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生存危机的WeWork仍在持续发展中
1761字
2019-11-09 17:26
67阅读
火星译客

除此之外,周二,WeWork位于旧金山北滩(North Beach)社区的一座办公楼陷入了崩溃:一台植物性冷冻酸奶机出现了故障。当它的主人急切地向WeWork设备经理寻求援助时,几十位企业家在公共厨房里四处走动,从当地的食品科技初创公司那里取样,其中一些公司现在把这个办公空间称为“家”。一家生产辣木薯片的公司让员工们戴着月桂花冠,以唤起他们对产品的记忆。辣木(减少二氧化碳,缓解地球温室效应),就是羽衣甘蓝的新品种。

WeWork新食品实验室一个以食品为中心的创业项目,意在为员工提供办公空间和社交机会,所有人都在庆祝它的开幕。它坐落在WeWork建成的一座大楼里里,从那里到旧金山湾只需跨过几个街区的距离,最多可容纳100名员工。上周,它与来自几家初创公司的近50位企业家共同推出了这项计划,从有机婴儿食品订阅服务到食品公司区块链业务中的可追溯性项目,应有尽有。当他们聚到一起时,创建者们在握手的同时握手偷偷看了眼名牌,名牌上写着:“如果我是一种食物,我就……”

在这个盛大的聚会上,气氛很欢乐。让人完全感觉不出晚会的主持人在前几个月其公司利润还在急剧下跌。在这里,该公司需要处理的危机仅仅是修理冷冻酸奶机。

但其他内部危机正初步显现出来。今年9月,就在该公司计划提交上市申请时,原估值470亿美元的WeWork遭遇“滑铁卢”,人们甚至谈论起该公司是否面临破产的问题。由此WeWork却宣布了搁置此次IPO计划。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前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被指控在离职前利用产假“休假”,以及在公司陷入困境后,通过一系列个人交易获得近17亿美元的资金并切断其与WeWork的联系。软银(SoftBank)已向WeWork投资数十亿美元,就在周三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就WeWork此次估值暴跌发言说,“就WeWork而言,我犯了一个错误。”

对于仍在WeWork工作的许多人来说,前景晦暗。就在食品实验室活动的前几天,一份内部备忘录泄露,导致WeWork包括所有保管员在内外的多数员工支持外包计划被曝光。一名员工在“Business Insider”将这类计划描述为“内部闹剧”。有传言说,公司计划再裁员2000人,但是目前没有足够的资金支付遣散费。WeWork在2017年以2亿美元收购了Meetup,该公司也宣布了裁员计划,预计遣散25%的现有员工,其中许多工程师也在名单之列。处于不同办公空间的员工们开始窃窃私语。位于纽约洛克菲勒中心(Rockefeller Center)附近的WeWork旗下一家初创公司的某位员工抱怨称,在WeWork大戏上演到高潮阶段时,该公司已经停止向我们供应其标志性的水果水。

这些情绪都没有在新食品实验室的开幕式上表现出来,那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在公共厨房里,一大壶水里有切成片的橙子、黄瓜和柠檬。),正如最近WeWork进行的多次外部融资,该公司是在通过食品实验室项目扩建多样化空间。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些类型的项目会是帮助该公司度过危机并实现未来收益的投资。但怀疑论者可能已经预示到WeWork最终将走向衰落。

WeWork大约两年前启动了实验室项目。公司愿景:为处于初创阶段的公司专门提供发展空间,而这些公司大多是还未进行首轮融资的初创公司,其员工人数不到10人。WeWork让各公司的创始人坐在彼此旁边的办公桌前,让他们自行选择导师并进行配对,同时根据他们的需要提供编程服务——比如区块链工作站。

食品实验室(Food Labs)是WeWork在业内的首家实验室,是在该公司旨在改变其采购食品的方式而做出的一项决策。我们不再在肉类和家禽上花钱。WeWork在工作日已经不再使用一次性塑料并承诺到2023年实现碳中和。为了实现这些目标,该公司和同一领域的一些初创公司达成会面约定。现在,它通过新的食品实验室加速器向处于早期阶段的食品和农业初创公司投资100万美元,并通过食品实验室项目向范围更为广泛的公司提供办公空间并赋予其社区会员资格。

今年春天,WeWork在曼哈顿高线(High Line)旁开设了食品实验室(Food Labs),其中某个办公空间的基础设施布置令人眼花缭乱。WeWork还计划进一步扩大奥斯汀食品实验室项目,将各个空间都打造成为“致力于解决当今食品领域最大难题的企业家”量身定制的专门场所,并为申请在那里工作的初创企业提供个性化的安排。

旧金山食品实验室可以容纳100人。为了吸引更多的创企加入该项目,WeWork采取的主要策略是与其他创始人维持亲密的伙伴关系,并提供其在充满时尚气息的办公空间内免费享用咖啡和水果汁的机会。

对于跨越食品和科技两大领域的初创公司来说,这样的办公空间并不多。raise Real的联合创始人圣地亚哥•梅里亚(Santiago Merea)表示,“在硅谷,科技主宰一切。”该公司推出的婴儿食品订阅服务也是WeWork旗下旧金山食品实验室内提供的部分服务。梅里亚说,就食品公司而言,人际关系网尤其重要。他正在寻找更好的方法来获取原料,寻找新的包装合作伙伴,以及其他形式的合作——比如,假设地说,与区块链公司在食品实验室项目中合作,为父母提供更多关于他们孩子食品来源的信息。WeWork不仅做到了以上这些要求,还为他的员工提供了住处。

还有其他好处。区块链公司Ripe.io的联合创始人拉贾·拉马钱德兰表示,员工一旦进入WeWork生态系统,那么在工作地点上的选择就更加灵活机动。它们不一定都在旧金山的办公空间里工作,因为WeWork在全国各地都设有办公大楼,以便让初创公司在开拓新市场时更加灵活。同样,梅利亚说,他的公司过去一般会把附近一栋大楼里的某件办公室租出去,但租金很贵。对他的员工来说,在WeWork租用办公桌更切合实际,因为他们并不都是朝九晚五地工作,而且工作地点分散。

不过,最重要的一点是,WeWork为食品实验室的参与者提供了办公空间。在旧金山食品实验室工作的员工们薪资为300到600美元——大约是市场价格的一半。

对于处于早期阶段的初创公司来说,这是一笔有吸引力的交易。那么,问题是WeWork从中得到了什么,尤其是在该公司难以从其不断扩张的国际市场中获利之际,这样做的意义何在?

WeWork食品实验室的每个员工挣的钱甚至比普通员工还少。但该公司将该项目视为对未来的投资。旧金山食品实验室经理特莎•普莱斯(Tessa Price)说,“从商业角度来看,WeWork期望这些初创企业能够成长起来,并将在WeWork旗下品牌所在的三、四、五个城市逐步占据办公空间。”她补充说,食品实验室项目让WeWork在空间转换上更加灵活。例如,通过“只要一个大型的私人办公室,我们就可以开发35个令人眼前一亮的创新品牌,并利用我们的生态系统帮助其成长,取代了填补一名成员或不再添入额外员工的做法。”

扩张是WeWork企业文化的组成部分。可以说,这也是导致该公司陷入当前困境的原因。随着公司的发展,它的野心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办公空间。该公司于2016年推出的合租业务WeLive,曾提供大量租金补贴试图占据整座大楼,后来又计划放缓租金提价。但它的计划还没有完全成功。WeLive的业务还没有扩展到纽约市和弗吉尼亚州北部这两个城市以外的地方,同时最近该公司已经搁置向国际市场扩张的计划。WeGrow是WeWork于2018年创立的一所实验性质的私立学校,该公司当时也采取了类似的扩张战略,但同样不见成效。在这种情势下,WeWork不得不在明年对其做关闭处理。

在IPO文件中,该公司承认,像这样的项目“可能不会产生巨大的收入或现金流”,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可能无法实现盈利”。在软银周三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孙正义表示,公司希望“终止”这类非核心、无利可图的业务。

甚至WeWork的核心业务也引起了质疑。在纽约,WeWork是该市最大的写字楼租户,拥有近90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空间。然而,该公司却选择在房地产领域继续实行扩张策略。两周前,布鲁克林海军造船厂(Brooklyn Navy Yards)的新建筑72号码头(Dock 72)投入使用。《纽约/时报》的一位记者参观了这个地方,发现该建筑距离满员还有很大差距,因此这名记者十分质疑该公司能否在这个22万平方英尺的地方盈利。

孙正义将WeWork更新、更空旷的办公空间比作未成熟的苹果。他说,“这些办公空间终有发展壮大的那一天,正如青苹果会有成熟的时候。”事实上,颜色是相对的,绿色的苹果会慢慢成熟,最终长成红色的苹果,一颗品质更好,口感更美味的苹果正等待我们去采摘。换句话说:新办公室现在可能处于亏损中,但该公司确信,这些空间最终会被填满,并开始带来收入。

这些新投资能否成功,将是公司新任CEO及其投资者所关心的问题,而不是新食品实验室的新员工所关心的问题。如果食品实验室项目失败了,他们只能另谋发展出路。当他们在开幕式上四处参观、品尝干海带小吃、互相握手时,似乎所有这些问题都已经尘埃落定。但其实WeWork所面临的威胁仍旧存在。(正如俗语所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更多精彩的在线故事:

  • 安德鲁·杨不是满嘴胡话
  • 麻疹如何使儿童暴露于其他疾病
  • 区块链到底有什么用呢?至少目前寥寥无几
  • 如何在Gmail中释放空间
  • 不为人知的奥林匹克驱逐舰的故事,历史上最具欺骗性的黑客
  • 为deepfake时代而准备的视频;另外,看看关于人工智能的最新消息
  • 想要最好的工具来获得健康吗?看看我们的装备团队挑选的最好的健身追踪器,跑步装备(包括鞋子和袜子),和最好的耳机。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