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的高速发展
1908字
2019-11-08 11:55
62阅读
火星译客

在中国,每12个月就要发生一场全球最大的人口迁移。在农历新年40余天的旅行高峰期中,无数家庭重聚与欢庆的同时,都会伴随着30多亿次的出行。

全国2.9亿外来务工群体经历着这些旅行中最艰难的部分,其中大部分人1年才有这1次机会回家看望父母和留守的孩子们。

但是回家的方式非常有限;机票的价格相当于他们半个月的工资。所以他们大部分都选择了火车。他们的平均旅程是700公里。

平均旅行时间是15个半小时。全国的火车轨道需要在春节期间运送3.9亿的旅客。

直到不久之前,外来务工群体还需要排上好几个小时的队--有时候长达几天--才能买到票,还常常被票贩子所骗。出发当天,他们还得应付汹涌的人潮。

但科技已经在开始改进这种体验。手机和网络售票已经占到了70%的销售额,大大减轻了火车站的排队现象。

数字身份扫描取代了人工检票,加快了上车的过程,网络中人工智能的部署优化了出行线路。新的解决方案已经出现了。

中国最大的打车平台,滴滴出行,推出了一项新的拼车服务,用来匹配开私家车返乡的人群,与寻找长途旅行交通工具的旅客。

在拼车服务开展的第3年里,刚刚过去的假期服务了3千万趟出行,最长的一段距离超过了1500英里。相当于迈阿密到波士顿的距离。

这种对外来务工人员的巨大需求推动了全国交通系统的快速升级和创新。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方式看上去既熟悉,却又不同凡响。

就跟硅谷一样,科技和消费者行为的变化受学术研究驱动,受企业家欲望驱动,并伴随着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的突发奇想的创意和青春的迸发。我是美国科技行业的产品,既是消费者,也是公司负责人。所以我对这种燃料很熟悉。

但大约一年半以前,我从纽约的家搬到香港,成为了华南早报的CEO。

在这个新的有利位置,我们开始观察到一些前所未有的事情推动了中国的许多创新和许多企业家的发展。这是一个为弱势群体服务的巨大需求经济,却被中国经济繁荣的30年排除在外。

富人和穷人之间,城市跟农村之间,或者受过教育和未上学的人之间存在明显的代沟,这些代沟为培植不可思议的力量提供了土壤。

所以当资本和投资开始专注于在经济阶梯底层徘徊的人们,我们就开始看到互联网真正开始创造就业机会,成为教育推动者以及在很多方面指引前进的方向。

当然,中国不是唯一一个存在这种替代燃料的地方,也不是唯一可能实现这一切的地方。但由于中国的绝对规模和崛起中的大国地位,人口的需求就创造出了真正引人瞩目的影响。

当观察快速增长的中国科技产业时,很多观察者常会提到两个原因。首先是,有14亿人口以中国为家。第二个因素是政府的积极参与--或者是过渡干预,取决于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在过去几年,中央政府对网络基础设施的投入非常积极,创造了极具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同时,他们坚持标准和监管,快速地达成了共识,同时也在短时间内实现了普及。

中国有全球最大的科技人才储备,这得益于大量的教育激励措施。而在过去,本地,国内企业也在国际竞争中通过市场控制得到了保护。

当然,你观察中国互联网就无法忽视广泛的审查,以及对反乌托邦式监控的严重关切。

举个例子:中国正在推进覆盖整个国民的社会信用评级体系,用来奖励和限制公民,基于他们高度定性的特征,如诚信和正直。

同时,中国正在1.7亿个闭路摄像头中部署人脸识别功能。当然,互联网仍在继续增长,已经变得十分庞大--比我们大部分人想象的都要大。

到2017年底,中国网民人数达到了7.72亿。这个数量超过了美国、俄罗斯、德国、英国、法国和加拿大人口的总和。

98%的中国网民使用手机互联网。92%的人使用即时通信应用。

有6.5亿数字新闻消费者,5.8亿数字视频用户,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淘宝,现在每个月的活跃用户多达5.8亿人。

这个数字比亚马逊要大80%。按需出行,包括了自行车和汽车,在中国一年的出行次数超过了100亿次。

相当于全球出行总数的2/3。这背后的机制十分复杂。中国境内的互联网存在于一种受限制,甚至可以说是在操纵的环境中,但它十分庞大,也极大地提高了居民的生活水平。

因此尽管它并不完美,但中国互联网的成长也不容忽视,值得我们的仔细审视。

今天我还想告诉大家另外两个故事。罗照柳是一位来自江西的34岁工程师。

他的家乡曾经对共产党来说非常重要,因为这是红军的诞生地。但在数十年后,因为它与中国经济和制造中心的分离,它的地位已经变得无关紧要了。

罗,跟他的很多同辈人一样,年轻时离开家,在大城市寻找工作。他最终到了深圳,中国的科技中心之一。随着年轻人的离开,这些农村地区只剩下老人无助地在贫困线上挣扎。

9年后,罗决定在2017年回到江西,因为他相信中国蓬勃发展的电子商务市场可以帮助他振兴他的家乡。

如很多农村地区一样,罗的家乡以一种省级土特产闻名--生产腐乳。于是他开了一家小工厂。开始在网上卖本地特产。

中国主要城市的消费增长已经持续了好多年。但最近,科技驱动了在中国的中产及以上阶层中手工艺品销售的暴增。

微信和其他电子商务平台让来自农村的产品进入市场,并销售到了远超原销售区域之外的地方。研究公司通过“淘宝村”的数量跟踪了这种影响。

所谓“淘宝村”,指的是活跃网店数量达到当地家庭户数10%以上,以及销售额达到一定水平的村庄。

在过去几年中,这个数目增长非常显著。2013年全国只有20个淘宝村,2014年212个,2015年780个,2016年1300个,2017年则超过了2100个。

他们现在的网上活跃店铺达到了50万个,年销售额达到190亿美元,创造了130万个就业机会。在罗回到家乡的第一年,他只雇佣了15个村民,卖出了6万份腐乳。

他预计明年要多雇佣30个人,以满足快速增长的需求。中国的乡村分散着6000万的留守儿童。在他们的成长时期,父母至少有一个作为外来务工人员,远离家乡谋生。

除了农村生活普遍存在的困难外,这些孩子常常需要走上一大段危险的山路去上学。他们的数量占据了中国初等教育学生的30%。

10岁的张文轩就是这样的一个学生。他每天走路1个多小时去上学,在完全被割裂的地带中,穿过这些深深的峡谷。但当他到达甘肃省一个小村庄时,整座学校只有另外的两个学生。

张同学所在的学校是甘肃省学生注册人数不足5个的1000所学校中的一所。由于缺少学生互动,外加不合格的老师,以及没有家具和祛暑避寒的教室环境,农村学生很早就处于不利的环境,几乎没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

但张同学的未来已经被安装的“阳光教室”大大扭转了。他现在是覆盖28个不同学校的100个数字教室课堂的一份子,由来自数百英里外有资质的认证教师进行直播授课。

他接触到了诸如音乐、艺术这样新的课程,结识到了新的朋友,更是体验到了在他的家乡所体验不到的东西。最近,张同学甚至参观了丹麦菲德烈堡的宫城堡博物馆,当然,也是远程的。

网络教育在中国之外的国家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但从来没有达到这样可观的规模,可能是因为全球其他科技中心的传统教育系统非常发达,也非常稳定。

但中国的极端地形和面积,产生了对创新的旺盛而迫切的需求。这个深圳的科技创业公司,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发展到了30万名学生。

根据我们报社的最佳估计,中国现在有5500万农村学生是网络直播课堂的受众或潜在受众。

这个市场的需求比美国初等教育的学生总人数还要多。所以当发现私人企业对中国教育科技的投资现在已经超过每年10亿美元,公共基金还承诺将从现在到2020年投入300亿美元,我真心地感到备受鼓舞。

随着中国互联网继续增长,尽管存在一系列的不完美、限制和控制,但那些被一度遗忘的人们的生活质量,已经不可逆转地得到了提升。

我们专注于人口的需求,而没有其他目的。这驱动了大量的好奇和创造力,以及我们所看到的发展。而且还会有更多的改变发生。

在美国,互联网人口或渗透率已经达到88%。在中国,互联网只渗透到了56%的人口。这意味着还有超过6亿人仍然处于离线状态,不上网。

这个数字相当于美国人口的近两倍。同时意味着一个巨大的机遇。

无论这种替代燃料存在于何处,在中国或者非洲、东南亚或者美国心脏地带,我们应该用资本和努力来实现这一目标,驱动全球的经济和社会影响。

只需要稍微思考一下,如果未被满足的全球需求成为我们发明的主要焦点,那么还会有哪些更多的可能。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