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巨头如何获取巨额利润?这对我们其他人意味着什么
1675字
2019-11-11 19:04
70阅读
火星译客

电信、媒体和科技(TMT)领域的公司创造价值的能力是非凡的。这类公司产生的经济利润(净营业利润减去资本成本)比全球经济的任何其他部门都要多,甚至高于航空航天和国防市场、汽车零部件和食品领域的盈利总和。

TMT行业的创收成绩是在一系列特有因素共同作用下实现的,其中不断进步的数字技术尤为重要,不仅能打开新的市场空间,刺激增长,并且为那些旨在创造更高的经济收益的公司在占领行业领先地位方面提供了机会(表1)。

然而,当我们仔细审视TMT的经济利润,就会发现TMT的一个最重要的特征,即经济利润明显集中在头部公司,处于中间地位的公司通过创造经济收益在行业中迅速崛起,一流公司的营业额相当可观。

表一

我们努力为残疾人士提供访问我们网站的平等机会。如果你想要了解有关信息,我们很高兴在这方面与你进行合作。请发邮件至:McKinsey_Website_Accessibility@mckinsey.com

随着越来越多的行业采用数字化的商业模式,例如,亚马逊的零售业务、优步的交通服务、Airbnb的住宿体验都受到这方面的影响,那么这种模式会出现在其他行业吗?尽管目前对这种趋势下定论还为时过早,但TMT行业创造价值和数字技术构建价值池的方式与世界经济的领导者之间的关系日益密切。

惊人的价值创造

根据我们对全球2400多家上市公司的研究发现,TMT公司产生的经济利润从2000年到2014年增长了约100倍,即2000亿美元。在我们的样例企业中,2010至2014年间实现盈利的公司约占70%,而在2000年至2004年间,这个比例只有45%,同比上升(表2)。

表二

我们努力为残疾人士提供访问我们网站的平等机会。如果你想要了解有关信息,我们很高兴在这方面与你进行合作。请发邮件至:McKinsey_Website_Accessibility@mckinsey.com

此外,在调研的59个行业中,TMT的五个细分行业:软件、消费类电子产品、媒体、电信和有线运营商,以及技术基础设施和服务提供商在经济利润上一骑绝尘(见表3)。

表3

我们努力为残疾人士提供访问我们网站的平等机会。如果你想要了解有关信息,我们很高兴在这方面与你进行合作。请发邮件至:McKinsey_Website_Accessibility@mckinsey.com

利润增长最快的是软件公司和采用软件商业模式的公司,如亚马逊、腾讯和其他“平台”企业。其中创造价值的软件公司在2000至2004年间的经济利润达337亿美元,相较于2010至2014年间的58亿美元,增长了近6倍。

胜者通吃

TMT整个行业的经济利润是高度集中的,这反映出相比于其他部门其规模优势更为明显。从智能手机到社交媒体,TMT的一系列产品和服务都体现了这一点。从2010年到2014年,TMT头部20%的公司攫取了整个行当85%的经济利润,而头部5%的公司——苹果、微软和Alphabet(谷歌的母公司)这样的科技巨头——大快朵颐 60%的蛋糕(表四)。

表四

我们努力为残疾人士提供访问我们网站的平等机会。如果你想要了解有关信息,我们很高兴在这方面与你进行合作。请发邮件至:McKinsey_Website_Accessibility@mckinsey.com

在TMT领域,越来越多的顶级玩家加入了那些受益于网络化效应而成功创建并扩展其平台的公司。包括技术性平台(例如,苹果的iOS)、市场(例如,苹果的app store)或其他类型的平台在内的这些成功平台无一例外都在持续利用“网络化效应”达到价值创造的目的(network effects,也称为“网络外部性”),也就是说当更多的人使用产品、服务或底层技术时,它们的价值就会增加。例如,你用Facebook的次数越多,你的朋友就会用得越多。此外,涉及到互补产品或服务创造的间接网络化效应也是这些平台的成功经验,例如,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所衍生的应用市场,或由社交网络支持的社交游戏。

 

网络化效应通过设置进入壁垒将用户与最大的玩家捆绑在一起,从而使其集中于某种产品,即例如,如果实现网络效应意味着你必须放弃所有的应用程序,那么你就很难在不同的智能手机之间相互切换。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单靠规模效应和网络效应的优势并未一劳永逸之策,如果大公司不能跟上技术变革和创新的步伐,它们可能会失去领先优势。

崛起的中层公司

虽然TMT行业的头部公司攫取了大部分经济利润,但一批中层公司在这种培育环境下也同样分得一杯羹。越来越多的中层企业(经济利润在20到80个百分点之间)正在引领这个行业的利润增长。从2000-04年到2010-14年,中等企业的经济利润增长了10倍,是科技巨头增长率的三倍多(表五)。

表五

我们努力为残疾人士提供访问我们网站的平等机会。如果你想要了解有关信息,我们很高兴在这方面与你进行合作。请发邮件至:McKinsey_Website_Accessibility@mckinsey.com

新兴的中层企业包括软件和云服务公司,以及许多采用软件业务模式的公司。中层玩家包括Box、百度、Netflix和微信。我们认为,这些公司和其他中等规模公司的经济增长受到许多因素的驱使。一些公司利用现有平台,为在短时间内迅速扩大规模设计了特有的商业模式。其他零售行业的公司正试图追逐并扰乱TMT行业之外的利润池。这些企业正在利用程序化的并购进入相邻的行业。

成功可能转瞬即逝:丰厚的利润伴随着变化性和不稳定性

当一项新技术出现或新技术启用新的商业模式时,使用您的智能手机在优步平台上打一辆车就会产生新的利润池。然而,老牌的大公司也将受到新技术带来的冲击。尽管TMT行业头部20%的企业的经济收益所占份额一直很高,但它们可能很快就被其他竞争对手挤下高位。

从整体来看,根据我们的调研数据,全行业2000年经济利润最高的前20%的公司中,有近60%在15年后仍然排前20%。然而,在TMT行业,2000年排名前20%的企业中,只有45%的企业到2015年仍位居前20%。但是另一方面,有25%以上的公司在同一时期内从最底层跻入前20%之列(表六)。

表六

我们努力为残疾人士提供访问我们网站的平等机会。如果你想要了解有关信息,我们很高兴在这方面与你进行合作。请发邮件至:McKinsey_Website_Accessibility@mckinsey.com

造成这种变动的部分原因是TMT行业关于利润池迅速变化的动态。例如,在电信领域,移动通话毅然成为继固定电话之后实现价值创造的方式。在媒体领域,蓬勃发展的移动和网络广告取代了平面和电视广告。在消费类电子产品领域,几乎所有的经济利润都转移到了两家智能手机公司——苹果和三星手中——尽管智能手机市场现在可能开始出现衰落的迹象。

软件、软件和互联网服务领域见证了当前最显著的价值转移。Adobe、赛门铁克(Symantec)和SAP等传统软件公司赚取高额利润,但市值增长缓慢。相比之下,Box、Salesforce、Slack和Splunk等软件即服务公司的市值增长则维持在平稳状态,而阿里巴巴和亚马逊(Amazon)等提供数字服务的TMT行业之外的公司,在2012年至2015年间的市值增长翻番。此外,随着软件应用程序越来越注重开发特有功能以满足客户要求并利用其创造经济利润,我们发现价值创造的已从基础设施层转移到应用程序提供商。

对科技、媒体和电信公司的影响

在人工智能、自动化和物联网等数字技术快速创新的背景下,我们仍然相信,总体而言,TMT行业的收益情况将继续优于其他行业。全球经济的数字化才刚刚起步。

然而,通过我们的研究,所突显的另一事实是TMT行业的领头羊们需要仔细监控利润池的转移过程。如果他们想继续保持创收高额经济利润的领先地位,那就必须愿意果断采取行动。

我们认为TMT公司尤其需要在以下四个领域构建能力:

  • 在一个或多个软件或服务平台上树立强势地位,并围绕平台产品构建生态系统,以确保在增长最快的利润池中占有一席之地。
  • 不断发展业务模式,以避免被资金雄厚的初创企业或现有的TMT领导者向新市场扩张所破坏。
  • 沿用在未开发或封闭区域(市场或空白区域)取得成功的平台的运营模式,并将成熟的商业模式引入发展空间更大的市场。
  • 通过程序化的并购,培养对快速发展的新型利润池发起迅速侵袭或蚕食其他行业的利润池的能力。企业将需要不断加强和扩大自己的能力,并利用有限的渠道来有机地开发此类人才,特别是在人才竞争激烈的云服务和分析领域。

众所周知,TMT行业以某种奇异力量所造成的创造性破坏浪潮即将袭来。我们的分析揭示了这种无情的变动因素塑造该行业的方式,企业利用自身能量实践创收的途径以及公司领导者们为面对市场风暴需要如何防微杜渐以避免脱离正常轨道。随着数字技术和商业模式对于全球经济领域的建构的影响越来越大,这些经验教训在TMT行业模糊边界之外的领域越来越重要。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