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shi是如何推翻第一修正案的
1482字
2019-11-09 20:50
65阅读
火星译客

第一修正案与Facebook有什么关系?这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你询问的对象。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回答可能是:关系很密切。过去几周,他多次援引宪法第一修正案,原因是Facebook曾将政治候选人发布的帖子和付费广告排除在事实核查系统之外,这项决定引起了不少争论迫使扎克伯格不得不站出来自我辩护。在上个月在乔治敦大学的一次演讲中,他向学生们宣称该公司实行的事实核查政策是“受到第一修正案的启发”才推出的。上周,影片《社交网络》的导演阿伦·索尔金(Aaron Sorkin)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言辞中透露出对扎克伯格的人身攻击。在这之后,扎克伯格也毫不隐晦地在自己的Facebook页面上引用了索尔金的另一部电影《美国总统》(the American President)中的一句话对其展开了反击:“你想要言论自由?”让我们看看你是如何认可一个人的,他的话让你热血沸腾,他站在舞台中央,声嘶力竭地鼓吹那些你一辈子极力反对的事物。”

然而,对许多扎克伯格的批评者来说,第一修正案——禁止政府删除自由言论——与Facebook这样的公司毫无关系。从这个角度看,扎克伯格发起的目的类似的呼吁,似乎只是在采取一种利用象征民权的外衣来粉饰其商业决策的玩世不恭的策略。正如《纽约客》(the New Yorker)科技记者安德鲁·马兰茨(Andrew Marantz)最近所说的,如果扎克伯格改变对政治广告的事实核查,“第一修正案不会受到影响”,因为政府的权力不会介入其中:“任何虚伪的政客都不会因为他们的谎言而被捕。”

第一修正案确实对Facebook不构成约束力。然而,如果该公司开始禁止发布支持绿色能源或维护变性人人权的帖子,那么今天提出这一观点的人可能不会信服于扎克伯格的辩护。第一修正案是法律,但它不仅仅是法律——它还是适用于美国民主社会中言论的作用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大多数美国人都有一种直觉,认为某些反审查思想至少可以促使宪法第一修正对像Facebook这样的大型交流平台的运作方式作出进一步规定。

订阅

订阅《在线》杂志,和更多你喜欢的作家实时通信。

所以,为了论证,姑且我们先相信扎克伯格所说的Facebook公司的举措在第一修正案启发下作出的,而关于该公司不进行事实核查的决定是否真正体现出第一修正案的价值观的问题,我们暂且搁置。

从狭义上讲,答案是肯定的。芝加哥大学法学院(University of Chicago Law School)编撰著名的第一修正案的学者杰弗里·斯通(Geoffrey Stone)说,“如果你把Facebook想作政府,那么最高法院惯有立场则是,相对于其他形式的言论,政府应该尽可能地少干扰政治言论。”本着这种精神,拒绝对政治广告的准确性进行监管,显然符合当前的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原则。加州大学哈斯廷斯分校(UC Hastings)的法学教授阿舒托什·巴格瓦特(Ashutosh Bhagwat)说,“Facebook将其商业领域的虚假操作(我们经常对其进行监管)和政治领域的虚假行为(我们没有对其进行监管)划清界限是完全正确的做法。”国会和各州可以针对约会应用程序或草药补充剂广告中的虚假宣传操作颁布禁令,但竞选信息完全是另一回事,而不是简单的一条禁令就能有所成效。例如,发生在2014年的一则案例中,联邦法院推翻了明尼苏达州一项关于在投票问题上传播虚假信息以影响选票作非法行为看待且最高法院拒绝受理上诉的法律规定。巴格瓦特说:“一旦你进入监管行业,接触到内部的真相,你会发现那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领域。”

Facebook面临的问题是,该公司已经陷入监管真伪的迷局之中。总的来说,针对政治言论制定一项特殊的政策是一回事;在这个范畴内将政客和其他人区分开是另一回事,二者不能混为一谈。实际上,Facebook建立了一个双层渠道系统,允许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汤姆•斯泰尔(Tom Steyer)这样的人撒谎,但你和我不行。这就是Facebook的个人决策无法类比于第一修正案的原因。

根据宪法第一修正案,“没有任何依据允许区别对待竞选公职人员的言论或在其他人的言论面前更占优势,”巴格瓦特说。“实际上,情况恰恰相反。”

宪法第一修正案最根本的目的是保护美国人的言论自由权利不受国家权力的侵犯。但是,如果我们继续把Facebook当作政府看待,那么竞选演讲政策就会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并额外赋予政治候选人其他人无法获得的权利,这样的话,他们很可能已经登上政治高位了。

扎克伯格在乔治城大学的演讲中说:“我知道很多人不同意我们的做法,但总的来说,我认为民主国家的私营企业审查政客或新闻的行为是不正确的。”但如果事实核查等同于审查,那势必会透露出一种暗示,并导致扎克伯格自我认同对Facebook政客之外的其他用户实施审查的做法。(与此同时,正如朱莉娅·卡丽·王(Julia Carrie Wong)最近在《卫报》(The Guardian)上指出的那样,Facebook一直在如何将这项政策推行于Facebook数十亿全球用户的问题上保持沉默,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这些用户自始至终都并非生活在西方民主国家。)

然而,如果扎克伯格把普通的Facebook用户当作二流演讲者,他似乎同时也给了我们听众过高的信任,因为他坚持认为政治家们是否在撒谎取决于我们自己。该观点在第一修正案的传统中也得到了一些例证——至少表面上是这样。1919年,最高法院法官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提出了著名的“我们的宪法理论”,即“思想力量是检验对真理是否市场竞争中被接受的最高标准”。虽然这个比喻有其局限性——我们可能不希望政府通过民意调查来决定我们的自来水是否可以安全饮用——但它代表了政府必须让公开辩论自由进行,而不选边站的原则。

但是,“思想市场”理论取决于我们所有人都参与到同样的讨论中来。“直到最近,我们一直认为公开辩论是基础公开性质的,”巴格瓦特说。“所以当人们说的事情违背真相,而我们也了解这一点的话,我们可以做出反驳。”

Facebook所建立的市场完全与众不同,在这里,广告商可以向不同的受众传达完全不同的讯息。联邦选举委员会(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主席艾伦·l·温特劳布(Ellen L. Weintraub)上周在《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上撰文指出,定向广告使得“人们很容易挑出易受影响的群体,将错误的政治信息直接传达给他们而几乎不用承担责任,因为公众基本上不会看到广告。”温特劳布和其他人因此提议取消政治广告定向受众的操作。比起完全禁止如Twitter目前计划发布的政治广告或者更多地依靠事实核查的做法,对错误信息采取强硬的打击方式可能更行之有效的原因之一是它与第一修正案中关于政治辩论在民主国家应该如何进行的观点更加一致。

但就目前而言,Facebook的政策和言论自由原则之间仍将处于尴尬状态。扎克伯格反复强调让每个人发声的重要性——他在乔治敦大学的演讲中使用了31次这个词。但这一双重广告政策意味着某些声音比其他声音更重要。有时,这些重要的声音可能是政治局外人正准备发起叛乱。但更常见的情况是,他们将成为被现有统治阶级所掌控的成员之一。Facebook的政策有一个不成文的假设,即政客们必须要说的话比我们其他人来的更有价值。这是该公司所理解的民主概念,这一点在第一修正案中无迹可寻。

《在线》杂志上的更多精彩故事

  • 安德鲁·杨不是满嘴胡话
  • 麻疹如何使儿童暴露于其他疾病
  • 区块链到底有什么用呢?目前,还没有多少
  • 如何在Gmail中释放空间
  • 不为人知的奥林匹克驱逐舰的故事,历史上最具欺骗性的黑客
  • 准备步入deepfake时代的视频;另外,看看关于人工智能的最新消息
  • 想要最好的工具来获得健康吗?看看我们的装备团队挑选的最好的健身追踪器,跑步装备(包括鞋子和袜子),和最好的耳机。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