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乐于在道德层面进行自我炒作
1250字
2019-11-04 13:37
68阅读
火星译客

新的研究表明,遵从道德底线上的哗众取宠可能是导致当今社会冲突的主要原因之一

克劳迪娅·布洛蒂/Getty 

你是否强烈同意以下说法?

  • 当我分享我的道德/政治信仰时,我这样做是为了向那些与我观点相悖的人表明我比他们更好。
  • 我分享我的道德/政治信仰,让为了那些与我观点相悖的人感到难过(不爽)。
  • 当我分享我的道德/政治信仰时,我这样做是希望那些与我有所不同的人为他们的信仰感到羞耻。

如果你也符合这种描述,那么你可能会乐于在道德层面进行自我炒作。当然,心中真正存有对某一社会事业的追求,同时又乐意与他人分享你的信仰,让它变得更加美好,这是件了不起的事。但道德上的哗众取宠并非源自这样的出发点。

道德上的哗众取宠最早在道德相关的哲学著作中被定义为“利用甚至滥用道德话语来寻求地位、提升自己或塑造品牌形象。”因此,“哗众取宠的道德行为扮演者”指的是经常利用公众对道德或政治的关注在他人面前营造高尚形象的人。至关重要的是,这些人的动机主要源于提升自身地位或在同龄人中地位的企图。

让我们面对现实吧:如今,道德上的哗众取宠似乎无处不在。正如临床心理学家乔舒亚·格拉布所指出的,“也许,只是也许,我们很多人之所以在彼此看来都如此糟糕,其部分原因在于我们很多时候都渴望向志同道合的人炫耀。”从本质上讲,有时我们表现不好是为了获得同类人的尊重和敬佩。”

格拉布对这一现象很感兴趣。于是他便和最早定义道德上的“出格行为”的哲学家贾斯廷•托西和布兰登•沃姆克以及心理学家尚蒂•詹姆斯和基思•坎贝尔一起合作研究,共同探索这一现象蕴含的科学意义。他们一共进行了6项研究(包括2项全国代表性样本的预登记)和2项纵向设计研究,邀请了6000多名参与者辅助研究,这些是他们的核心发现:

  1. 哗众取宠的道德行为扮演者(那些在针对道德上哗众取宠行为的调查中得分高的人)的自恋倾向也很高,他们的基本社会动机是寻求地位。
  2. 道德上的哗众取宠与政治上的归属没有关系。然而,道德上的哗众取宠与政治上的两极分化之间存在某种联系:在道德上的哗众取宠行为方面,极左翼和极右翼人士都比民主党和共和党温和派人士得分更高。
  3. 倾向于道德上哗众取宠的人更有可能在日常生活中表现出更大的道德和政治冲突(例如,“我因为我的政治/道德信仰而失去了朋友”),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因为政治或道德信仰而与他人发生冲突的频率更高。持续一个月的纵向研究发现,即使在掌控其他人格特征的条件下,这种相关性仍然存在。
  4. 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哗众取宠的人持有不同的道德或政治信仰,他们更有可能出现敌对行为,比如在网上攻击他人,或试图在网上公开羞辱某人。

当然,道德上的哗众取宠并不是预测公开冲突的唯一考虑因素,也不是所有的道德或政治层面相关的公开分享都是在自恋动机驱动下发生的。正如格拉布所指出的,理解对社会构成危害的不良行为的困难之处在于“通常,相同的行为(表面上的)可能源于截然不同的个人动机,而对这些行为作出解释的意图才是至关重要的。”

然而,作为高等生物,人类对社会地位的需求是非常普遍的,我们尝试在公共社交媒体平台上分享个人道德和政治信仰的行为往往是出于真实企图以及获取社会地位的需要。正如心理学家们所说,是的,你可能受到“美德信号”的诱使(一个与道德上哗众取宠行为密切相关的概念),但这并不意味着你的愤怒一定是不真实的。这只是意味着,我们常常有一种潜意识的欲望,想要表现出我们的美德,如果不加以抑制,这种欲望就会失控,导致我们为了满足这种欲望而诋毁他人或对他人刻薄。当对地位的需求占据主导地位时,我们甚至会脱离我们的真正信仰或事实真相。

可以肯定的是,人类对社会地位的追求可以极大地促进社会的成长,带给人们真善美的享受。这实际上取决于个体能否正确调节自身的基本需求。有趣的是,格拉布和他的同事们发现,道德上的哗众取宠的动机让人联想到心理学著作中关于获取社会地位的两种不同途径的记载:支配和威望。通往地位的支配之路铺满了傲慢、欺骗和侵略,而通往地位的尊贵之路铺满了对自己真实成就的骄傲,以及对个人成长和与他人联系的渴望。

同样,道德上的哗众取宠也可以通过以下两种方式来实现:

通过支配他人满足获得社会地位的需要(“当我分享我的道德/政治信仰时,我这样做是为了向那些与我观点相悖的人证明我比他们更好”)

通过践行显现高尚品德及良好形象的行为以满足寻求地位的需要(例如:“在道德/政治问题上,我想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如果我不分享我的观点,其他人就不太可能了解有关道德/政治问题的真相”,“我经常分享我的道德/政治信仰,希望能激励人们热爱他们的信仰。”)

研究人员发现,与赢得更为真实或更有声望的社会地位之路相比,支配人们获取社会地位的主要途径与日常生活中的敌对行为和冲突的联系更紧密。如果那些事件未被舆论顶上推特首页,我们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的那么多冲突也许是可以避免的,抿心自问:“我真的认为这项事业/想法/信仰很有意义吗?还是我主要是为了在同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为了驳倒那些与我观点不同的人?”

通过宣扬个人信仰来获得社会地位固然有所回报,但但当你别无选择只能依赖提升品牌形象支撑你所有政治和道德宣言时,这可能不是真正掌握有助于推进一项重要事业的最佳手段,更不用说获得个人的幸福和快乐。

期待更多真实研究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这一重要的个体差异变量,以及这一因素在道德观点与政治立场分歧的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

注:我一直在思考道德上的哗众取宠和道德正当性之间的关系。我认为“义”这一主题并没有得到广泛的研究成果支持,我也期待可以进一步梳理出道德上的哗众取宠、道德正当性、美德信号等相关概念之间的细微区别。

所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是《科学美国人》的观点。

关于作者

422BA68B-185E-49E7-B1103B4B46A51B5C_small.png

斯科特·巴里·考夫曼

斯科特·巴里·考夫曼是哥伦比亚大学的心理学家,他的主要研究方向为智力、创造力、个性和幸福感(的测量与开发)。除开为《科学美国人》写作“美丽心灵”专栏外,他还是“心理学播客”的主持人,曾编撰《异想,天开:极富创造力的人做的10件与众不同的事》(与卡洛琳·格雷瓜尔合著)和《并非天赋:重新定义智能》等八本著作。想了解更多信息请访问http://ScottBarryKaufman.com。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