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能解决全球变暖的问题吗?
1368字
2019-11-07 13:45
64阅读
火星译客

我是一位气候科学家,如果这个房间代表我们所处的国家,那么大约你们中的60%,差不多从那里一直到我的右边,不相信我在气候变化上的观点。

我保证今晚说的都是真话,但是为了那些不相信我的人,我会从一句假话谈起。

这话不是奥巴马总统说的。而是里根总统说的,而且它不是关于气候变化和巴黎气候协定的。

它其实是关于蒙提利尔协定,以及平流层臭氧损耗的。

我很确定你们当中很多人不太熟悉臭氧层问题,但你们应该熟悉,因为这是一个很罕见的成功的环保案例。

这值得我们从中学习,因为有时我们需要从所避免的环境灾难中学习,才能更好地做出当下的选择。

让我们回到20世纪70年代,在那个时代,人们做出了一些不当的选择:首先是发胶。

其次,客观地说是质量糟糕的喷发定型剂。第三,CFC,也就是氯氟烃,CFC是人造的化学品,被用作喷雾剂中的压缩气体。

后来,人们发现CFC引发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它会破坏臭氧层。我很确定大多数人都听说过臭氧层,为什么我们要在意臭氧层呢?

简单来说,臭氧层是地球的防晒霜,而且它十分脆弱。

臭氧大多都处于地面以上20至25公里处,若你取得地球上所有臭氧,然后把它们压缩在地球表面,它会形成大概有两个分币厚的薄层,大概3毫米厚。

而这薄薄一层臭氧其实十分重要。它能抵御超过90%源自太阳的有害紫外线辐射。

虽然我知道很多人都喜欢晒太阳,但即使是剩下10%的紫外线辐射也能造成很多麻烦:如白内障,损害农作物,损伤免疫系统以及皮肤癌。

对臭氧层的威胁就是对人类的威胁,并不是夸大其词。讽刺的是,正是处于对人类安全的担忧,促成了氟利昂的发明。

在电冰箱刚刚投入使用时,会使用有毒,易燃的化学品,如丙烷和氨。

所以制冷工业想要一个更安全的替代物,他们在1928年找到了它,一位叫做Thomas Midgley的科学家率先合成了商业上可用的CFC。

事实上,Midgley在一场学术论坛上亲自吸入了CFC并用其吹灭了一支蜡烛,来证明CFC十分安全并不易燃。

其实,作为一名科学家,我可以告诉你,现在你可没办法像他这样演示。真的,这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而在那时,CFC是一项十分卓越的发明。它促成了当代的制冷技术,还有空调等等。

直到四十年之后的70年代,科学家们才意识到CFC会在大气层的高处降解,破坏臭氧层。

这个发现引发了公众的担忧。最后在1978年,美国和一些其他国家禁止在喷雾剂中使用CFC。

而故事可没在那时结束,因为CFC不止被用在喷雾剂中。在1985年,科学家发现了南极上空的臭氧层空洞,这是一项十分让人警醒的发现。科学家们完全没有预料到。

在此前,科学家们预期一个世纪中大概会有5%至10%的臭氧衰减。

但他们发现在不到十年中,美国地区上方有超过三分之一面积的臭氧消失了。

虽然我们现在知道CFC是臭氧层空洞的祸根,当时学术上还远远没有定论。而尽管有这样的不确定性,那场危机却得以促使各个国家采取行动。

回到我开始时引用里根总统关于蒙特利尔协定的那句话,那是美国参议院一致通过之后,里根总统签订协议时候的声明。

这是一件真正值得庆祝的事。其实,昨天就是蒙特利尔协定签订的三十周年。

因为这项协定,大气层中侵害臭氧的物质正在减少,而我们也已经看到了臭氧层恢复的初步征兆。

而且,因为很多侵害臭氧的物质同时也是强力的温室气体,蒙特利尔协定将全球变暖的发生推迟了十年。那太棒了。

但我觉得我们应该思索这个问题,特别是当我们面对当下全球变暖的环境问题时,我们可以从蒙特利尔协定中学到什么?有值得借鉴之处吗?我觉得有。

首先,我们并不需要百分之百确定才采取行动。

当蒙特利尔协定签订时,我们对于CFC的危害远不如我们现在对温室气体的危害来的确定。

有些反对针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的人常用的说辞就是无视风险而单单强调不确定性。不确定又如何呢?我们每时每刻都在面对不确定性。真的,每时每刻。

我想你们很多人都是开车来这里的,你们大概系了安全带。

请想一下,你系安全带是因为有人告诉你,你有百分之百的可能会在来这儿的路上出车祸吗?

大概不是。所以这就是我们学到的第一件事。风险管理和决策制定永远都伴随着不确定性。忽视风险而专注于不确定性只会分散我们的注意力。换句话说,不做选择也是一种选择。

第二,创造健康的环境需要来自多方的努力。

蒙特利尔协定不仅仅是由行业机构和政府或是环保活动家和科学家单独制定的。

而是由他们所有人一起制定的。他们都有所参与,都在解决臭氧层问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我想在这个方面,我们在今天也做得很好。

我们不仅看到环保组织致力于对抗气候变化,还有公民运动和宗教组织,军事组织和商业组织。

所以不管你是谁,我们需要你的参与,因为解决全球变暖需要各个层面的行动,从个人到国际,还有两者之间的每个层面。

第三点:不要拘泥于完美而止步不前。

虽然蒙特利尔协定最终成为了臭氧损耗的休止符,但在最开始,它的效果并不明显。

其实是之后对协定的修正真正阻止了臭氧损耗。

所以对那些悲观主义者,他们觉得巴黎气候协定做的远远不够,或是一个人的努力解决不了全球变暖。

而我会说,不要拘泥于完美而止步不前。最后,我想这有助于我反思所避免的危害。

的确,我们通过蒙特利尔协定避免的是对环境和人类的灾难性的变化。

到2030年,我们会避免每年数以百万计的皮肤癌病例,这个数字只会增长。

如果我够幸运,就能够见证这场变化的结尾,看到臭氧层恢复到它原初的状态。

所以,当我们在这个世纪以及未来书写地球气候的历史时,我们要问自己,我们要做什么才能让30、50或者100年后,有人能够站在这个舞台上,庆祝他们避免的种种灾害。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