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好的建议变成坏的
1577字
2019-11-18 19:52
63阅读
火星译客

“你在干什么?””我喊道。我四岁的儿子愣住了,当时他正试图用卫生纸卷搭成一座高塔,底下就是滚烫的电热器,他的小手恰好悬在上面。

“你不能那么做!”我叫道,同时把纸卷迅速放到一个高高的架子上。“你会把房子烧掉的!”由于这是我第三次发现他在电热器上做这件事,所以我决定严肃处理。于是我就这种行为可能造成的可怕后果展开了一场生动的长篇大论:我们所有的东西都会付之一炬!我们就没地方住了!

在结束长篇大论后,我停下来低头看到他的小脑袋低低地垂着,心里顿时感觉很难受。我是不是想的太远了?我给他留下了一辈子的伤疤吗?他会不会有一天向他的治疗师讲述他那可怕的母亲是如何让他产生了对火灾的终生恐惧?

就在这时,他抬起头来望着我,露出愉快的微笑,那双天真的褐色眼睛里闪烁着喜悦的期待。“如果着火了,”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消防车会来吗?”

所以,是的。这就是告诉别人他们应该做什么或不应该做什么所产生的结果:即使你把想要传达的信息表述地非常清楚,但有时候听者理解的却是完全不同的意思。这种情况随处可见,它可能发生在我们的家庭,但也可能发生在更大的范围,比如政策执行过程、教室、工作场所等等。

首先,就像我儿子教我的那样,当负面后果不经意地表现出吸引力或趣味性时,所传达的信息就会被削弱。早期的禁毒运动也存在这样的认知错误,比如他们让光鲜亮丽的年轻人在看起来很有趣的派对上狂欢,然后再走向堕落。(我还记得看《希德姊妹帮》这部电影时,我就在想:哇,克利斯汀·史莱特原来真的这么可怕…但是他有点可爱…)一则构思矛盾的电视广告本来是要告诉孩子们处方药的危害,呈现出的结果却是化作一个面带微笑的、药丸形状的木偶可爱地唱着你不应该吃它们(正如一位作者所指出的,这很像m&m的广告宣传语:“请不要吃我们……等等!”你吃了我,我很好吃!你真聪明!”这可能不是长岛毒物控制中心所期待的结果。)

另一则呼吁解决儿童肥胖问题的电视广告展示的画面是让孩子们在房子里跑来跑去,狼吞虎咽地吃着饼干,用饼干建堡垒,做饼干冰沙;重点应该是随后因为吃糖所造成的令人不愉快的灾难,但大多数儿童观众肯定会想,”饼干堡垒?饼干冰沙?!广告中有这样的神奇仙境吗?(至少我是这么想的。)而那些在蹦床公园里展示孩子们不应该做什么的教学视频似乎注定达不到教学效果,因为说实话,那个长耳朵的家伙连续侧翻三次的同时还嚼着口香糖,看起来他玩得很开心。

研究表明,当善意的指导显得过于专横时,也会适得其反。如果你的公司强迫你参加有关多样性的强制性培训,不仅会有很多人对此表示不满和抱怨,而且研究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强制性的培训将会导致相反的结果。(在一项研究中,经过五年的强制性多元化培训后,公司的亚裔员工和非裔女性员工比以前少了。)

当一种建议无意中透露出某种不受欢迎的行为其实很普遍这类信息时,如“其他人都在这么做。”那么尽管它的意图是好的,但结果会背道而驰。令人惊讶的是,研究人员发现抗药D.A.R.E.项目实际上增加了学生吸毒的比例,因为它给学生的印象是毒品无处不在,因此他们的许多同龄人肯定也在吸毒。”当美国国税局因为太多人偷税漏税而增加税收处罚时,偷税者人数在第二年实际上却有所增加——因为人们认为,见鬼,如果有那么多人作弊,我也会这么做!

研究人员把两个不同的标志张贴在石化森林国家公园,其中一个“写着请不要把公园里的木化石移走”另一个写着,“曾经许多游客已经把公园里的木化石搬走了”所以请不要让事情变得更糟。第二个标志引发了更多的偷窃案件,因为这个标志使偷窃行为正常化了(“过去许多游客也这么做”)。每逢选举季,投票的倡导者们都在大声疾呼还有些人是没有投票的,这其实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这无意中传递出一种信息:不投票是社会规范。

这是一个非常容易犯的错误。就在上周,我听到一则善意的公益广告,称12岁之前就开始尝试毒品的儿童比例很高,这则广告无意中就在提醒各地的12岁儿童,他们错过了许多同龄人喜欢的东西。我所在的公共广播电台的播音员指出:“只有9%的听众向电台捐款!——无意中造成了社会规范中不包括捐款这一项。

可怕的是,这样的错误可能会造成生死攸关的后果:例如,一群青少年参加了一项防止自杀的教育课程,而这项课程总是强调青少年自杀的发生频率,那么这实际上导致青少年考虑结束自己的生命的想法更加强烈,如果其他人都这么做的话……

这一切都意味着,我们作为家长、教育工作者、记者和政策制定者,必须在我们试图传达某种信息使保持谨慎。诚然,我们需要告诉孩子们电子烟的危害,但如果我们一边哀叹电子烟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或在他们的学校里“泛滥成灾”时,一边自己还吸着电子烟,那么我们无意中就将电子烟看成了某种社会规范,这可能会导致孩子们也纷纷效仿。

是的,我们需要警告我们的孩子关于色情短信和网络暴力的危险——但是如果我们以一个关于“每个人都在做这件事,它无处不在——但你不应该这样做”的演讲开始这个话题,我们所传达信息的原本意义就被削弱了。正如虽然我们需要告诉孩子们锻炼的重要性,但如果我们这样做的同时哀叹“如今所有孩子都过着久坐不动、沉迷于手机的生活”,我们所传递的信息也会被削弱,因为这只会强化这些特性,使之成为常态。

不过,好消息是,这种做法也有积极的一面:这些见解有助于实现积极目标。

在“不受欢迎”方面,我们可以使不受欢迎的行为看起来令人厌恶或带有致命性。通过香烟包装上患病肺部的照片来强调吸烟的可怕后果,确实会降低吸烟的吸引力。强调最近死于电子烟的青少年人数的增加(而不是抱怨电子烟的广泛使用)有助于削弱电子烟的吸引力。

在“不要太咄咄逼人”方面,我们可以鼓励并拥抱他人的主动行动,而非刻意要求。研究表明,在自愿的情况下,多元化项目是最有效的——因此,公司领导可以宣称这些项目是有帮助的,但如果你做不到,也没关系。鼓励员工积极主动地实践有助于其身体健康的行动,而不是在经济上责骂或惩罚他们,可以引导他们采取更健康的生活方式。

向大学生灌输有关酗酒的信息可以通过传递帮助学生自己做决定的有效信息来达到目的,而非责骂或羞辱。最近有一个组织改变了它的名字和品牌,从“全国防止青少年怀孕运动”到“决定的力量”,后者是一种暗含“我们如何帮助你实现你的目标”的允诺。(给人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不是吗?)

在“每个人都在做”这方面,我们可以根据我们想要鼓励的积极的社会规范来制定选择。当800名医生在信中被告知他们给每个病人开的抗生素比大多数同行都要多时,他们后来少开了73000片抗生素,这是减少抗生素耐药性的重要一步。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司机。别人写信告诉他们,镇上“大多数司机”13天内缴纳了一次罚款,而他们自己缴纳罚款的频率是这些司机的两倍。当酒店的客人被告知大多数其他客人会重复使用他们的毛巾——而不是简单地告诉他们重复使用毛巾可以节约水和能源——他们更有可能自己选择重复使用毛巾。当选民被告知他们的大多数邻居都在投票时,他们更有可能去投票。

利用社会科学来影响他人的行为所带来的成效是很微妙的,但如果做对了,它可能会产生令人难以置信的效果——让我们的孩子更安全,鼓励改善健康状况,建立公民参与,帮助拯救地球……甚至可能让我们的孩子不去烧毁房子。

所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是《科学美国人》的观点。

关于作者

克伦·韦塞

克伦·韦塞是一名自由撰稿人,她的作品曾刊登在《华盛顿/邮报》、《Slate》、《the Week》、《Quartz》等杂志上。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