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墙倒塌30年后,一道无形的墙仍横亘德国东西之间
1502字
2019-11-09 23:56
74阅读
火星译客

(据CNN报道) 柏林墙30年前被推倒。该突发事件在欧洲各地掀起了轩然大/波,为数百万东德人带来了希望。

1989年11月9日,信仰共产主义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国(GDR)宣布取消对东德人的旅行限制几分钟后,欢呼雀跃的人群冲向了隔断东德和西德的混凝土墙。曾经政治宣扬下的不满和恐惧被自由感和团结感所取代。

柏林墙已经倒塌30年,但一堵无形的障碍仍然在德国蔓延。尽管人们试图慢慢地冲破这道鸿沟,但始终无法逾越。

东德民主共和国和西德联邦共和国这两个国家在柏林墙倒塌后不到一年就重新统一了。根据柏林洪堡大学社会学教授斯特芬·毛的说法,东西柏林在许多方面差距已经缩小,尤其是经济层面。

“但是你们在态度和心态上仍然有很大的差异,”他告诉CNN。他说:“东德人与西德人对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对民主机构的信赖、精英或媒体以及与俄罗斯的关系的看法迥异。”

甚至人们看待自己和国家的方式也各不相同。

斯特芬·毛解释说:“大多数西德人会说现在这种差异伴随着社会转型已经不复存在了,而大多数东德人会说东西方之间仍然有显著的差异。”

190826112622-10-afd-germany-state-elections-leipzig-restricted-medium-plus-169.jpg

该口号促成了柏林墙的倒塌。现在,德国极右势力盗用了。

他补充说,根据一些调查,多达一半的东德人仍然觉得自己是“二等公民”。

自柏林墙倒塌以来,东部六个州在财力方面仍有很多需要追赶的地方。几十年的共产主义彻底摧毁了东德众多城市的经济,人民生活也陷入贫困。

按照当前汇率计算,1991年东欧人均GDP仅为9701欧元(合10717美元),而西欧为22687欧元(合25062美元)。尽管在过去30年里,很大一部分差距已经缩小,但在GDP和收入方面,东德仍然落后。

贝伦贝格银行(Berenberg Bank)首席经济学家霍格尔•施米丁(Holger Schmieding)表示,东西柏林在其他方面的差异归结于某个特殊问题,即德国最富有的人多数生活在西德。

施米丁说,虽然东德城市居民的生活水平正在向西德看齐,“但最大的例外是,在东部地区看不到财力雄厚的大型公司和高收入人群。”

哈雷经济研究所(Halle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的数据显示,德国最大的500家企业中,只有36家将总部设在东部。

施米丁补充说,随着东德和西德之间差距的缩小,另一个差距——德国农村和城市地区之间的差距——已经浮现出来。因为东部地区通常趋于农村化,同时新型经济划分之中仍然可以看到传统经济划分的弊端。他说,“这样的留守地区更多地集中在东部。”

这个国家的精英阶层仍然主要分布在西德。斯特芬·毛说:“在东德,四分之三的领导职位都被有西德背景的人占据。”

191107180351-berlin-wall-falling-super-169.jpg

BK0V1989年11月11日,西柏林人聚集在柏林墙前,看着东德边防警卫拆除部分柏林墙。

东部地区面积较小,而人口则更为突出。除柏林外,有1250万人居住在前东德,而有6600多万人居住在西德。

这种差异体现在具体的统计数据中——例如,在德国顶级足球联赛德甲(Bundesliga)的18支球队中,只有两支来自前东德。西柏林的奥运奖牌获得者要比东柏林多得多。如果按人均计算,东部将轻松领先。

总体而言,东部人口老龄化、贫困化、男性化程度更高。这是由于柏林墙倒塌后大批东德人离开该地区造成的。自从两个国家统一以来,估计有200万人离开东部前往西部。惊人的是,其中三分之二都是女性。

Mau说,这是由于妇女在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享有强大的地位。

“尽管女性和男性结婚很早,但他们中很多都早早离婚了,(在东德)离婚率很高,”斯特芬·毛说。“所以女性非常独立,她们不认为自己仅仅是男性事业的附属品,她们有自己的事业,她们非常自信,”他补充道。

斯特芬·毛说,东德女性也更善于融入西德社会。当许多男性移民返回东柏林时,女性选择留了下来,为自己创造了美好的生活。

重返东德的男性也未能适应东柏林的生活。今天,三分之二的东西方关系聚焦在东德女性和西德男性之间。

“东德女性是成功的,”斯特芬·毛说。举例来说,在德国30家最大的上市公司中,约有200人担任董事,而其中只有4人是东德人。“其中三名是女性,”毛说。

东部女性就业率仍高于西部,性别收入差距明显缩小。

施米丁说:“这两个【州】的官方文化也截然不同,东部非常鼓励妇女工作。在东部,女性重返工作岗位的时间更早,因为这样她们就可以获得免费的托儿服务。

“你可能不喜欢这些老师,因为他们是理论家……但这样至少有人照顾你年幼的孩子,”施米丁说。

尽管德国统一已经跨越了三十个年头,但德国各地的教育水平仍然存在差异。东部的学生在阅读和数学考试中得分更高。在高中毕业考试方面,东部学生的成绩优于西部学生。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是比较全球教育体系的权威机构,该组织称学校是“东德人值得骄傲的地方”。

180118145352-afd-leaders-dec-2-medium-plus-169.jpg

德国内部存在来自极右翼的敌对势力

该组织表示,虽然前西德的教育体系早期侧重于按照儿童的能力高低将其划分为不同的等级群体,而东德的教育体系则更加公平。

但在柏林墙倒塌之后,东柏林就渴望在方方面面甚至包括教育在内贯彻西柏林的行为模式。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研究员巴斯蒂安·贝塔泽(Bastian Betthauser)表示,这导致了东方的教育体系变得更加不平等。那些位于金字塔顶层的孩子表现仍然出色,但是大多数孩子则面临落后的风险。

他说:“在统一之前,(在东部)没有人在没有读完10年级就提前辍学,所以目前处于9年级的学生辍学的比例更高,尤其是来自工人家庭的孩子的情况更糟,他们会在升至10年级之前就辍学。”

“在西德,人们总是以一种非常消极的态度看待东德,但我认为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要记住,有些事情……这种方法在东德奏效了,比如在教育机会上更加平等。”

“那么,这是以牺牲极大的政治自由和个人意志为代价的吗政治和个人代价吗?”是的,当然。但我认为重要的是要换个角度看待这个问题。”

191031101615-01-berlin-satellite-2013-super-169.jpg

这张照片是2013年在国际空间站拍摄的,从照片上可以看到曾经还处于分裂状态的柏林。

政治上,德国仍存在严重分歧。前共产主义国家的选民更有可能投票给极右翼支持的德国选择党。毛说导致这种情况的部分原因来自于过去的创伤。对许多东德人来说,德国统一以来,由于其周边都被瞬息万变的新事物所环绕,(在这种极度不适应的状态下)他们的生活举步维艰。

他说:“他们都曾遭受失业带来的打击、或长期都处于不安的状态,有的甚至现在还面临危机,这导致他们养成了‘安于现状和捍卫传统’的习惯,不愿意接受更多的社会变革。”

他补充说:“民粹主义植根于肥沃的土壤,因为支持这种倾向的人会义正言辞地说,‘他们保卫我们拥有的东西,他们保卫我们的文化,他们保卫我们的边界。’”

东西柏林还存在着其他分歧。官方数据显示,与更保守、宗教信仰更深厚的西德相比,东德未婚生子的情况要多得多。在西德,越来越多的妇女选择不生孩子。

私家车在西德更为普遍。而且市场调查公司GfK的数据显示,东德人比起购物更喜欢逛大型超市,而西德人更喜欢去小一点的杂货店。

甚至东西柏林人的口味也不同。东德人仍然对一些老品牌抱有热情,比如广受喜爱的东德版可口可乐Vita Cola。

根据食品部和农业部的数据,东德人热衷于吃肉,而西德人喜欢吃甜食。

而且,根据GfK的数据,东德人更喜欢泡澡。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