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呼吸能传递何种健康信号?
1828字
2019-11-11 18:18
66阅读
火星译客

我倾向于把事情往坏了想,而这种想法偶尔会把我弄糊涂。

举例来说,如果我的身体突然感到疼痛,这种疼痛前所未有,并且我不清楚病因,那么我会突然认为背部剧痛是由心脏病所致,或者因为小腿肌肉疼痛而怀疑自己有了深部静脉血栓。但至今为止,我还没被确诊患有任何致命或者难以治愈的疾病。有时这种事实会毫无缘由地使我伤心。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么幸运。每年,世界上都有超过五千万人死去。尤其像我们这种高收入经济体里,慢性病致死占了很大一部分:心脏病,慢性肺病,癌症,阿尔兹海默症,糖尿病,这些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例子。

如今,人类已经在慢性病确诊和治疗上取得了显著进展。但就现阶段而言,医学上的进一步突破不能只依赖于研发新的治疗方法。而当我们观察所有这些疾病的一个共同点时,这一点就变得尤为明显:治疗的成功率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何时开展治疗。

但是一般来说,疾病只有在症状显现后才会被确诊。这里的问题在于,实际上,很多疾病一直没有临床症状,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被检测出来。因此,在远早于症状显现出来前,便能检测出早期疾病的新治疗方法变得极为需要。

在医疗保健上,这被称为筛检。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定义,筛检意为“在看似健康的人身上,通过快速简单的...多种检测手段...得出的未确诊疾病的假定诊断。”

这段定义非常长,所以我再重复一遍:在看似健康的人身上,通过多种快速简单的检测手段得出的未确诊疾病的假定诊断。我想着重强调“快速”和“简单”这两个词,因为现阶段的很多筛检方法并没做到这两点。

而在座的观众中做过直肠癌筛检程序之一,即结肠镜检查的人将会明白我的话中之意。显而易见,目前有许许多多可应用于筛检的医学手段。其中包括X射线放射成像、磁共振成像、还有血液和组织分析。

我们一直都拥有这些技术。但有一个长期被忽视的媒介:一个可轻易接触到的,基本无损耗的,拥有巨大前景的医学分析媒介。这便是我们的呼气。

人类呼出的气体基本由五个部分组成:氮、氧、二氧化碳、水和氩。除此之外,还有其它上百种含量极低的成分。它们是挥发性有机物质,而我们每次呼气都会释放成百甚至上千种有机物质。

以这些挥发性有机物为对象的分析被称为呼气分析。事实上,我相信在座的许多人都已经做过呼气分析。试想一下:你在深夜开车回家,突然这时,有位亲切的警官,和善却态度坚决地要求你靠边停车,并朝这个仪器里呼气。

这是酒精呼气检测仪,用于测量呼出气体中的酒精含量以评估你此时的身体条件是否允许开车。我觉得我的驾驶水平很不错,但让我现在检测一下。0.0,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一切正常。

现在试想这样一台仪器,它不仅可以检测呼气中的酒精含量,还可以检测出像我刚刚介绍过的那样的疾病,甚至可能检测出更多种。这种将人类呼气中的气味和他的某种健康状况所联系起来的概念,实际上起源于古希腊。但直到最近,关于呼气分析的研究成果才有了飞跃性的进展,曾经只存在于想象中的事物如今变成了事实。

我现在再展示一下刚才的那张单子。有大量证据表明,这张单子中的大部分疾病,可以通过呼气分析检测到。但呼气分析到底是如何检测的?分析仪器里必不可缺的部分是可以检测呼气中挥发性有机物的感应器。

简单地说,当把此装置置于呼气样本中,它便会输出复杂的信号,这些信号便是来源于我们呼气中的挥发性有机物。而这些信号就好比你体内的新陈代谢,微生物菌群,以及生化过程的“指纹”。

如果你患有某种疾病,你的机体会产生变化,这也包括了呼出气体的成分。接下来该做的,便是把某个信号与某项身体状况的存在与否给联系起来。

这项技术具备一些不可忽视的优点。首先,感应器可以微型化,并被整合进小型便携设备,比如酒精呼气检测仪。这使得测试可在很多不同情境下,甚至在家里完成,如此一来,每次检测便没必要去医生办公室才能完成了。

其次,呼气分析是无创的,就像朝酒精检测仪里吹气那样简单。此种简单且易操作的特点可以减轻病人的负担,还可以促进这项技术的推广。另外,这项技术的灵活性使得仪器能被应用于检测很多方面的身体状况。

呼气检测可以同时筛检多种疾病。如今,每种疾病的筛检需要用到不同医疗仪器。但这意味这你只能有目的的进行疾病监测。

有了这些特点,呼气分析就可以弥补传统筛检里的不足。而最重要的是,所有这些特点最终可提供一个平均花费相当低的医疗分析平台。

相较之下,现在的医疗仪器常常意味着高昂的成本。为了降低成本,检测的数量便被限制,这说明:(a)检测只能提供给一小部分人,比如高危人群;(b)每人的检测数要被控制在最少。

但如果这些检测被提供给更多的人,甚至长此以往提供给每一个人,这样岂不是更有益?尤其是后一种情况,将会在最后提供一种名为“纵向数据”的宝贵数据。纵向数据是一种跟踪记录同一个病人在数月或数年内情况的数据组。

如今,医疗上的决策常受有限数据组限制,仅仅只有病人的一部分病史对决策有帮助。在这种情况下,病人身体的异常一般是通过将病人的健康概貌和参考组的平均健康概貌作比较。纵向数据将会开拓出新的维度,并以病人自己的病史为依据检测出身体异常。

这将会为个性化治疗开辟道路。这听起来很棒,对吧?现在,你肯定会冒出一个问题:“如果这项技术真的有他说得那么好,为什么现在还没被应用呢?”我能给出的唯一答复是:并不是所有事情都像听起来那么简单。

比如,现阶段还存在着技术上的难关。我们需要非常可靠的感应器,可靠到以足够的再现性检测到挥发性有机混合气体。另一个技术难关是:要如何明确清楚地抽样调查一个人呼出的气体,以保证抽样过程本身不会改变分析结果呢?

另外,我们还需要数据。呼气分析需在医疗测试中进行验证,同时需要收集足够的数据,以保证个体的身体状况可通过对比基准线来检测。呼气分析只有在能生成大量的数据组并广泛应用的情况下才能成功。

如果呼气分析有望成功,这将会成为能真正帮助我们改革医疗系统的技术,从一个只有在病症显现时才能给出治疗的应激系统,转变成主动出击的系统,而在这个系统里,疾病的检测、诊断和治疗可在疾病早期就被应用,远早于病症显现之时。

这便让我将演讲引向最后一点,也是最基础的一点。疾病到底是什么?想象一下,呼吸分析就像我描述的那样被商业化,早期检测成为常规流程。还留有的一个问题,实际上是任何筛检手段都需要面对的问题,因为对于大多数疾病而言,想要以足够的肯定性来检测此种疾病是否会显现症状或使病人命悬一线,通常是不可能的。

这被称为“过度诊断”,而它会将我们置于困境。如果某种疾病被检测出来,你可以决定不去治疗它,因为有可能病人从不会因这疾病而受煎熬。但如果你只知道可能得了绝症,这又会让你受到何种程度的煎熬呢?你会不会因为疾病从一开始就被检测出来而感到后悔呢?

你的第二种选择是抱着能够被治好的希望去接受早期治疗。但是,这经常会带来副作用。准确地来说:更大的问题并不是过度诊断,而是过度治疗,因为并不是仅因为这种疾病有治疗方法就要去马上接受治疗。

频繁进行常规筛检会引发一个问题:我们该如何判断某种疾病是需要治疗,还是视它为不需要担心的身体异常?我希望应用呼气分析的常规筛检可以提供充足的数据和见解,能让我们以后打破僵局,有充分的把握来预测、此疾病是否需要在早期进行治疗。

我们的呼气和其中包含的挥发性有机物蕴含着透露我们身体状况的丰富信息。我们目前的认识只是九牛一毛。

随着我们在人群中收集到越来越多的数据和呼吸信息,包括各种性别、年龄、种族和生活方式,呼气分析的权威性将会增强。最终,呼气分析将成为强有力的工具,它不仅能尽早检测出某种疾病,还可以预测和最终预防疾病。

而且这应该能敦促我们接受呼气分析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甚至包括不同于我这种偶发疑病症患者的人。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