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者:黑暗命运(2019)影评 |罗杰·艾伯特
965字
2019-11-08 17:31
64阅读
火星译客

| 克里斯蒂·勒迈尔 2019年11月1日|

作为一个讲述回到过去修正时间线,以防止将来发生悲剧的电影系列,《终结者》的最新一部作品会对其自身的故事线进行一些改动是完全合理的。

“终结者:黑暗命运”在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一词引自已故的预告片旁白之王唐·拉方丹(Don LaFontaine)同名电影)是处于该系列前的三部续集电影都不存在的世界线。导演蒂姆·米勒Tim Miller)根据大卫·S·戈耶David S. Goyer)贾斯汀·罗兹Justin Rhodes)比利·雷Billy Ray)的剧本进行创作,故事延续了在1991年发行,改变了科幻电影游戏规则的《 终结者2:审判日 》的剧情。就像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 终结者3:机器的崛起 ”(2003年),“ 终结者:救世主 ”(2009年)和“ 终结者:创世纪 ”(2015年)一样。(也许我们也能让时光倒流)

这是一个由独创性以及纯粹的求生欲所激发出的想法。对于一个正在逐渐走向消亡的传奇动作片系列来说,这足以让你希望电影制作者们能找到比单纯的打斗和榨取系列粉丝的价值更好的方法。《黑暗命运》重新使用了系列之前的电影中的图像,视觉特效甚至是对白,包括在许多其他流行文化背景下已经耳熟能详的台词,以至于它们现在能在真正的的“终结者”设定范围内引起共鸣。当然,看到琳达·汉密尔顿回归并重新扮演重要角色莎拉·康纳(Sarah Connor)真是太棒了。但现在她是一个会说“我会回来的”(这真的很有趣)的形象,同时也有一些沉痛的台词,例如:“我追捕终结者,然后酗酒直到不省人事。”

汉密尔顿与影片中另外两位坚强女性一样,都值得更好的评价,再一次,她们为了保护彼此和让全人类免受科技毁灭而战。

这次,在机器尚未统治世界的现在,从空中的一个发光蓝色球体中,一个女人从天而降,赤身裸体,但已准备好执行任务。她的名字叫格蕾丝(Grace)(麦肯兹·戴维斯Mackenzie Davis )饰),她是未来的“增强型”人类士兵,为了保护一个貌似普通的年轻女子,她来到了墨西哥城。丹妮·拉莫斯(Dani Ramos)( 纳塔利娅·雷耶斯Natalia Reyes )饰)是一位积极向上的汽车制造厂工人,在一个永不停歇的杀人机器的追杀下,她的平凡生活从此急转直下。

他是Rev-9(由加布里埃尔·卢纳Gabriel Luna )饰),是最新的终结者型号,具有强悍的战斗技巧和与T-1000一样的变形能力等。他可以在头部被霰弹枪击中的几秒钟内完全恢复。他能将自己的肢体转变成长矛,大锤,枪支,或者任何他需要的武器,只需要稍微转动手腕就行。他可以被炸毁,肢体四处散落,融化成粘糊糊的黑色液体,最后在地面上汇聚后重新组合成他的形态(他就像变形怪体,只是超级邪恶)。他甚至有一个能与自己的外部结构分离的骨架,因此他可以在一部分驾驶直升机在空中进攻的同时,另一部分在地面上与人类作战。

所有创意都很棒,而且近三十年来,数字特效也有了令人振奋的进步。视觉效果始终是《黑暗命运》中最重要的部分,但这也是为了影片情节的爆发点而服务。米勒在《死侍1》中将动作和喜剧部分做到了非常好的平衡,而在《黑暗命运》中,他带来了单纯的肾上腺素狂飙的两个小时。在格雷斯(Grace)和Rev-9的第一个大型战斗场景中,有大量创造性的杂技动作设计,米勒和奥斯卡提名的编剧朱利安·克拉克(Julian Clarke )明智的将大部分这些动作设计发挥到了极致。但是最终,随着Rev-9一遍又一遍的卷土重来,而且没有出现任何弱点,这段剧情逐渐变得重复且无趣。

即使莎拉·康纳(Sarah Connor)在这场漫长的令人心碎的汽车追逐战中突然出现,把Rav-9炸飞并将爆炸甩在脑后,她依然增强了焦虑感。而在她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作为军械库的卡车就被抢走了。汉密尔顿看起来还是一如既往地勇猛,虽然她一直坚持通过无聊并充满讽刺意味的对话,向她的队友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萨拉(Sarah)曾经和丹妮(Dani)一样,她理解这位年轻女士对自己突然的重要性感到困惑,并且这种心态会影响这个团队的一举一动。

然后,在一部纯粹(且极度暴力)的动作片(主题是为了阻止世界末日的发生)中心不是一个孤胆英雄,而是一群坚强的女士,这似乎令人耳目一新,直到阿诺德施瓦辛格出现并扭转败局。理论上,要重启这个系列就必须有原型终结者。毕竟他说过"I will be back"(我会回来的)。而且,探寻他这些时间里去了哪里和做了什么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但他与莎拉·康纳间的互动(Sarah Connor)的确不那么有趣。

影片结尾,在这些女士们已经竭尽所能的情况下,最后她们还是需要一个男人来解救(即使“他”是一个机器人),可能让人有点不爽。非常感谢你的观看。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