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从头到尾阅读了共2677页的弹劾调查证词。以下是详细情况。
2149字
2019-11-12 00:05
65阅读
火星译客

就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来看,美乌之间的紧张关系不过是一次“完美”的通话。

“'通化门'事件仅仅是一次基于祝贺乌克兰总统(选举获胜)的通电,只是那些人用欺骗性的叙述方式使它成为一场‘十足的灾难’,”特朗普在几周前谈到7月25日与乌克兰总统的电话会谈时说。

但本周公布的一份超过2600页的笔录显示,特朗普政府对乌政策引发的内部争议已经在美国酝酿了数月。这份笔录是过去六周在众议院弹劾调查中作证的八名证人所提供的。为了达到增加连任机会这一昭然若揭的目的,特朗普私人律师的工作甚至超出了正常的外交渠道,进而使得为巩固美乌关键战略联盟所做的努力被完全打乱。

美国高级官员发表了一份证词,详细描述了特朗普将对乌政策交由其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处理的令人震惊的做法。朱利安尼曾敦促乌克兰高级官员调查拜登夫妇与乌克兰的关系,并追查乌克兰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以帮助民主党的阴谋论。在朱利安尼的努力和特朗普的支持下,美国驻乌克兰最高外交官因此下台,原因是他妨碍了朱利安尼的工作,而且还招募间谍为其谋事,之后这些间谍也被告上法庭。

此外,这份证词显示,奥巴马对乌克兰在美国对俄政策中扮演的不可或缺的角色漠不关心,但美国对乌克兰所采取的的举措使他感到十分不安。美国政府此前声明除非乌克兰宣布继续调查其政治对手,否则将不予提供近4亿美元安全援助,至少一名证人作证该决策与特朗普有脱不开的关系。

然而,仍有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为什么白宫推迟对乌援助?虽然有充足的间接证据指责总统出自个人愿望迫使乌克兰公开宣布调查其政治对手,但白宫已经封锁了代理参谋长米克米克·马尔瓦尼之类的关键人物。因为证词中透露他们对于停止援助的决定有更清楚的了解。

美国白宫前俄罗斯高级顾问菲奥娜·希尔(Fiona Hill)说,“这实际上是办公厅主任的指示。”

特朗普敦促乌克兰调查其竞争对手的举措不在电话会谈的范围内。

特朗普之后又继续在推特和公共场合与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进行通话,他坚称这是一次“完美的”通话。但是在民主党人看来现在的情况已经远远超出了对话范畴。

作证的官员解释说,早在通电之前,特朗普总统就已经要求乌克兰对其政治对手展开调查,而且这是发生在其敦促泽伦斯基调查拜登夫妇几周之后的事情。

美国白宫前俄罗斯事务顾问的希尔和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乌克兰问题专家文德曼中校(Lt. Col. Alexander Vindman)作证称,7月10日,乌克兰人被告知,他们寻求与特朗普在白宫会面的条件是对其竞争对手展开调查。

这些官员作证称,美国驻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Gordon Sondland)向乌克兰人传达了这一信息。白宫官员对该行为提出了强烈的反对意见,同时对桑德兰的宣誓证词发出质疑,因为他称当时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与他对于所谓“泄密”一事“从未”抱有“任何疑虑”。

根据众议院弹劾调查人员收到的讯息,在7月25日的电话会议之后,他们与乌克兰人就公开宣布展开调查展开了持续数周的对话。文件显示,当时的美国特使库尔特•沃尔克(Kurt Volker)和桑德兰(Sondland)鼓励乌克兰将布里兹马(亨特•拜登曾担任董事的一家乌克兰天然气公司)以及2016年大选列入应朱利安尼(Giuliani)要求发表的公开声明之中,尽管此事最终被搁置了。

但在9月1日,在乌克兰得知美国冻结了4亿美元的安全援助后,桑德兰对议员们说他已经告知乌克兰官员如果乌克兰不展开调查,美方不会发放援助。

美国驻乌克兰最高外交官比尔•泰勒(Bill Taylor)在听证会上表示,桑德兰表示,特朗普告诉他的“一切”决定——即援助资金和电话会议——都是以乌克兰公开宣布展开调查为条件的。

但桑德兰并没有就特朗普曾告诉他这些决策而出席作证,他表示援助与调查相挂钩只是他的猜想。他辩称,他无法准确回忆起自己是如何得知这两者之间存在关联的。

特朗普私人律师的权力

朱利安尼试图证明,他在乌克兰的唯一职责就是保护他的客户——特朗普——并抵御针对他的攻击。

但美国高级官员并不了解这一点,而且这也不会影响是乌克兰人对他的看法。特朗普一次又一次明确表示,要处理乌克兰政策,他们必须先处理朱利安尼的问题,因为这对阻碍了美乌达成关键盟友的进程,而且后者由于正忙于应付俄罗斯的侵略,迫切需要美国的帮助。

这也引起了高级外交官们的深刻担忧,因为朱利安尼正在敦促乌克兰宣布实行调查,而这有可能在政治层面对特朗普有利。在朱利安尼成功迫使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玛丽·约瓦诺维奇(Marie Yovanovitch)下台后,她多次试图发动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代表其发表声明以表支持,但最终并未得到蓬佩奥的回应。

在负责乌克兰政策的国家高级官员乔治·肯特与沃尔克的对话中,肯特说沃尔克曾向他明确表示,他们会直接处理朱利亚尼的问题”因为很明显,前市长影响了特朗普对乌克兰的看法。”

谈到桑兰德时,特朗普甚至更加直言不讳:“他只是不停地说:‘跟鲁迪说话,跟鲁迪说话。’”

然后桑兰德作证说,在朱利亚尼“意识到,白宫之行与援助乌克兰之间可能存在的某种联系后,而援助却被搁置了”,自5月23日起朱利安尼的要求越来越趋于“阴谋化”。于是对乌克兰的援助被推迟了,然而关于推迟援助的原因,我并不知道明确答案。

温德曼作证说,朱利亚尼主导推动的“另类叙述”阻碍了美国政府与乌克兰展开进一步合作。

他还说,乌克兰人对朱利安尼所担任的角色感到困惑,他们担心“这会破坏美乌之间的共识政策”。

“直到那次通话,他才被冠以某种官方角色,”文特曼补充说,他指的是特朗普在7月的电话会谈中敦促乌克兰总统与朱利安尼进行合作。

在证词中,约瓦诺维奇等人叙述了朱利亚尼为了恶意抹黑自我声誉、让自己看起来对总统不忠而编造的一系列“谎言”,但他们也认为,像庞皮欧这样的国务院高级官员,对于朱利亚尼所做的一切努力并没有采取任何应对措施。

“国务院有人试图阻止朱利亚尼这样做吗?”约瓦诺维奇问道。她回答说:“我不这么认为他们从未试图阻止,他们只是觉得能力不够。”

根据桑德兰的证词,庞皮欧在讨论朱利安尼时“翻了翻眼睛”,说:“是的,这是我们必须处理的事情。”

职业官员:特朗普-朱利安尼所做的努力严重违反规范

前蓬佩奥高级顾问,从事境外服务工作37年的迈克尔·麦金利向众议院调查人员明确表示,总统及其私人律师利用国务院官员的方式“肯定不同于与以往我们能想到的任何前例”(指的是特朗普让其他国家实施调查来锁定政治对手的做法)

无独有偶

肯特本应在国务院负责乌克兰政策,但他被边缘化了。他被眼前的状况吓住了。

“我在文件中写道,我担心有人出于政治动机提起诉讼,这将有损于乌克兰和美国的法治建设“肯特作证。

泰勒称这是“美国对乌政策是非常规、脱离正式渠道的”,指的是沃尔克、桑德兰、朱利安尼和能源部长里克·佩里领导所做的不正当努力。

他表示:“尽管这种非常规渠道与华盛顿有密切联系,但其主要运作模式是脱离官方外交渠道范畴的。”

特朗普对乌克兰实行的强迫性措施

特朗普对乌克兰的怀疑态度可以追溯到2016年大选,因为他认为是乌克兰而非俄罗斯参与干涉美国大选,这种毫无根据的阴谋论导致特朗普一直对乌克兰的心存怀疑。

长期以来对乌克兰的不信任使得特朗普更加坚信当年朱利亚尼和保守派媒体所宣扬的阴谋论,这导致他不愿与乌克兰打交道,而让朱利亚尼与官员们讨论乌克兰问题。

沃尔克回忆特朗普在5月23日的一次会议上所说的话,“(乌克兰人)他们都是腐败的,他们都是可怕的人。”当时他们还鼓励特朗普与泽伦斯基在椭圆形办公室会面。但特朗普说,“我不想在这上面浪费时间。”

特朗普对乌克兰的态度便利了朱利安尼干涉美国对乌政策,因为特朗普政府官员认为他们需要靠说服朱利安尼以改变总统的看法。

“一开始我们是和鲁迪谈话,”桑德兰作证说。

但是,就在乌克兰因威胁弹劾总统的丑闻而被推入公众视野的多年之前,特朗普关于乌克兰问题的看法就已在美国政府内部引起不安情绪。

单凭乌克兰拥有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服务器这一未经证实的说法,特朗普就坚称乌克兰(而非俄罗斯)盘算着干预2016年大选的阴谋。特朗普在7月25日与泽伦斯基的通话中提到了该阴谋论:泽伦斯基说,“服务器,他们说乌克兰拥有它。”

希尔解释说,有人试图让川普相信这是一个“被揭穿的”阴谋论。希尔说,“我们花了很多时间”与特朗普的前国土安全顾问、前国家安全顾问H.R.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等人共同“试图在本届政府的第一年驳斥这一说法。”

她说:“汤姆和其他从事网络安全工作的人向总统解释了有关乌克兰干预美国大选的真相。”“我只能透露这么多。”

这份笔录削弱了共和党对特朗普的辩护

这份证词的公布使得共和党人为特朗普所做的辩护变得极为复杂。这是因为在私下的证词中,一个接一个的证人推翻了特朗普和他的盟友一直以来提出的一些核心论点。

证人们提出了不同意见,一方面是关于特朗普揭露拜登向乌克兰官员施加腐败压力,以保护他的儿子,在Burisma公司担任董事的亨特的核心指控,另一方面是特朗普将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纳入其所谓“深度国家”概念的做法。其他一些指控则是针对乌克兰前总检察长尤里·卢岑科(Yuriy Lutsenko)的,沃尔克称卢岑科“不可信”,而肯特则称卢岑科是被“复仇”所吞噬。

库尔特还说,朱利安尼所推动的另类叙事基本上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谎言运动”。

到目前为止,经过调查已经发现足以证明特朗普与乌克兰达成交换条件的众多案例,其中包括白宫对乌克兰发出会晤邀请和不予批准其军事援助,此外特朗普精心挑选了部分外交官向乌克兰施压,要求乌克兰宣布对其政治对手展开调查。桑德兰的证词和沃尔克提供的短信都证实了这一点。这两人都曾敦促乌克兰官员宣布展开调查。包括泰勒、俄罗斯和欧洲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顾问蒂姆·莫里森(Tim Morrison)和温德曼(Vindman)在内的其他关键人物也作证称,他们在听过特朗普与泽伦斯基的电话会谈或知晓其曾与桑德兰讨论此事后,发现所谓的交换条件是明显存在的。

如果特朗普想继续声称“没有交换条件”,民主党人掌握证据似乎足以驳翻其一面之词。一些国会共和党人建议特朗普承认交换条件的事实,但同时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它远不足以构成弹劾的条件。

民主党人还反驳了特朗普关于敦促乌克兰调查拜登夫妇源于对乌克兰腐败问题的真切关心的说法。肯特作证说,要求乌克兰调查拜登夫妇“本身与反腐败并无联系”。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