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需要一位精神健康“沙皇”
703字
2019-11-15 09:33
49阅读
火星译客

  美国正经历一场精神健康危机。根据最近的调查,抑郁症、焦虑症和阿片类药物成瘾的比例高得惊人,尤其是在年轻人中。随著对精神卫生服务的需求增加,自杀/自杀、仇恨犯罪和横冲直撞杀人的比率也在增加。今年1月,加州医疗保健基金会(California Health Care Foundation)和凯撒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联合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认为,他们所在的社区缺乏足够的精神卫生服务提供者,大多数有精神卫生问题的人无法获得所需的服务。

  这些统计数字表明,在州和联邦政府对公共精神卫生的监督方面存在差距。卫生局局长联邦办公室负责监督美国公共卫生服务的运作,向公众传达健康建议,但这是一个庞大的组合,从营养到疫苗,从环境危害到精神健康。物质滥用和精神卫生服务管理局(SAMHSA)专门监督和支持精神卫生服务,但它往往侧重于成瘾和短期行为模式。此外,它似乎以医学为导向,这可能不足以满足国内许多人的强烈心理需要。这两个办公室似乎都没有足够的人员、预算和专业知识来解决精神卫生领域的各种问题。

  出于这个原因,国会应该设立一个专门负责公众心理健康的办公室——“心理学家总办公室”。他或她将与卫生局局长办公室以及SAMHSA等相关政府机构密切协调,监督并建议公众严格按照心理(即非医学)方法来进行公共精神卫生保健。这样的职位可以由心理学家、咨询师、社会工作者、研究人员或心理治疗师来填补,但他们必须在公共心理健康的心理学方法方面具有特定的专业知识。此外,心理学家应该是一位杰出的专业人士,他应该对以证据为基础的卫生保健方法有最丰富的知识,他应该对心理学和医学如何合作来优化它有一个协作的观点。

  我的一些同事曾经问过,为什么我们不应该有一个精神科医生而不是心理学家来监督公共精神健康。我的回答是,尽管这些专家是卫生保健系统的组成部分,但统计数字表明他们的贡献似乎不够。此外,有迹象表明,我们社会中的许多人用药过量,有效的心理方法可以为人们提供资源,使他们能够更可持续地自行发挥作用,或与适当的医疗保健相结合。

  一位站在心理健康研究和传播前沿的心理学家会发出一个强有力的信息,即心理健康与身体健康同样受到重视——这与“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这句话是一致的。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与当代需求产生共鸣的信息。对文献的主要回顾表明,各种迹象表明,通过满足这些需求,我们的国家也将节省医疗费用。

  就像卫生局局长一样,心理学家局长将由总统提名,并得到国会的建议和同意。候选人可能来自美国公共卫生服务或它可能更有意义以外的国会授权选择这队,因为有许多合格的心理学家、咨询师、社会工作者、研究者和精神病医生可能没有正式队但持有相同的一部分,或许在某些情况下优越,凭证在促进公共精神健康心理的方法。无论是哪种情况,成为心理学家将军的时机都已经成熟。这在经济上是合理的,在道德上也是必须的。

这篇文章最初发表在《科学美国人》第321期,第5期,第12期(2019年11月)

doi:10.1038/scientificamerican1119-12

作者(年代)

(柯克j史奈德)

柯克·j·施耐德(Kirk J. Schneider)是一位心理学家,现任美国心理学会理事会成员。

功劳:尼克·希金斯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
huyue (译员)
找他翻译
英语
双语
汉语
火星译客
微信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