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女人到母亲的转变
873字
2019-11-09 20:12
62阅读
火星译客

你是否记得某个时刻曾经感到心情烦躁和郁郁寡欢?

你的皮肤上正冒出小痘痘,身体的特殊部位开始发育并快速生长。与此同时,大人们也正期待你以这种新的方式长大。我所说的正是青少年,对吧?

其实,女人怀孕时也会发生同样的变化。我们知道,青少年感到困惑和敏感很正常,我们何不以同样的方式谈论怀孕呢?

市面上有成套的关于青春期发展曲线的教科书,而我们甚至没有一个描述由女人变为母亲的术语。我们需要一个这样的词汇。

我是一名与孕妇和产妇打交道的精神科医生,即生殖心理医生,在这个领域工作的十年里,我注意到了一个模式。

一般是这样的:一位女士打来电话,她刚生了孩子,而且感到很忧虑。她说,“我不擅长养育孩子,也不喜欢。我得了产后抑郁症吗?”

接下来,我仔细分析了诊断的症状,很显然她没得临床抑郁症,我告诉了她诊断结果。但她依然不放心,“我不该有这样的感觉,”她坚称。

因此我说道,“好吧,那你认为应该是怎样的感觉呢?”她说,“我曾以为,当了母亲会让我感到完整和快乐,本能就会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我曾经也以为自己会总想着把孩子放在首位。”

这种感觉--是对从女人转变成母亲的不切实际的期望。无独有偶。我接到过几百位有类似问题的女士打来的电话,她们都不约而同地担心自己出了问题,因为她们无法达到自己的期望值。

我不知道如何帮助她们,因为告诉了她们没病的事实,但没让她们感觉轻松一些。我想找到一种让这种转变更加正常化的方法,能解释这种心理不适与疾病其实是两码事。所以,我开始学习更多关于母性心理的知识。

但医学课本对此却鲜有提及,因为医生们大部分写的是关于疾病的知识。于是,我转向人类学寻找答案。花了两年的时间,在一篇丹娜·拉斐尔写于1973年的绝版文章中,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有效的方式来概括这段对话:孕乳期。

“孕乳期”听起来很像“青春期”,但这并非巧合。两种情况都是由于身体改变和激素变化同时作用所致,这两种因素造成人在情绪感受及如何融入生活的方面发生剧变。

和青春期一样,孕乳期不是病,但因为这一改变并不存在于医学词汇中,医生也没教给人们这方面的知识,所以,人们将孕乳期现象和更严重的产后抑郁症混为一谈。

我一直在人类学文献的基础上,使用“推和拉”的概念,和病人谈关于孕乳期的问题。

“拉”的部分是这样的。我们人类的婴儿特别依赖他人。和其它动物不同的是,我们的婴儿不会走路、不能自己吃饭,照顾它们特别费心。所以进化用了一种叫做催产素的激素来帮助我们解决这个难题。

分娩时身体会释放催产素,皮肤接触时也会释放催产素,所以即便你没在生孩子,身体也会分泌催产素。催产素帮助人类母亲的大脑集中精力、把她的注意力“拉”过来,让宝宝成为她当下世界的中心。

但与此同时,理智把她从宝宝身上“推”开,因为她想起来自己的身份还包含了其他内容,其他各种关系、她的工作、自己的爱好、精神和知性生活,更不用说生理需要了:要睡觉、吃饭、运动、过性生活、去洗手间,一个人去做以上这些事情--如果可能的话。

这就是孕乳期的情感纠葛。这就是给我打电话的女士们所感受到的不安。

这就是为什么她们认为自己病了。如果女性已经知晓了孕乳期的自然发展过程,如果她们已明白大多数人很难在这种“推和拉”的矛盾中生活,如果她们已然知晓在这种情形之下,矛盾心理是正常的,没有什么可羞愧的,她们就不会那么孤单无助,也就会少一些自责,我认为做到这一点甚至会降低产后抑郁症的发病率。我很乐意有一天能研究这个课题。

我信奉谈话疗法,所以,如果我们要改变我们的文化对女人转变为母亲的看法,女人们需要互相交谈,而不仅仅是与我交流。

所以妈妈们,跟其他母亲谈论你的孕乳期感受吧,也可以和朋友交流,如果有条件的话,也要和伴侣交流自己的感受,这样他们也能知晓自己的角色转变,会更好地支持你。但这不仅仅是为了保护你和周围人的关系。

当保留你身份中独立部分的同时,你也为孩子留出了自我发展的空间。当婴儿降临时,母亲也会获得新生,母子二人都踉跄着探索自己脚下的路。

孕乳期意义深远,但也很艰难,也正是这一点造就了人类。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