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地球上最后的荒野之一
1302字
2019-11-12 22:08
62阅读
火星译客

从太空看,奥卡万戈三角洲是非洲剩余最大、最完整的野生湿地荒野。

这个位于博茨瓦纳内陆的三角洲,是卡拉哈里闪闪发亮的宝石,比世界上最大的钻石生产商的更有价值,并于2014年被列入为地球上第1000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

现在,你看到的是两条主要支流,奎托和奥卡万戈河,向北逐渐消失在鲜为人知的安哥拉高地。这个是我们地球上最大的未开发的流域,是比加利福尼亚州面积更大的区域。

这片巨大的安哥拉流域之所以未被开发,与27年的内战有关。事实上,非洲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坦克战,就发生在穿越奥卡万戈三角洲内奎托河上的一座桥上。就在这右边,消失在未知之中,消失在“地球尽头”,正如第一批葡萄牙探险家所了解的那样。

2001年,我当时22岁,获得了一份在Vundumtiki营地看家的工作,位置就在奥卡万戈三角洲,那里汇集了海峡,涝原和泻湖以及等待探索的成千岛屿。这里是地球上仅存最大的大象野生家园。犀牛通过军机C130s空运,也来到在这片荒野中寻找庇护所。

还有狮子,豹子,鬣狗,野狗,猎豹以及像大教堂一样伫立的古老面包树,他们都存在于这片银河之下。在这里,我发现荒野也是我们人类的自然栖息地。我们需要这片最后的荒野来重新思考我们真实的存在。我们--所有的70亿人--绝不能忘记我们自己也是一种生物,我们与这个生物世界永远存在着联系。

就像浪花离不开大海,我们也无法与这个生物世界分离,个体和物种之间不断的原子和能量流动每天都在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和宇宙之外发生着。我们的命运永远与数以百万计的物种联系在一起,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彼此依赖。

四年以前,有消息宣称,在过去的40年间,全球有50%的野生动物消失了。两年前,我在马赛马拉,亲眼目睹了15000头角马的溺亡。这绝对是我们人类的过错。

据预测,全球野生动物总数到了2020年会再度减少三分之二。我们正位于第六次大灭绝中,但却没有为数百万物种留下安全空间来和我们一起和谐共存。自2010年以来,我撑船横跨了八次奥卡万戈三角洲,沿着200英里的河流展开了为期18天的科学调研。

为什么我要这样做呢?为什么每年都冒着这样的生命危险呢?因为我们需要这些信息,需要在对上游的开发启动之前,去记录这些原始荒野的生态标准。这些是Wayeyi河丛林人,奥卡万戈三角洲的原住民。

他们教给我有关母亲奥卡万戈的一切--一切有关野外的存在。我们每年都乘着独木舟,共同踏上向着奥卡万戈三角洲的朝圣之旅,一起铭记像在千年以前野外生存的情景。一万年前,我们的整个世界都是荒野。

今天,荒野成了那个世界的遗迹,现在也在消失了。一万年前,我们和今天一样:向往着未知的未来。野外生存教会我们说话,教会我们寻找像火和石头,弓和箭,药和毒药,教会我们驯化植物和动物,教会我们彼此依赖,共同依存。

我们是最后的荒野--每个人都是。我们地球上超过80%的土地表面,在经历着可衡量的人类影响:栖息地毁灭,同时非法野生动物贸易正摧毁着全球野生动物种群。

我们迫切需要为这些野生动物创造安全的空间。所以在2014年底,我们为了这个目的推出了这个雄心勃勃的项目:探索和保护野外生存地。到2015年年中,我们从活跃的地区开始,到达了奎托河从未记载的源头湖。一个世外桃源,一片古老而又未经破坏的土地。

到5月21日为止,我们进行了一次对奥卡万戈的大型探索,派出了七艘独木舟;全程1500英里,历时121天,在划桨和调研等紧凑的活动下,我们跨过了成片河流流域,到达喀拉哈里沙漠里的湖泊,在距离奥卡万戈三角洲480公里的地方。我的世界全是水,和与水相关的一切:每一道波纹,涡流,潮水,每一片莲叶,每一道危险的提示,以及每一道生命的迹象。

想象一下,数以百万计的蜜蜂,围绕着你,抽空你周围的空气,肉食性细菌,随时可能踩中的地雷以及隐藏在水中准备弄翻独木舟的河马。这些是我们在被河马袭击后的几个场景,而且我们的船壳被它的长牙穿透。

你看,就是这两个洞--刺穿船壳底座--真的是非常可怕,而且都是我的过错。有非常非常多次,船只被树木阻挡了,或者撞击到石头发生了侧翻。想象一下,生活在水稻与大豆间,在冷水桶中洗澡,每天还要进行6到8小时的划桨马拉松。

121天之后,我完全忘记了自己银行卡的密码,也不记得怎样登陆我的社交账号--我的大脑系统仿佛重启了一般。如果你问我是否想念那趟旅行,我会告诉你,我依然在那里。你可能会问,为什么我们要去拯救一个我们也许永远不会去的地方?我们为什么要去拯救那些需要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才能到达的地方?

我不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但在野外,我确信我来到了信仰诞生的地方。身处荒蛮之地,站在大象的面前,我仿佛来到了离上帝最近的地方。摩西,浮屠,Muhammad,耶稣,印度教教师,先知,神秘主义者,他们都去过野外,高上山岗,深入沙漠,静静地坐在那里,就能聆听所有的秘密,指引我们社会发展千年的奥秘。

我撑着独木舟来到奥卡万戈。在未来的某一天,加入我吧。仅存的荒野中有超过一半的地区未经保护。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机遇,对于所有人而言都是一个机遇。我们需要立刻采取行动。

因为自从2015年大调查以来,我们探索了奥卡万戈流域中所有的主要河流,覆盖超过4000英里的详尽调研。就靠着我们的独木舟和我们的山地自行车。

我们现在有57名顶尖科学家,重新探索我们所说的Okavango-Zambezi水源,这片广阔的战后荒野,有未经记载的河流源头湖泊,有非洲最大Miombo林地的未名瀑布。

我们发现了24种新物种和数百种迁徙到那里的物种。今年,我们开始和安哥拉政府合作,建立世界上最大的保护区系统之一,用以保护我们探索到的那个Okavango-Zambezi水源。

下游有着数百万依靠这口水源生存的人民以及地球上超过一半的大象所栖息的地方。毫无疑问,这是数十年来非洲最大的环保机遇。

在接下来的10到15年间,我们需要史无前例地关注和投资,来保护世界各地的荒野。对于我个人而言,保护荒野远远不止简单地保护生态系统,不只是保护饮用水或者保护空气。

保护荒野,也就是保护我们去体验狂野的基本人权--保护我们探索的基本人权。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