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和Lyft发起了一项倡议,以避免加州的政府监管
1492字
2019-11-05 12:04
69阅读
火星译客

零工经济公司刚刚表示将花费9000万美元通过一项倡议以免于加州对零工经济的法律制裁。

Uber、Lyft和DoorDash斥资发起的名为“保护基于应用的司机和服务”的投票倡议将于周二提交书面文件,对加州于2020年正式施行的法案进行公投。这一投票活动将要求选民同意给予网约车公司AB5法案(议会第5号法案)的豁免权。该法案是今年9月通过的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州法律,它在零工经济的许多方面都是非法的。

这一法案要求所有零工经济公司,将工人按照雇员对待,而不能当作合同工对待,但也有一些例外。这可能会使数十万加州工人——包括优步司机和其他被归类为独立合同工的零工工人——首次获得基本的劳工权利和福利。

这些公司真的,真的不想这么做。因此,试图赋予基于应用的司机承包商该法案下的豁免权(即可以使司机被排除在AB5法案的保护范围之外)。

周二,在萨克拉门托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投票结果的并不是来自优步和Lyft的高管。相反,这场投票倡议是在由一个新组织下发动的,其成员构成有些怪异,包括拼车司机、一位州商会官员和反对醉驾父亲协会的创始人。

“我们可能会丧失随心所欲开车的灵活性,”参与该倡议的几十名出租车司机之一的阿卡米纳·基阿里(Akamine Kiarie)说。“这项新法案将迫使我们以雇员的身份工作。”

作为投票倡议的一部分,网约车公司承诺向司机支付至少比最低工资高出20%的工资,以及每英里30美分的车损费。这些公司还将向司机支付一小笔津贴,以支付医疗费用,并为他们提供意外保险。尽管这笔总收入高于司机现在的工资,但远低于他们作为雇员的工资。

与此同时,投票的消息引发了该州数千名支持AB5法案的出租车司机的不满。

“倡议成功后,他们得每周工作80小时,睡在车里,靠微薄的工资生活,(基于这一现状)司机们纷纷组织起来,并通过发起抗/议赢得了公众和立法者对AB5的支持。Lyft司机Edan Alva在与Vox分享的一份声明中写道:“现在,Uber、Lyft和Doordash愿意出资9000万美元是为了逃避责任,而不是遵守法律。他们声称这将‘保护’司机利益。”包括阿尔瓦在内的该州2万名出租车司机组成了一个名为“我们推动进步联盟”的新组织,这是一个代表保护基于应用的司机的草根组织。

工会也抨击了这一举动,称其为“企业的圣母经”。

“某些公司试图操纵规则,使之对自己有利而在政治竞选中暗箱操,但不管他们花了多少钱,任何公司都不应该凌驾于法律之上,”加州劳工联合会(California Labor Federation)执行秘书兼财务主管阿特·普拉斯基(Art Pulaski)在给Vox的一份声明中说。

投票结果并不令人意外。在州长纽森(Gavin Newsom)将AB5法案签署为正式法律之前,零工经济公司已经就他们的计划向议员发出了警告。他们推进公投的决定表明,科技公司旨在规避政府监管,避免赋予工人基本权利上的强烈愿望。

对加州通过的AB5法案的解释

AB5法案提出的基础,是2018年加州高等法院(California Supreme Court)被称做“Dynamex”的一项开创性判决。法院判决和法案都明确指示企业使用一个称为ABC的标准化测试以确定工人是否符合法案中的雇员定义。要雇佣一名真正的独立合同工,企业必须证明工人a)不受公司控制,b)做非公司核心业务的工作,c)在该行业中拥有独立的业务。如果他们不能满足这三个条件,那么他们必须被归类为雇员。

与联邦法律中模糊的指导方针相比,这是一套更清晰、更严格的证明标准。这也是优步(Uber)、Instacart、Postmates和其他依赖少数独立合同工的科技公司的盈利模式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优步可能不得不将加州的数万名司机重新归类为正式雇员,这是优步司机多年来在法庭上力争的诉求点,但没有成功。

自从今年5月该法案在州议会通过以来,加州企业一直因为该法案即期将正式签署为法律而感到恐慌。该州的商会和几十个行业团体游说要求法案的豁免权,到目前为止,该法案豁免了一系列职业:医生、牙医、律师、建筑师、保险代理人、会计师、工程师、投资顾问、房地产经纪人和在沙龙租用摊位的发型师。

尤其是Uber和Lyft一直在积极游说参议员,以便他们能在法案中获得一些豁免权。他们甚至公开表示愿意(与政治家和工会组织)达成妥协方案。这些公司希望继续维持司机的独立承包商身分,作为交换,他们承诺司机在接送乘客时保有最低工资,享受公司提供的带薪休假等福利,并为他们建立协会以呼吁进一步改善司机待遇。

那些组织起来支持AB5法案的司机们利用他们自己的信息进行了回击,他们说法案中没有任何内容表明这些公司无法提供工作时间上的灵活性。

这并没有阻止优步和Lyft加大力度争取豁免。今年8月,在加州参议院通过该法案之前,优步和Lyft向加州的司机和乘客发送了电子邮件,请求他们联系自己的议员,敦促他们做出让步。

8月28日,Lyft向用户推送一条通知:“请为保护加州的拼车服务助力。”

但这一举措并未奏效。

拼车应用程序已经尽其所能让司机成为合同工

今年5月,优步(Uber)司机在全球各地发起了联合罢/工,因为(不透明的评价机制)常常会给司机带来挫败感,而这很大程度上源于司机在这方面的权力非常有限。”

从事零工经济领域的其他公司一样,优步所采用的商业模式完全依赖于规避美国劳动法省下钱而盈利。

通过将独立承包商身份的平台司机从雇员中区别开来,优步可以无需向成千上万的司机支付一定的税金、福利、加班费或最低工资。作为个体经营的承包商,司机不受法定维/权组织工会或劳工合同的保护。

这种情况最终可能会改变。

优步司机花了六年多时间在法庭上与该公司对簿公堂,他们在诉讼中辩称,他们是员工,而不是独立的承包商,这也是优步对他们的错误定义。因为在被归类为正式员工后,公司对他们的工作时间有很大的控制权,除此之外他们的车辆状况、他们可以乘坐什么交通工具以及使用哪条路线都有严格的规定。

多年来,优步一直拒绝对司机进行重新分类,坚称司机不是员工,因为他们可以掌控自己的工作时间表,也可以使用自己的车。

然而,今年5月,优步与1.36万名优步司机达成和解,条件是该公司同意支付他们2000万美元,但不改变他们作为独立承包商的身份。在参与初步集体诉讼的另外35万名司机签署强制仲裁协议后,一名联邦法官建议他们在某个私人论坛上继续申诉,但可能在那里他们胜诉的可能性更小。

考虑到约车服务是该公司的核心业务,优步难以接受即将签署成为正式法律的ABC标准性测试。任何试图改变司机作为承包商身份的尝试都会威胁到优步的底线,这也是该法案如此重要的另一个原因。

AB5法案要到明年1月才会生效,即使生效,据优步和Lyft公开宣称,他们仍将继续把司机当作承包商对待。(优步还声称,其司机服务不是其业务的核心,因此法律不适用于他们。)虽然Lyft并未做过多解释,但其计划和优步公司并无本质差异。

一场“跑龙套公司”与零工工人间法律大战已经在加州法庭上演。优步司机最近已经对该公司提起诉讼,要求赔偿损失,并要求其遵守AB5法案的明确规定,政府律师可能也会开始这样做。但正如优步首席法务官上月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所说,该公司在处理法律纠纷上“得心应手”。

优步和Lyft在诉讼过程中反对AB5法案的做法,他们继续在法庭上游说选民相信大多数司机希望维持其承包商的雇员身份,并称司机们应该享有AB5法案中规定的休息日。但鉴于有2万名司机组织起来反对这一倡议,这一点很难证明。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