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很想知道,却不好意思问的12个英国脱欧问题
8227字
2019-11-01 22:33
78阅读
火星译客

英国与欧盟的“离婚”案件,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英国退欧,已经成为一场充满争议的持久战,至今还未达成明确的解决方案。

关于应该如何退出欧盟,以及英国与欧盟未来的关系走向等问题,英国各党派仍存在严重分歧。自2016年公投以来,脱欧支持者与反对者之间的众多分歧进一步加深,撕裂了英国国内传统政党的忠诚。

去年,英国前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领导的英国政府与欧盟(eu)其他国家领导人就脱欧达成了协议,但英国议会在2019年以三次投票反对扼杀了英国按时脱欧的可能。

梅的脱欧失败导致了她的政治垮台,她在6月辞去了首相职务。接替她的候选人在竞选时出人意料地顺利:夸夸其谈、直言不讳的英国退欧支持者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轻而易举地赢得了保守党领袖竞选,并于7月接任首相一职。

约翰逊承诺将不惜孤注一掷,让英国在10月31日的最后期限之前脱离欧盟。”约翰逊表示,他将完成梅未能完成的任务:达成能够赢得议会支持的脱欧协议。如果他做不到这一点,那么,英国完全可以在“无协议”的情况下脱欧。

如果不达成任何协议,离开欧盟将使英国和欧洲其他国家陷入混乱——然而,一些脱欧支持者愿意冒这个险,因为他们相信,这将迅速而果断地结束英国与欧盟的关系。

Anti-Brexit activists demonstrate outside of the Houses of Parliament in central London on April 3, 2019.

2019年4月3日,反英国脱欧活动人士在伦敦市中心的议会大厦外示/威。Isabel Infantesa/AFP/Getty Images 

但随着最后期限的临近,约翰逊就修改之前特蕾莎·梅政府达成的脱欧协议进行磋商,成功与欧盟达成协议。尽管它远非完美,议会中的许多人仍然反对它,但它赢得了强硬脱欧派的支持,而这些保守党内部人士就没有停止过对梅的掣肘。

议会内的反叛氛围大大削弱约翰逊顺利达成的脱欧协议的影响力,这迫使他在已经达成新协议的情况下不得不寻求延期脱欧,即使约翰逊真的不想这样做。

这就是为什么英国“脱欧”久久不决。欧盟刚刚批准了英国最新提出的将脱欧期限延长至2020年1月31日的请求,不过欧盟提出,如果英国能够在2020年1月31日之前达成脱欧协议,它可以选择提前离开。

但这场关于英国脱欧的争论不太可能悄无声息地结束。英国议员现在同意在12月12日举行脱欧前的大选。这可能是打破这场在英国议会内部持续一年多脱欧僵局的唯一途径。

很难跟上这一“传奇故事”的每一步新的进展(因为情势转变太快了),也很难理解英国是如何从2016年的全民公投转变为至今仍然无法实现脱欧的情形。

Vox新闻网已经收到了很多来自读者的提问,Worldly播客上的同事已经对其中的大部分问题作出了回应,你可以在这里查看。这是解释读者有关重大问题来信以及可能帮助你了解脱欧事件真实情况的又一尝试。

1)什么是英国脱欧?

我知道,如果我们现在问这个问题,会带来很多麻烦。但我们有必要从头开始,去了解英国和欧盟是如何以及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的。

我们都决定用“Brexit”来表示英国退出欧盟。欧盟是一个由28个欧洲国家或成员国组成的政治和经济组织,拥有自己的政府机构和立法机构——欧洲议会,其总部设在布鲁塞尔。

欧盟的前身——欧洲煤钢共同体(European Coal and Steel Community)成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其宗旨是通过经济合作,防止欧洲再次发生破坏性的冲突。

自那以后,欧盟经历了曲折的发展历程,添加成员,扩大集群,并引入了通用货币——欧元。欧盟的核心是单一市场,它允许商品、服务、资本和人员在其境内自由、无摩擦地流动。它们并被称为“四大自由”。

英国于1973年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该共同体于1993年成立,后发展为欧盟(eu)。

但英国一直与欧盟存在一定程度的距离。它保留自己的货币英镑,并且从未加入旨在消除欧盟内部边境控制的申根协定。但英国仍然需要接纳作为四项自由其中之一的人口流动。

正如我的同事扎克·比彻姆(Zack Beauchamp)所写的那样,“英国政治中总有一个派别对与欧洲其他国家进一步融合持怀疑态度。”

在过去10年里,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和随后的欧元区经济危机,这种情况有所加剧。来自较贫穷欧盟国家的移民的涌入,以及后来对来自叙利亚、非洲其它地区和中东的难民和移民的担忧,激发了英国选民的投票热情,并引发了他们对欧盟成员国身份的更大怀疑。

2013年,英国时任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承诺,如果保守党赢得选举,他将举行公投,决定英国是留在欧盟还是离开。卡梅伦在一定程度上屈服于保守党右翼和英国独立党(UKIP)所施加的压力。

卡梅隆赢了,他遵守了诺言。2016年6月23日,英国举行脱欧公投。当时有两种选择:离开(欧盟)或留在欧盟。

当然,反对欧盟及其规定是有理由的,但情绪和怀旧情绪在很大程度上尤其是在支持退欧的人之中推动了公投运动。著名的脱欧运动人士夸大了移民方面的担忧,并承诺英国将收回主/权,控制边境、法律和贸易,并为国家医疗服务等国内项目争取更多资金。

脱欧阵营以52%对48%的微弱优势获胜,这一结果主要源于英格兰的选票。威尔士和英格兰一样都投票脱欧,而北爱尔兰和苏格兰都投票留欧。

支持留欧阵营的卡梅伦在公投后辞职。2016年,特蕾莎·梅(Theresa May)在保守党领袖竞选中获胜,接替他成为英国首相。她是一个留欧派,虽然不完全是一个热心的留欧派。她承诺实现公投结果,并兑现脱欧承诺,这使她能够在一个分裂的政党中周旋于支持英国退欧的强硬保守派和她所在政党中较为温和的成员之间。

然而,“兑现英国退欧承诺”的实际涵义相当复杂。

为什么所有事情都接踵而至?

英国必须通过启动《里斯本条约》(Lisbon Treaty)第50条向欧盟发出希望脱欧的正式通知。因为《里斯本条约》第50条赋予了欧盟成员国退出欧盟的权力。

梅没有立即启动第50条。2017年1月,梅在其所发表的演讲中列出了关于脱欧谈判的优先考虑事项,其中包括她的“红线”(即警戒线):英国将离开欧盟关税同盟和单一市场,欧洲法院(ECJ)将不再对英国拥有管辖权,这场演讲通常被称为“兰开斯特演讲”。

梅最终赢得了议会的压倒性支持,启动了《里斯本条约》第50条,并于2017年3月正式向欧洲理事会(European Council)通报了英国退出欧盟的意向。这一事件正式将脱欧日期定于2019年3月29日,此后便进入了为期两年的脱欧倒计时。

无论是否达成协议,英国都应该在那一天离开欧盟。“无协议”的英国退欧——英国在一夜之间退出欧盟,并最终脱离它曾经所属的所有欧盟机构——是一种违约(稍后会详细讨论)。

这取决于梅和欧盟谈判代表是否能达成一项可接受的协议,以确保和平“分手”。

欧盟同意在5月正式援引第50条后开始谈判此类协议。谈判始于2017年夏天,而梅和欧盟在2018年11月达成了“离婚协议”。

但梅未能赢得英国议会对该协议的支持。

正如你可能已经了解到的那样,这就是为什么梅在这之后选择卸任首相一职(稍后会有更多相关报道),而最初的最后期限2019年3月29日没有在英国脱欧的情势下有所变动。英国成功使欧盟领导人同意在短期内延长《里斯本条约》第50条所规定的谈判期,将日期从3月29日推迟到4月12日,以争取更多时间来达成英国脱欧协议。

即使推迟,梅仍未能使她的协议在议会获得通过。她向反对党工党(Labour Party)寻求妥协,以打破僵局,但她再次不得不要求欧盟(EU)将谈判延长至6月30日。

欧盟领导人经过多次争辩,同意再次推迟英国退欧,这一次推迟到10月31日。几个月的拖延消除了当前讨论英国退欧的紧迫性。但时间并不长,尤其是考虑到英国近三年来一直未能解决英国退欧问题。

在这期间,英国发生了很多事情,包括更换首相。但这并非是解决英国退欧问题的方法之一。

本周,英国脱欧又一次被推迟到2020年1月。

3)英国想要实现怎样的脱欧?

在英国公投近三年后,英国仍未能搞清楚这一点。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2016年公投没有明确“脱欧”的真正含义。

但考虑下脱欧的“软”与“硬”两种方式或许有所帮助。

如今,这些术语甚至对于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含义。但通常,它们之间的区别是和英国与欧盟两个主要机构的关系有关,即关税同盟和单一市场。

欧盟关税联盟取消了欧盟成员国之间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例如配额),并迫使欧盟成员作为一个统一单位与欧盟以外的国家进行贸易。这也意味着,个别国家在很大程度上受到限制,无法达成以本国贸易为诉求的协定。

单一市场确保了商品、服务、资本和劳动力(人员)在欧盟国家之间的自由和无摩擦流动,因此欧盟的运作就像一个国家一样,没有严格的界限。其他四个非欧盟国家包括挪威已经通过谈判进入该单一市场。

现在,让我们回到“硬”与“软”退欧的对比上来。

支持“硬退欧”的人希望退出关税同盟,这样英国就可以奉行独立的贸易政策。他们还希望退出单一市场,以控制移民等问题。支持这种做法的人希望与欧盟彻底决裂,并将以自由贸易协定或一系列与欧盟的贸易协定取代目前的合作关系。

支持这种做法的人有时被称为“脱欧派”,他们往往来自最初支持脱欧的阵营。他们希望布鲁塞尔(即欧盟)和英国之间尽可能拉开距离。

随着英国退欧进程的推进,为了让英国立即脱离欧盟,“脱欧派”成员冒险进行无协议脱欧的意愿与日俱增。在他们看来,这样做是为了避免与欧盟纠缠不清。这种明确的突破性的转变与其说是现实,不如说是一厢情愿,主要是因为英国无法在一夜之间取代其最大的贸易伙伴。但对于越来越多的脱欧支持者来说却是极具吸引力的选择,因为这并不妨碍他们“继续”支持脱欧。

另一方是那些支持“温和退欧”政策的人,他们希望与欧盟保持更紧密的联系。“软脱欧”阵营内部也存在分歧。因为一部分人只是想要加入关税同盟,一部分人想要完全进入单一市场,还有一部分人想两者兼而有之,他们倾向留在欧盟从根本上是为了紧紧依赖于欧盟,而非真正地留在欧盟。这将降低脱欧对英国经济造成的负面拖累。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英国仍需遵守许多欧盟所制定的管理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的法律和法规。由于英国未来将不再是欧盟成员国,那么它可能在这些规则的实质及如何实施方面几乎没有发言权。

还有许多留欧派也站在这一阵营,他们根本不希望英国退出欧盟。一些留欧派也支持就英国退欧问题进行第二次公投,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更希望政府撤销第50条,完全停止退欧计划,因为他们仍然对脱欧局势的逆转抱有希望,但如果这一希望落空,他们转向另一项最佳选择,那就是与欧盟保持紧密关系。

这些分歧充分说明了为何英国议会始终反对英国退欧计划,或根本无法真正做出决定。

4)梅最初制定的脱欧协议是什么?

在英国政府引用《里斯本条约》第50条,正式启动脱欧程序后,特蕾莎·梅7次向其欧盟伙伴承诺她希望与欧盟确立一种“深入特殊的伙伴关系,这种关系包括了经济和安全合作”。她说,为了做到这一点,英欧双方应该“同意达成其未来伙伴关系的条款,同意允许英国脱欧的条款。”

欧盟将分两个阶段进行谈判。第一阶段的主要目标是让英国“脱欧”:解决所有涉及英国退出欧盟会产生的法律、政治和经济问题。这些问题包括英国需要向欧盟支付多大金额以在正式退出欧盟前履行完所有的财务义务;居住在英国的来自欧盟各地的公民,和在欧盟其他国家居留的英国公民的处境如何;以及英国退欧后如何终止条约和合作协议。

第二阶段谈判将主要聚焦英国“脱欧过渡期”以及欧英未来关系。而最后阶段将商讨英欧“特殊而深入的”未来伙伴关系的细节处理,欧盟和英国将如何就安全和其他问题开启贸易协定。这种未来关系可能是英欧达成自由贸易协定下逐渐拉远的两国关系;或许欧盟会允许英国留在欧洲经济区,保持一种相当亲密的关系。

关于达成“离婚协议”和过渡时期的谈判是复杂的。英欧双方在早期在某些问题上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但在一些重大问题上仍然停滞不前,其中最难以逾越的矛盾在于防止北爱尔兰(英国的一部分)和爱尔兰共和国(欧盟成员国)之间出现“硬边界”。

2018年11月,欧盟与梅政府达成最终协议。它分为两部分:一份585页的脱欧协议和一份有关未来欧盟与英国关系的政治宣言大纲(不是特别具体的)。换句话说,这就是谈判的最后一个阶段。

这一脱欧协议解决了上面提到的这些问题,包括离婚协议(英国必须向欧盟支付多少“分手费”,可能至少£390亿,或约500亿美元)和分别保护居住在欧盟的英国公民和居留在英国的欧盟公民在脱欧后的身份和处境,赋予这一群体申请东道国的永久居留权的权利

该协定还同意英国退出欧盟之后同欧盟之间有21个月的过渡期,欧盟和英国需要在这段时间内,即2020年12月31日前确定未来的伙伴关系,同时允许在2022年12月前对该协议作再次修订。在此期间,英国将正式退出欧盟,放弃其决策权,但其他方面不会有太大改变。

退欧协议还包括一项“爱尔兰担保协议”,即保证英国脱欧不会导致“硬”边境——即货物的实际检查站的出现。

该问题在2016年的公投中几乎没有被提及,但最终却成为了英国退欧谈判的核心问题,并将继续对英国在脱欧问题上取得突破产生负面影响。

好吧,那么什么是“爱尔兰担保协议”?

爱尔兰担保协议是一项“保险政策”,该政策规定,无论英国和欧盟之间的谈判的未来如何,都不会在北爱尔兰和爱尔兰共和国之间的边境启动边检和基础设施。

在北爱尔兰,“民族主义者”和“统一主义者”之间的冲突持续了几十年。前者更认同爱尔兰,希望建立一个统一的爱尔兰;后者更认同英国,希望留在英国。

在那段时期,边境成为分裂的象征,也成为民族主义非正规军如爱尔兰共和军(IRA)的真正目的。

1998年签订的和平协议,即耶稣受难日协议,正式结束了冲突。该协议包括在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展开更全面的合作,这种合作意味着两国之间的受控边界将得到缓和。

欧盟(eu)加速了这一休战的到来,因为它在贸易和自由流动方面的规则为英国和爱尔兰创建更紧密的关系创造了条件,从而使开放边境成为可能。今天,这一受控边界已经几乎消失了。

而英国退欧可能会完全中断这一进程,因为英国决定退出欧盟意味着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的边界将成为国际边界。

但在英国退欧谈判的初期,英国前首相梅设定了那些“红线”——即不加入关税同盟,不建立单一市场。换句话说,英国想要摆脱那些帮助保护和维持开放边境的机构。

但欧盟和英国都认为,它们必须履行1998年和平协议中所做的承诺,承担保护开放、无摩擦的爱尔兰岛边界不受影响的责任。如何做到这一点则更加令人担忧。英国和欧盟都有不同的提议,但最终他们在“爱尔兰担保协议”上达成了妥协。

根据该协议,如果英国和欧盟在过渡期结束前(最迟到2022年)还没有找到避免对爱尔兰边境进行边检的解决方案,那么英国可能需留在欧盟关税联盟内(承担更多义务)。北爱尔兰的产品贸易也将与欧盟单一市场的某些规则保持更紧密的一致。

如果英欧双方均同意保持边界永久性开放的安排,这一担保协议也就结束了,并且英国不能单方面退出。

欧盟在今年3月的谈判中增强这一承诺的法律效力,从而使这一临时性的后备计划得到了巩固。这些补遗允许英国在感觉欧盟没有诚意谈判的情况下可以寻求仲裁。

总之,梅在与欧盟的谈判中达成了一项全面的脱欧协议。除了争取英国议会的批准,她别无他法。

但这一点从未实现。因为包括从铁杆脱欧派到坚定留欧派在内的几乎所有人都非常讨厌这一脱欧协议。

那么,为什么每个人都讨厌梅达成的这一协议呢?

爱尔兰的支持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至少对强硬的脱欧派来说是这样。

脱欧派人士(其中多数是梅所在的保守党)认为,这种支持是一种背叛:背叛了英国退出欧盟、打破其规则和规定的承诺,因为这种支持可能会让英国无限期地陷入关税同盟,摆脱不了。

北爱尔兰的保守党民主统一党(DUP)作为英国议会的另一重要派别也对“爱尔兰担保协议”深恶痛绝。他们之前在这场争端中有很大的发言权,因为他们在议会中持有的10张选票确保了梅领导的保守党政府继续执政。(2017年,梅呼吁提前选举,试图巩固她在英国退欧谈判中的多数地位;相反,保守党却失去了议会席位,需要民主统一党的支持才能获得执政权。由于现任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在其他方面的适当行为使其失去了在议会的多数席位,民主统一党的影响力已经大大削弱——但得到民主统一党的支持仍然很重要,我们稍后会讲到这一点。

民主统一党反对这一担保协议,因为它要求北爱尔兰更严格地遵守欧盟单一市场规则。公爵夫妇非常坚定地认为,与英国其他地区相比,北爱尔兰受到的不平等待遇(即使它可能带来经济利益)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威胁。

记住,这两个派别本应是梅的盟友。所以你可以想象她的政治敌人对她达成的这一协定是多么的不支持。

其主要反对势力来自于英国工党,因为这是英国保守党党首特雷莎·梅所达成的协议。工党在是否坚持英国退欧的问题上持有不同意见,所以它没有必要支持保守党政府谈判达成的协议,尤其是在工党看来忽视劳工和环境保护的协议。如果特雷莎·梅都不能得到自己政党的支持,那么工党就更没有理由站在她这边了?

工党的最终目标是重新掌权;政党领导人希望成为与欧盟谈判的一方。支持梅不会帮助他们实现这一目标。

还有其他一些较小(但仍有影响力)的政党,包括苏格兰民族党(SNP)和自由民主党,他们表示希望留在欧盟。

这种反对导致特里萨·梅(Theresa May)在议会遭遇三次极其尴尬的失利。今年1月,英国议会以230票否决了梅的协议,这是英国政府现代史上最糟糕的失利。今年3月,议会以149票否决了该协议。

3月29日(周五),也就是英国脱离欧盟的最初日期,可能只会提出退欧协议(不包括政治宣言)。尽管梅曾向保守党承诺,如果国会议员通过该协议,她将辞职,但议会仍以58票的优势否决了该协议。

梅坚称,确保英国任何形式的有序脱欧都需要议会以某种形式通过她的协议。在其协议第三次投票以失败告终,以及后来欧盟延长到10月31日之后,梅与工党进行了跨党派谈判,看他们是否能提出一个可达成双方妥协的脱欧计划。2019年5月,她提出了一项“新”计划,这是她争取议会和欧盟支持的最后努力。

但特蕾莎·梅(Theresa May)的新脱欧计划大体相同。她做出的几项让步主要是为了吸引留欧派,而不是她需要说服的强硬/核心退欧派的支持,以便其协议在议会获得通过。由于梅无缘发起协议的第四次投票,加上她所在政党的失利,梅别无选择,只能辞职。

今年6月,她正式卸任首相一职。之后,鲍里斯·约翰逊最终上台执政。

7)鲍里斯•约翰逊是谁?他会实现英国退欧吗?

作为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在政治上声名鹊起,并在2016年的公投中成为退欧阵营的公众代言人。

尽管约翰逊因其坚定的立场而广为人知——批评者会说,除了他自己——但在5月份的任期内,他一直是硬退欧的积极倡导者。以至于他在2018年辞去了外交部长一职,以抗/议梅对欧谈判的处理方式。

约翰逊立即成为取代梅成为保守党领袖的领跑者。他的竞选承诺非常简单:他将在10月31日的最后期限前完成英国退欧,“要么做,要么死”。他发誓要重新与欧盟进行谈判,并达成一项全新的、更好的脱欧协议,如果欧盟不让步,那么他将在10月底实现无协议脱欧。

约翰逊轻松地兑现了这一承诺。他于7月24日上任,比当时英国退欧的最后期限早了4个月。

但约翰逊面临着和梅一样的两难境地:议会内部意见分歧,对梅的脱欧协议深恶痛绝,而欧盟领导层继续表示,这是唯一可行的协议。

而在议会方面,约翰逊的尝试却事与愿违。他暂停——或“休会”——议会五周,试图让他的反对意见不妨碍他的英国退欧计划,或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试图离开欧盟。

这激怒了议会的反对派成员和那些反对无协议脱欧的人。在引发群体性的骚动后,约翰逊最终失去了多数选票,因为大部分保守派调转风向,转头支持就脱欧法案进行投票,而这恰恰是约翰逊想要极力避免的情况。约翰逊将需要再次将目标转向欧盟和并要求延期脱欧,如果他在10月19日前未能达成新协议的话。

但约翰逊不想延期,所以他两次试图解散议会并举行新的选举,这可能会产生一个对他的议程更有利的立法机构。但约翰逊需要得到三分之二的议员投票支持,并争取得到拒绝让步的反对派议员的支持。相反,他们希望迫使特朗普要求欧盟延长脱欧期限,以期阻止无协议脱欧的达成——并打压来自退欧强硬派的支持力量。

与此同时,英国最高法院裁定约翰逊暂停议会的行为非法,休会无效。(约翰逊再次暂停议会,但只暂停了6天,所以没有引起那么多争议。)

约翰逊与欧盟的关系一开始也很糟糕。首相想要放弃爱尔兰的支持,但欧盟坚持保留这一条款,除非约翰逊能找到一个可行的替代性方案,保护爱尔兰的和平,维护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的完整。

谈判似乎注定要失败。直到,突然之间,约翰逊和欧盟在最后一刻取得了突破,谈判成功了。但在此之前,我们先来听听欧盟方面的说法。

欧盟为何如此顽固?

英国在英国退欧谈判中得到了惨痛的教训——英国在欧盟内部有实力,但一旦决定退出,就失去了很多影响力。

在英国退欧的谈判中,欧盟不得不小心翼翼地保持平衡。它试图在一个统一的平台上运作,同时代表所有剩余27个成员国的利益,每个成员国都有自己的国内政治关切。

欧盟谈判代表必须坚持自己的原则——例如,拒绝在四项自由上让步——同时还要努力置身于英国政治之外。但这并不总是成功的。不过,尽管一些人长期以来认为,欧盟会在最后一刻屈服于英国的要求,但它还没有真正屈服。

欧盟领导人一遍又一遍地对英国说,欧盟与梅就英国退欧协议达成妥协后,坚持认为这是最终结果:接受协议,取消英国退欧,或者冒无协议退欧的风险。

这种立场在一定程度上是出于实用性考虑,因为如果英国试图提出新的要求,其他27个欧洲国家也有可能做出调整。

这种坚定的立场还有另一个目的:向其他持怀疑态度的欧盟国家发出信号,表明欧盟作为一个整体是在保护其成员国,维护其利益。具体来说,爱尔兰在开放爱尔兰边境的支持和保障方面有着巨大的利害关系。欧盟维护了爱尔兰的利益,并在这个问题上保持统一。这种团结,尤其是在英国面临政治分裂的情况下,巩固了其谈判地位。

欧盟也不想让英国退欧变得特别容易;它想要表明的是,退出欧盟有合理的风险和严重的后果。对欧盟的怀疑推动了英国的公投,但欧盟其他国家也有复活的民粹主义领导人或政党,他们也对欧盟深表怀疑。但欧盟在英国退欧问题上的立场,已经削弱了欧洲各国类似的脱欧计划,因为越来越明显的是,脱欧的成本大于收益。

不过,欧盟并不是难对付的。它为爱尔兰提供了额外的法律保障。它还表示,如果能够帮助英国脱欧协议获得英国多数人的支持,它将愿意调整管理未来关系的政治宣言。欧盟批准了多次延长英国退欧期限。欧盟领导人对约翰逊表示,如果他能提出一项计划,为后盾提供一个合法和可行的替代方案,他们愿意进行谈判。

欧盟还希望避免无协议退欧,这将给欧洲大陆带来令人难以置信的破坏性。尽管英国的政治失灵是造成目前英国脱欧僵局的主要原因,但欧盟不希望被视为造成混乱的罪魁祸首。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始终坚守在不牺牲欧盟机构的完整性或爱尔兰岛上的和平的前提下进行谈判的立场。

因此,欧盟立场坚定。约翰逊也是如此。经过几周的争论,他们想出了一个新的解决办法。

9)约翰逊和欧盟达成的新脱欧协议包含哪些内容?

新脱欧协议与旧脱欧协议基本相同,只是没有得到爱尔兰的支持。

欧盟和英国提出了一个替代性方案,只要求北爱尔兰特别在商品贸易方面严格遵守欧盟规则。这避免了对爱尔兰岛实施任何边检,尽管从英国其他地方进出爱尔兰岛的货物仍将受到检查。这有效地将海关边界重新设置在爱尔兰海。

但是整个英国,包括北爱尔兰,都将离开欧盟关税联盟。这种安排有点复杂。例如,如果从英国其它地区出口的任何商品都有可能进入爱尔兰(也称欧盟领土)的话,英国将不得不申请并征收欧盟关税。因此,目前还不清楚该计划的部分内容将如何实施。这不是一件小事,而且以后可能会成为一个大问题。

该协议的另一个附加条款是,北爱尔兰政府有了发言权。北爱尔兰议会将能够在这些安排生效四年后投票决定是否继续执行。(也就是2021年或2023年,这取决于过渡持续的时间。)只要有简单多数票就能持有决定权,并不需要占大多数的联合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这避免了一个团体获得否决权。

北爱尔兰自2017年以来一直处于无政府状态,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那么这些安排将一直持续到出现一个合适的政府才能对其进行投票(来决定是否继续执行)。如果斯托蒙特(即NI的政府所在地)决定在某个时刻退出这一协议,那么在它正式中止前会有两年的宽限期,理想情况下是在这期间制定出另一个替代性方案。

这一安排听起来有点像欧盟最初提出的只向北爱尔兰提供支持的计划,英国前首相梅此前曾表示,这是不可接受的,因为这一提议是在区别对待北爱尔兰与英国其他地区,并将对欧盟造成破坏。约翰逊本人曾在2018年表示,这样的安排是不可接受的。

约翰逊的计划在北爱尔兰的强硬工会主义者——尤其是民主统一党——看来仍然站不住脚,他们认为这一协议在北爱尔兰和英国其他地区之间制造了隔阂。民主统一党(DUP)的抵/制使约翰逊推动该协议在议会获得支持的策略复杂化了,因为他失去了该党的10张关键选票。

不过,欧盟和英国都做出了让步。欧盟坚持自己的立场,认为爱尔兰边境需要采取安全措施,约翰逊让英国脱离了欧盟的监管体制。这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个不完美的协议,它在实践中如何运作仍有待解决。

这可不是小事。爱尔兰的支持计划是一种退路,这意味着它只有在英国和欧盟无法达成替代性方案的情况下才会生效。这更像是爱尔兰的“frontstop”,意思是这可能是未来的计划。

10)约翰逊的脱欧协议进展如何?

约翰逊带着他的新政从布鲁塞尔胜利归来。他计划在10月19日进行投票。这次公投被称之“超级星期六”,因为这是几十年来议会首次在周末举行会议。

两种投票意见看起来势均力敌。但随后,英国议会再次挫败了首相的“图谋”,这从根本上迫使他别无他法而只能寻求推迟脱欧。

该修正案的认定机制操作起来有点棘手,但需要知道的是:英国议会认证退欧协议的投票结果只是英欧“离婚”进程的某一阶段。脱欧协议实际上是一项与欧盟谈判达成的协议,因此英国必须将其落实到国内法中,这就需要立法机关(英国议会)就这个议案进行表决。

议会基本上决定,在所有的脱欧立法通过之前,议会不应该就脱欧协议进行投票。为了安全起见,鉴于这是一项相当重要的立法,英国最好留出一些额外时间来进行审查,以防不能在10月31日的最后期限前完成。

这意味着,实际上,约翰逊不得不违背自己的意愿,回到欧盟申请延期。他给布鲁塞尔发了两封信,试图绕开这个问题:一封未署名,要求延期;另一封署名,说他真的不想推迟英国退欧。

欧盟基本上忽视了第二个问题,称它将权衡是否推迟脱欧。

尽管如此,约翰逊并没有放弃。议会想要就英国脱欧问题实行立法程序,所以他照做了。他在10月21日星期一公布了一份长达100多页的法案。约翰逊希望给议会三天时间来审阅、批准和投票,这样他仍然可以在万圣节前让英国脱离欧盟。

你大概能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英国议会确实投票支持推进英国退欧立法,使得退欧进程向下一阶段推进到,但这场争论要比5月份的那场深入得多。但是议会直截了当地拒绝了约翰逊的三天期限。这使得约翰逊在10月31日做出的“不成功便成仁”的承诺几乎完全破灭了。

10月28日,也就是10月31日最后期限的前几天,欧盟同意将英国退欧推迟到2020年1月30日。但是,从技术上讲,这是一种“弹性”策略,意味着欧盟将允许英国在12月1日或1月1日提前离开,如果它能更早完成脱欧协议的话。

从法定义务来看,约翰逊不得不接受这一决策,所以他只好接受了。欧盟正式确定英国脱欧日期,每个人都在日历上标注了2020年1月31日这一天。

11)为什么英国不能就退欧问题再举行一次全民公投?

第二次公投,也被称为“确认性公众投票”,将把英国退欧问题重新推给民众。支持举行第二次公投的人士表示,在2016年的公投期间,英国退欧所造成的影响和真实情形是不透明的。脱欧运动人士承诺达成大规模贸易协议,并为国内项目提供更多资金,但这与现实不符。

“我们认为这真的能引起人们的共鸣:现在的情况与承诺的完全不同,”主要的公投倡导组织英国人民投票组织(people’s Vote UK)的发言人巴尼·斯科尔斯(Barney Scholes)去年12月告诉我。“我认为大家都同意这一点,无论是留欧派还是退欧派。”

支持者认为,约翰逊的协议考虑到了英国退欧的现实情况。既然英国公众知道这一点,他们难道不应该就是否希望英国退欧成为现实再次投票吗?

梅和约翰逊都反对第二次公投,称人们在2016年大声疾呼,投票决定离开。他们声称,逆转这一进程将是“不民主的”。(在被迫辞职之前,梅的确在向工党做出让步时软化了立场。)全民公决的支持者反驳说,更多的民主不是不民主的,改变一个人的想法的能力才是民主运作的关键。此外,英国退欧的分歧已经变得如此之大,以至于让退欧进程合法化的唯一方法就是进行公众投票。

但这里有很多问题。一个是时机:据估计,举行公投至少需要22周时间,这意味着英国将不得不再次要求欧盟给予更多时间。

另一个问题是公投应该问些什么。2016年应该重新来过吗?英国脱欧还是留欧?是否应该有多种选择,包括提出“无协议退欧”?还是会冒着分裂选票的风险,给出一个没人真正想要的结果?

对第一次公投的一个重大批评是,人们并不真正理解他们所投票的内容,公众没有完全理解欧盟和英国关系的复杂性。同样的理由也适用于第二次公投:我的意思是,有多少英国人真正读过脱欧协议?

第二次公投也不一定会产生不同的结果。民调显示,如果现在举行公投,留欧派将以微弱优势获胜。这并不一定是因为人们改变了他们的想法。相反,这是因为它将吸引新的选民,尤其是2016年没有资格投票的年轻人(他们通常倾向于支持欧盟)和2016年没有投票的留欧派。但别忘了,民调显示,留欧派也将赢得2016年大选。现在我们到了。

然而,第二次公投可能是打破僵局的唯一途径。今年4月,议会以292票对280票的结果,以12票之差否决了公投。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过去曾表示,该党将支持举行第二次公投,以避免“保守党的破坏性脱欧”。但他所在的政党在是否举行公投反对英国脱欧协议的问题上存在分歧,科尔宾本人也不是热情的留欧派。

在9月份的一次政党会议上,工党表示在大选之前不会做出决定。支持留欧的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s)最初支持举行第二次公投,最近在该党会议上表示,现在他们的立场是彻底废除第50条,取消英国退欧。

第二次公投因其他原因而褪色——具体来说,是通过另一种方式将英国退欧问题重新抛给民众:大选。

12)英国会举行大选吗?

是的。现在预定在12月12日。

这将是英国最重要的选举之一,或许也是英国人决定他们想要什么样的脱欧的最后机会——如果他们真的想要脱欧的话。

我们已经注意到,约翰逊曾表示,他将在10月31日之前让英国退出欧盟,要么做要么死,要么达成协议,要么不达成协议。这对巨怪来说不是个好兆头,因为他基本上会违背他10月31日的承诺。

这正是反对党想要的:削弱约翰逊支持英国退欧的选民基础,这些选民可能会转而反对他,并选择支持英国退欧的力度更大的英国退欧党,从而分裂选票,给反对党一个提振。

但这对约翰逊来说也不完全是坏消息。他的论点将非常简单:给我一个支持我让英国脱离欧盟的议会,我就能做到。当然,延长任期只是个小问题,但它可能会支持他一直试图证明的观点:不是我的问题,而是议会的问题。

而主要的反对党工党也有自己的问题。杰里米·科尔宾——最有可能挑战约翰逊首相职位的人——现在不受欢迎。喜欢,真的不受欢迎。在最近的一次民意调查中,更多的英国人表示,他们会支持无协议脱欧,而不是让科尔宾担任首相。

原因很复杂。柯柏恩是一个社会主义者。即使是在保守党内部,也有选民对英国退欧的热情不及约翰逊及其同僚,但他们确实对科尔宾政府感到恐惧。

科尔宾还与他所在政党中许多较为温和的选民意见相左。他一直对欧盟持怀疑态度,尽管肯定有工党的“脱欧”支持者,但他所在政党的核心成员反对英国脱欧。

由于这些紧张关系,工党在英国退欧问题上处理得不是特别好。科尔宾的策略是蒙混过关,攻击他所能攻击的保守党人,阻止任何不达成协议的脱欧计划,进行选举,这样他就能掌权,成为脱欧谈判的一方

科尔宾的中立立场为亲留欧的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s)创造了一个机会。他们是坚定的反脱欧派,他们的新领袖乔·斯温森(Jo Swinson)在上个月的党内会议上宣布,如果他们掌权(他们不会,但仍然会),他们将彻底取消脱欧。

工党和自由民主党将不得不决定他们是否要争取相同的选票,或者在任何选举中做出艰难的妥协来共同努力。这也不能解决科尔宾自己的问题。

这意味着,尽管英国脱欧风波仍在继续,但即便是最新的民调结果也显示,约翰逊和保守党仍处于赢得多数席位的有利地位。

问问特蕾莎·梅(Theresa May),她可能会告诉你民调结果可能会改变。实际上,在公投期间,问问所有那些认为欧盟会投票支持留在欧盟的留欧选民就知道了。英国脱欧让英国政治变得不可预测,因为它没有明确地跨越党派界限。它还催生了支持欧盟的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s)和支持英国脱欧的脱欧党(Brexit Party)等小党派,这可能会让保守党和工党在任何选举中都头疼。

再次,选举很可能是最接近于第二次公投的事情,让人们有机会选出那些将致力于追求选民喜欢的结果的议员,无论是完全不退欧还是不达成协议的退出。因为即使英国刚刚获得延期,1月份的无协议脱欧仍有可能发生。

12)为什么不达成协议的英国退欧会如此糟糕?

在无协议退欧的情况下,英国将在一夜之间不再是欧盟成员国。英国作为欧盟(EU)成员国所共享的所有贸易和监管安排都将消失。

专家警告说,这将造成混乱,可能给英国经济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导致潜在的食品和药品短缺,严重的交通中断,大量的入境口岸堵塞,以及英镑贬值。事实上,不仅仅是专家——这是约翰逊政府自己的评估。

突然之间,英国和欧盟将遵循不同的监管计划。例如,通常可以顺利通过英国边境的货物和人员现在可能要接受海关检查。拖延和积压可能意味着食物腐烂,药品过期。

不同的监管也存在问题。例如,欧盟要求一定尺寸的木质托盘用于进出口货物。如果你是关税同盟中的欧盟成员国,欧盟将放弃这一要求,这实质上是一种非关税贸易壁垒。现在英国退出了,它现在必须使用欧盟批准的托盘。

其他问题可能也很多。欧洲健康保险卡为在本国以外旅行的欧盟公民提供保险;如果不达成协议的英国退欧,这些报道就会消失。前往欧盟国家旅行的英国人可能会突然发现手机漫游费飙升。

仅仅是“无协议”脱欧的威胁就对英国经济造成了损害,因为这种不确定性已迫使企业囤积货物和库存,或将部分业务迁至欧盟国家。在约翰逊的领导下,无交易的准备工作已经加强,至少在1月的最后一次续约之前是这样。但这种不确定性(如果你是在去年3月囤积库存,那么一年后,也就是2020年1月)已经损害了英国和欧盟的经济。

反对“不达成协议”的末日论者或支持者的批评者对这些风险不以为然,嘲笑地称其为“恐惧计划”,这是那些完全反对英国退欧的人的恐吓策略。他们可能有一个观点:不交易可能不像听起来那么糟糕。或者情况可能更糟。这一切都是不可预测的,因为没有先例。

英国已经为脱欧计划拨款约63亿英镑(约76亿美元)。英国和欧盟都有应急计划,有可能缓解一些最糟糕的结果。但短期的解决方案并不是完全可持续的。

不管怎样,世界上有很多末日来临的故事,听起来毫无意义。英国可能买不到香蕉,英国政府购买了5000个冰箱来存放药品,英国国民保健服务(National Health Service)也在囤积尸袋。部队在待命。

出于所有这些原因,这是英国和欧盟都希望避免的结果。(尽管欧盟对不协议的影响准备得更充分,也更不受影响,但它仍然会对欧盟国家造成破坏性影响。)

不达成协议的英国退欧还会引发潜在的政治危机,尤其是在英国。如果在1月31日出现无协议退出(这仍然是默认情况),新政府有能力处理吗?

“显然,不达成协议将在短期内造成经济损失,”智库开放欧洲(Open Europe)的政策与研究主管斯蒂芬·布斯(Stephen Booth)今年早些时候说。“但更大的担忧实际上是,短期内我们将缺乏政治弹性。”

这就是为什么欧盟一直同意延长英国的签证期限,而且如果这个问题仍然没有解决,欧盟很可能在明年1月再次批准延长签证期限,尽管它试图说不会。欧盟希望避免无协议的局面,尽管他们也厌倦了英国的犹豫不决。或许选举将最终为英国提供一条前进的道路,要么让英国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最终敲定退欧协议。或许不会,在这种情况下,不达成协议的英国退欧的可能性不会消失。

他们解释,看看目前的状况

一些人表示,随着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向英国最高法院在9月份提交英国退欧战略,英国退出欧盟的困难性充分显现出来。

想要快速跟上永不停息的新闻循环播报吗?主持人Sean Rameswaram会在每天结束的时候为你讲述最重要的情况。

订阅苹果播客,Spotify, Overcast以及其他任何节目收听播客。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