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猫是一种病吗?
670字
2019-11-01 22:24
69阅读
火星译客

我们对猫的着迷是不是一种疾病,你是不是患者之一?

或许,而且比你想象的可能性要大。

其实我们讨论的是弓形体病,一种由刚地弓形虫引起的疾病。像其他寄生虫一样,刚地弓形虫的生长以牺牲寄主为代价,同时需要借助寄主繁衍生息。

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刚地弓形虫精心策划了一种大脑控制策略,包括猫、它们的啮齿目猎物,几乎全部的鸟类和哺乳动物,以及人类。

有史料记载人类对猫的喜爱最远可以追溯到古代埃及,而且我们在木乃伊中也找到了样本。

现在,大约世界上三分之一的人口感染有这种寄生虫,而且大多数人对此毫不知情。在健康人中,症状一般难以察觉。

它展示出来也很温和,与流感类似。但这些只是物理症状。刚地弓形虫还会在我们的大脑中安家落户,并且会在背地里干涉我们的一举一动。

要想知道为何会这样,我们要看一下寄生虫的生命周期。虽然寄生虫几乎可以在任何寄主体内繁殖,但它们只能够在猫的肠内进行有性繁殖。

而且会产生名为卵囊的后代分散在猫砂中。仅仅一只猫就可以产生多达一亿个卵囊。

如果被另外一个动物,比如老鼠,意外吞食,它们就会入侵老鼠的组织,发展成熟为组织囊肿。

如果这只老鼠被猫捕食,组织囊肿就会活跃起来,并且产生可以交配繁殖新的卵囊的后代,完成整个周期。

但是其中有一个问题。老鼠怕猫的天性使得完成这个周期变得困难。但刚地弓形虫对此早有对策。

寄生虫入侵白细胞到达大脑,在那里它们推翻了老鼠与生俱来的恐惧。

被感染的啮齿动物变得更加鲁莽且反应减慢。

最奇怪的是,它们实际上被猫尿吸引,因此增大了遇到猫类的几率,更有可能帮助寄生虫完成它们的生命周期。

刚地弓形虫是怎样达成目的呢?

虽然途径还不明确,但是这些寄生虫增加了多巴胺,一种参与形成由好奇带来的行为的神经传递素。

因此,一种看法是刚地弓形虫影响了神经传递素,也就是影响情感的化学信号。

带来的影响就是致命的吸引。但是鼠类并不是唯一感染这种寄生虫的动物,还有人类等其他的寄主。

我们可能会无意中吞食卵囊污染的水、没有清洗的农产品、在沙坑中玩耍、或者是清理猫砂盆。

这也是为什么一般不建议怀孕中的女性打扫猫粪便。

因为刚地弓形虫可能带来严重的出生缺陷。我们同样可能通过食用没有做熟的且含有卵囊的动物的肉类得病。

事实证明,刚地弓形虫同样可以干涉我们的行为。

研究发现,刚地弓形虫和精神分裂症、双向型障碍、强迫症和脾气暴躁之间有紧密联系。

这种寄生虫还使我们反应速度降低并且注意力不集中,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一项研究发现感染寄生虫的人有三倍的可能涉及到交通事故中。

这么说来,刚地弓形虫对我们大脑的操控是一种进化策略,是为了让食肉的猫类吃掉我们吗?

还是说仅仅因为我们的大脑与啮齿目动物有共同之处,

刚地弓形虫能否解释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猫并把它们当作宠物吗?

这些问题仍然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最近的一些研究甚至与这一结论矛盾。

不管怎么说,人类在使刚地弓形虫成为世界上最成功的寄生虫这个事实上功不可没。

不仅仅在于我们乐意让猫呆在餐桌上或者床上。

饲养牲畜和建造城市吸引了难以计量的啮齿目动物,提供了几十亿寄主,你和你的猫或许就是其中两个。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