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之海 第三章 朝着过去的海的方向(上)
5902字
2019-01-05 19:45
72阅读
火星译客

想着自己那原地踏步的现在、已成回忆却纠缠不清的过去、前路迷茫的未来,真沙香向车站的方向走着。运动鞋配裤子,穿着带有风帽的羽绒服,一身男性打扮的真沙香肩上背着旅行包一边走,一边感受着清新的空气和头顶的阳光,以及寂静的小街上偶然出现的几张笑脸或希望的声音带给她的压抑感。只是因为有玄太和织江在她身边,真沙香无法逃离而又不至于陷入绝望。而真沙香的存在同样也促使着织江去向过去挑战,使她着眼于现在,并且相信那充满幸福的未来生活。就是这样的两个人置身于A站的月台。在稀稀拉拉的人群中,真沙香对着人群的行进方向无所事事地等着织江。她看到了从小卖部里走来的织江。织江靴子配着裙子,穿着可爱的大衣,肩上挎着手袋,手腕上提着一个旅行包。手上的便当重叠着,上面还放着两杯热咖啡,织江一边频繁地抬头看着前方,一边保持着这种危险的姿势走向真沙香。真沙香准备起身帮织江一把的瞬间,正沉浸在过去,行尸走肉般寻求着弘明的幻觉的丽美和织江撞在了一起。咖啡飞落在地上,织江手里的便当也掉落了下来。

“啊... 不好意思!...”

和织江条件反射说了道歉的话不同的是,丽美木然地站在那里。

丽美简直就像走投无路的人一样,盯着眼前透明人一般的织江。

“没事的!!”

真沙香从旁走过来,和织江说道。两人一起互帮互助收拾残局的情景,让丽美顿时感觉飘来了一股带有腥味的风。

突然间,身穿黑色衣服,脚踏白色鞋子的丽美真真正正是闻到了这股恶臭,她背过脸去,走开了。真沙香顿时产生出不可思议的情绪,朝着丽美的背影追去。

“什么嘛,你这个人!最少要道个歉吧!!”

听到织江愤怒的声音,这让陷入那种思绪的真沙香回过头,看着织江。

“真的是这样呢。”

“说些什么无关紧要的话呀!啊啊!我的早饭怎么办?... 还有我的咖啡呢?”

尚未被怒气占据内心的真沙香,小心地寻找着措辞,一言不发表情窘迫。

“你不生气吗?”

“虽然是有些生气... 不过讨厌的事情有了,内心就会不从容了... 一生气就会感觉累,还会精神过敏哦。”

“够了够了...”

织江垂头丧气地说着,看到真沙香面色阴沉。

“硬拉着你出来旅行,不好意思啊!...便当也乱糟糟搅成一团,开头就这么得不顺。”

看着眼前的织江露出了有些想不开的表情,真沙香一瞬间惊呆住。

“正是在人很困苦的时候,才更应该爱人,对人亲切!”

真沙香看着劝说着自己的玄太,轻轻点了点头,反省自己刚刚一直表现得很忧郁,于是笑着说道。

“要开心一点哦!毕业旅行会很棒的!”

“嗯!”织江回答道,神情也冷静下来了。

发车的铃/声响起,电车在蓝天之下开动了。电车在许许多多的建筑,楼房以及树木和农田间轻快地驶过。很多乘客都在车内远远望着车窗外那流动着的景致,真沙香和织江也不例外。

真沙香和织江面对面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乘客中有着零零散散的拖家带口的一家人以及学生,车厢里叽叽喳喳地很热闹。真沙香和织江受着这种气氛的影响,不知不觉间旅行热情也变得高涨起来。

但是,当看到自己便当,织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可恶!~那个女人~”

“好了好了,人家会听见的哦。”

循着真沙香目光投向的方向,织江回过头看了看,整个人都被不快的感觉包围。

坐在斜后方的丽美那暗淡的表情在织江看来是那么的若无其事,她把头转了回去嘟哝着说。

坐在斜后方的丽美那暗淡的表情在织江看来是那么的若无其事,她把头转了回去嘟哝着说。

“虽然便当的样子不怎么好看,但是吃到肚子里都差不多嘛。”

真沙香像什么事没发生一样安慰着织江说道。看着真沙香大口大口吃得很香,织江也一扫之前的郁闷,享受着便当的美味,笑得异常灿烂。

织沙灿烂的笑容好似一朵盛开的花,这花飘到了丽美身边又一瞬间就被灼干,现实的残酷跃然于丽美的心中。现实中丽美已经无处可依,她只有打开回忆之门,四年前的五月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那天,丽美和弘明也是在电车中面对面坐着。外表显得焦躁不安的弘明盯着外面流动着的风景,而丽美则担心地注视着他。正因为这样,弘明像是被惯坏了似的,朝着丽美发泄着自己那焦躁的情绪。

“别跟着我了!!”

“可是...”

“回去吧!”

“这没有什么吧... 我只是出于跟你同年进公司才担心你的...”

丽美这么说着,而弘明用苛责的眼神看着她。

“不需要!... 很快就不是同期了!那样的公司我待不下去了!!”

弘明的态度变得有些草率了,丽美也绝不能败下阵来。

“那个,虽然我能理解大和君你生气的原因,但是如果现在辞职的话,那么那个科长一定会幸灾乐祸的...”

“可恶,说什么呢!那个家伙!无赖样地对别人的事情指手画脚!... 另外,还搞到我的计划头上来了... 这是绝对不能原谅的!”

“大家也都这么说。说是他嫉妒大和君... 大和君长得又帅,工作能力也强...”

“别说这些没意义的理由了,我被那家伙嫉妒?”

“不是没有意义的哦!...对于那些自卑感很强的人来说,这些都是看不得的事情啊。”

“说什么呢!长尾这是要替那家伙说话吗!?”

“没有啊!...但是,如果大和君有体谅之心的话,我想一定能渡过难关的。”

“有体谅之心?对那样一个家伙?”

弘明哼了一声,不再理睬丽美,心底深处的怒气涨满了全身。

丽美困扰着怎么做才能让弘明放宽心的同时,她凝视着眼前的弘明,眼神炙热。

丽美的旅程就在幻想着弘明的同时开始了。坐在温暖舒适的座位上,慢慢被消磨掉了生机的丽美,对着想象中的弘明,露出了寂寞的微笑。

同时,还有一个人也想要倾诉那无法忘记的过往。这个人就是织江。相对于贪恋过往而对未来自暴自弃的丽美,织江的感情则完全不同。现在为了挑战自己,她撕下埋在心底的爱恋的封印,沉浸在回忆的海洋中。

织江第一次和川村健太郎相遇是在离家不远的公园。那时,她还是个穿不惯新制服和鞋子,略有些拘谨的高中生。那是一个比较大的公园,如果斜着穿过去的话,穿到车站是最近的路了。因为要从繁盛的草木间穿过,所以没什么人会走这条道,但是喜欢自然的织江却很喜欢抄这条近道。织江就是在这特别的路上遇到健太郎的。健太郎是一个奇怪的人,他总是把纯白的写生簿和铅笔横着放好,呆呆地坐着,好像在远远望着自己在树木包围下池中映射出的倒影。织江眼神中混杂着厌恶和不可思议。每天每天看到健太郎,织江开始关注起健太郎那双好像要被吸入湖中的阴郁的眼睛。不知不觉间,织江慢慢变得渴望健太郎的出现,能和他相遇也成了一件乐事。织江开始尝试着了解健太郎的苦闷。虽然想试着和他搭话,可是织江没有迈出那一步的勇气。她仅仅是凝视着健太郎,希望他能注意到她,能回头看她。她一心想着总有一天会被注意到的。于是在某一天,就像爱的奇迹出现一样,起了一阵风,健太郎的铅笔被吹落,滚到了织江的跟前。

好像感到机会也随着一同滚来了似的,织江拾起铅笔,很自然地来到健太郎旁边,伸手把铅笔递到了健太郎的眼前。

“你掉的铅笔哦。”

看到突如其来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织江的手和她手中的铅笔,健太郎并没有任何反应,过了一会儿,他嘟哝了一声。

“谢谢...”

但是,健太郎并没有去伸手去接,而是一动不动呆在原地。

“你在干什么呢?”

织江问了一句,健太郎还是没有回答。想要打开健太郎的话匣子,织江继续接着问道。

“你在画画吗?... 画布一直是洁白的,你这是在画白云升起的样子吗?”

听到了这饱含情感的声音,健太郎好像被打扰了似的,朝着织江看了过去。

织江一瞬间吓了一哆嗦,但还是眼神单纯地回看了一眼健太郎。两人四目相对,织江脸上浮出了微笑,而健太郎的心里惊了一惊,凝视着织江。穿着制服朝气勃勃的织江的样子,好像夏日阳光一般耀眼,照亮了在黑暗中走到了尽头的健太郎的内心。

“我是不是很烦?...打扰到你了吗!?”

“没有...”

“我坐这里没问题吧?”

“啊...”

织江很高兴听见健太郎回答了自己,她在健太郎旁边坐了下来,开始兴致勃勃地说道。

“我很喜欢从这里看远方的感觉。池塘被大树包围着,各种小花装饰着周围的景色,外加上太阳的光辉也为这里增添了色彩,在蓝天之下,能够感觉到无限的可能性和爽快的感觉,心情真的是会很舒服...”

“对我来说,这里只是没有色彩的地方。”

“啊,看鱼在扑腾!... 可惜了啊。这里万物都很有活力... 都生机勃勃的样子!...”

在织江清新又爽朗的情绪带动下,健太郎开始感觉到自己的魂魄真是和死了没什么两样。随着时光的流逝,健太郎所失去了的重要的东西在织江那里却是如此充盈。像是记忆被大大地刺/激了一般,健太郎开口说话了。

“我为了能上美术大学,到东京来,最一开始就是在这里画画!...对这里的风景,我一见钟情呢。”

“和我想的一样呢!”

“啊啊。”

“啊... 得去学校了!”

“诶!...对哦...”

还没等健太郎回答,织江就开始跑了起来。但是跑了没几步,她停了下来,回头看向健太郎,

“那个,你加油啊!...我虽然没看过你的画,但是我猜看了我一定会很喜欢的。因为我们都喜欢同一个地方!...那下次再见吧!!”

健太郎目送着织江远去的背影,心花怒放。

“已经是春天啦...”

他感受到春风轻拂而来,吹遍全身,长久以来如影随形的颓废之感一下子消失了。风吹过之后,浮现出的是织江的残像。

突然间,他那被遗忘了的初心蠢蠢欲动起来。他那极力渴望画出埋藏心底的画作的日子,想要画出打动人们灵魂的作品的纯粹的想法回来了。他那久违的激/情苏醒了过来,充盈着他的全身。随着这股感情而来的是梦想和希望,这让健太郎欢欣雀跃,整日埋头于画作之中。在那纯白的写生簿上,铅笔肆意游走。在织江印象中描述出来的景色和池上浮现出来的她的笑容的雏形完成之前,健太郎一直蜗居于自己的公寓之内,再没有去过公园。

一直没有再见到健太郎,织江觉得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心情郁闷了起来。她后悔自己那种对健太郎直截了当的行为,上学的时候,也不再抄近道了。由于无法淡然处之,她每日失望着度过漫长地难以忍受的一天天,急切地等待着健太郎的出现。所以,织江像个犯了相思病的重度患者一样,有时会来到池塘的前面,呆呆地坐着,叹着气。今天也不例外,她带着绝望的心情,等待着那渺茫的希望的到来。但是,今天和往常一样,什么变化也没有。就在她不想再远眺这些毫无变化的景致,而变得焦虑的瞬间,周围的草木开始剧烈摇动起来,狂风吹打在织江身上,沙尘从地面肆无忌惮地飞舞起来。织江感觉自己好像要被吹起,她慌乱地用手压住裙摆,低下头紧闭双眼,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感觉一切归于平静之后,织江慢慢地张开双眼,双眼映射出健太郎的身影,他神色担忧地看着织江。

“没事吧?刚刚风刮得很厉害呢。”

虽然被这么一问,织江还是僵在那里,眼神凝视着健太郎。

“好久不见了呢。”

“嗯...”

“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沉默了呢。”

健太郎面带笑容,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因为... 因为没再看到你来... 所以那个...”

“我的画作完成了。想要给你看看...”

“诶...”

“我叫川村健太郎,今年25岁!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你做朋友,聊聊天什么的!...另外,比你年龄大要不要紧?”

“没事!...在接受范围内的!”

健太郎“噗嗤”笑了出来。

“谢谢。”

之后,健太郎把自己完成的画作送给了织江当礼物。两个人从朋友关系开始,某一天很自然地发展成了恋人。织江一心支持着追梦的健太郎,在她的努力下,两个人的关系如齿轮一般完美地契合。他们一次也没有争吵过,过着平和快乐的每一天。当然,织江相信就这么下去,他们一定会迈进婚姻的殿堂,继续他们幸福的新婚生活的。每次她来健太郎的房间玩的时候,都会把

“当然是高级公寓更好些... 不过没办法呢。”

当做是口头禅一样,发着牢骚。

健太郎住的地方是一栋两层楼的文化公寓,建了有些年月了。除了两间内室之外,还附有一个差不多一叠(1.6平方米)的厨房。健太郎将用于间隔内室的隔扇全部打开,两件内室当做一间来用。厨房近处有冰箱和碗柜,最里面放有床和一张小桌子之外,整个房间的大部分都占满了绘画器材和画完的作品。面对这些,织江虽然十分苦恼,但苦恼的感觉也常常随着一声叹息而消散开去。然而,就是这么一丁点的不满,慢慢地积聚起来,就像被填满空气的气球一样,织江没有想到它最后会破裂。

所以,那一天,接到健太郎的邀请,织江来到了健太郎的房间。故事就是从织江那天最后一次天真无邪的叹气开始的。

“打扰啦,我要进来啦。”

但是,健太郎好像没有注意到织江的到来,一个人呆呆地坐在自己画的织江的肖像画前,沉重地看着画作。进屋了的织江察觉到健太郎的样子很是奇怪,不过下一秒,她就用明快的语调问道。

“怎么了?有什么急事吗?”

“嗯...”

健太郎口齿不清地回答道。织江坐到了健太郎的身旁,觉得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问道。

“你怎么了?...”

“嗯... 我给你去泡茶哦。”

像是要岔开问题,健太郎就要起身之时,织江用两只手拉住健太郎的手腕,眼神不安地质问道。

“怎么了!?”

健太郎被拉了回来似的坐回了原位,下定决心地说道。

“我... 我打算回家!...”

“诶!?...”

“我和我老爹约定了,如果到30岁生日,我还没有能过上凭着画画养家糊口的生活的话,我就回去继承酒店... 以此为条件,家里才一直拿钱让我画画... 对不住了!!...回去的话,我就要和先前决定好了的人结婚了。”

“怎么会这样!?”

“家里酒店经营得不好... 为了重整旗鼓,需要优秀的人才和资金... 所以我和对方结婚的话,这些对方都能提供到位。”

“但是...”

“结婚的对象在酒店领域挺有名气的,而且她才干也很出众...”

“那有怎么样呢!...在你眼里我算什么呢!?”

“你给了我再一次追梦的勇气啊!...如果能靠着画画过活的话,我也想和织江在一起啊...”

“嗯,那我的话很糟糕吗!?...无论怎么做都很糟糕吗!?...”

织江的眼泪夺眶而出,拼命向健太郎倾诉着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所思所想。

“我不想看着织江跟着我过辛苦简陋的生活...我希望你永远都是那个散发着耀眼光芒的织江... 那个给予我再一次去拼搏的动力的织江... 因为你是我追梦的青春... 我不想伤害你!!!”

“但是... 我不想和你分开!...”

看着织江她握住自己的手腕哭泣着的样子,健太郎使劲压抑着自己开始动摇起来的内心,继续说道。

看着织江她握住自己的手腕哭泣着的样子,健太郎使劲压抑着自己开始动摇起来的内心,继续说道。

健太郎是带着痛苦的表情说完这些话的。而对于这样的回答,织江仍然没有止住哭泣。

健太郎想不出别的办法,也跟着流下了眼泪。

行业 其他
举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