对公民进行数字监控的能力。它还可以培养公民之间的同志情谊,而这种情谊可能转变为更强大的抗/议运动。

沙赫巴兹说:“伊朗政府的企图十分明显,即通过阻断个人获得任何信息来控制伊朗的信息空间。”这是行不通的。信息将继续通过其他方式传播。实际上,有时切断网络只会趋使民众逃亡在异乡街头。”

关注《有线》杂志了解更多故事

  • 一位编码大师的奇怪生活和神秘死亡
  • Facebook如何推翻第一修正案
  • 阿斯伯格综合症对其症候群的持久影响
  • 如何选择退出出售你个人资料的网站
  • 谷歌推出Fitbit购买对可穿戴设备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 更安全的方式来保护你的数据;另外,看看关于人工智能的最新消息
  • 想要最好的工具来获得健康吗?看看我们的装备团队挑选的最好的健身追踪器,跑步装备(包括鞋子和袜子),和最好的耳机。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