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外出就餐的辩论:是全部分享还是一人独享?
1662字
2019-10-29 20:20
67阅读
火星译客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外出就餐是生活中最大的乐趣之一。不需要去杂货店购买食物、亲自下厨或打扫饭后卫生。在餐馆就餐可以让你坐下来,让别人来做这些琐碎的工作。

你所要做的就是点餐和用餐。

但如今的点餐方式不像以前那么简单了。随着共享餐在世界各地的餐馆风靡一时,你可能不会像“哈利碰上莎莉时”会说“给我来一杯她点的那种饮料”。或许你是这样的。(When Harry Met Sally,《当哈利碰上莎莉》爱情喜剧片;)

两名CNN旅游频道的编辑在分享食物和不分享食物的问题上针锋相对。

分享的案例

斯泰西·拉斯托是一位经验丰富的餐馆食客,她对菜单了如指掌。尽管最近人们反对在用餐前事先在网上细读菜单,但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因为事先的了解可以让她在服务的第一步(即送水服务)就迅速点单,这带给她一种莫名的自豪感。无论是两个人还是八个人,点餐共享不仅是外出就餐的最佳方式,也是控制夜晚节奏的最佳方式。当然汉堡是个例外。因为当拉斯托想吃汉堡的时候,分享是不可能的。

http%3A%2F%2Fcdn.cnn.com%2Fcnnnext%2Fdam%2Fassets%2F191027202242-01b-dining-out-options.jpg

斯泰西·拉斯托称自己是一个“真正的优秀点餐者”,并承诺如果你和她一样分享着用餐,你绝对不会感到失望。

斯泰西·拉斯托

想象这样一幅场景:你和你的同伴坐下来吃饭,服务员过来了,他首先试图向你推销水——“苏打水、蒸馏水还是自来水?”(单单说“tap”这个词几乎听不见;最聪明的就餐者(我)马上就知道该怎么做了:“自来水很好,谢谢。”

当然,这也取决于你在哪里用餐。在不同的地方用餐,你的选择可能会有所不同。在纽约,答案几乎总是自来水。

在倒上水和点餐后,你的餐桌上可能会响起“菜单是如何工作的”这一流行歌曲。当我假装注意到这一点时,我正在秘密地盘算上菜时间。

食物种类特别多。

现在仍有少数几家餐厅提供明确餐食顺序——开胃菜、主菜、甜点——但更多餐馆是想让你“体验”菜单,品尝各种类别的菜肴。

这些类别可能包括但不限于“热的、冷的、小份的、生的、面包、面条、主食、大份的、餐桌上的”。

我可以继续说下去,但我饶不了你。如果你一年出去吃几次,你可能熟悉餐馆坚持把菜单上的各类菜肴分门别类并写上具体分量的做法。顺便说一下,如果看到的菜单不是像通常那样清楚说明的,这就暗示:我们鼓励分享用餐。

http%3A%2F%2Fcdn.cnn.com%2Fcnnnext%2Fdam%2Fassets%2F190912111905-26-trendy-london-restaurants.jpg

>伦敦的Pachamama East餐厅有一个专门为分享而设计的菜单。

Pachamama East餐厅

同时我也鼓励你选择高效的订餐方式。作为一名餐馆前雇员,作为一名就餐者,没有什么比无所事事地坐着,而我的一名同事却在费尽心思地点餐更让我痛苦了。

经验丰富的服务员会准确地了解情况,并试图在他服务期间完成其所面临的其他上千件事情中的一件,但在此之前,最糟糕的点餐者还会喋喋不休地说:“哪儿也别去!我一会儿就来。”

超棒的点餐者

我有我的缺点,但我也了解我的优点,这就是为什么我可以自信地说:我是一个很好的点餐者。当一个或一群在点单时犹豫不决时,我愿意提供我的帮助,建议我们直接分享下食物就好了。即使菜单不是为分享而设计的,但我很喜欢这种方法。我也知道不能在牛排店点鲑鱼。

http%3A%2F%2Fcdn.cnn.com%2Fcnnnext%2Fdam%2Fassets%2F180827153546-cote-nyc-korean-steakhouse-13.jpg

在纽约的一家韩国牛排餐厅Cote,菜单上的食物最好是大家一起分享。

Gary He

我会这样说,“我很乐意为我们这桌人点餐。”当然我会根据我同桌的喜好来点餐。“随时告诉我你们的必点菜单。”我一定要吃鳕鱼片,即使我有预感它会是菜单上的不怎么受欢迎的菜品之一,就像鱼排一样(除非你在Le Bernardin餐厅用餐,这家餐厅最近获得了餐饮界最梦寐以求的米其林三星评级——但那是另外一回事)。

以这种方式点餐不仅符合合理的点餐节奏,也是确保每个人都满意和满足的最好方法。

服务员针对菜单上的菜品口感大谈特谈会让人感觉很累,我明白这种感觉,但其目的是正确的。真正最好的用餐方式是尽可能多地尝试(才知道要避免吃什么)。

单人可能无法进行合理地点餐或吃多个开胃菜和一个以上的主菜和甜点。

但即使是两个选择共享的用餐者,也能保证获得更多样化、更愉悦的用餐体验。

一般你会对你的用餐同伴说:“你想尝一口吗?”这种事情无可避免,但当你选择分享时,自然就可以避免这种尴尬。即使一口龙虾面都不吃是你最不想做的事情。

分享完全避免了这个问题。

我想,它还能促进一种围坐在餐桌旁的集体感。但你永远不可能直接从你朋友的盘子里戳起一块和牛肉排。而且这也让你在付账的时候轻松不少。

不分享的理由

上世纪80年代,布雷克·弗莱彻(Brekke Fletcher)小时候在洛杉矶餐馆的经历造就了她的性格。她是一个专业的编辑兼品菜师,经常点菜单上最好的东西。弗莱彻的九岁生日派对在加州伍德兰山(Woodland Hills)我哥哥的烧烤会上举行,这次经历至今仍让她心有余悸。她为自己点了一整排排骨,却眼睁睁地看着朋友和家人一个接一个地吃,她身上还戴着一件崭新的塑料围嘴,却只能吃着一份平淡无奇的土豆沙拉。多年来她都一直为此事感到沮丧和失望,于是弗莱彻决定不再分享她的食物。她从未改变这种想法。

http%3A%2F%2Fcdn.cnn.com%2Fcnnnext%2Fdam%2Fassets%2F191024165842-02-dining-out-options.jpg

布雷克·弗莱彻不爱与她的用餐同伴分享食物。这样她就可以吃到她点的排骨了。

布雷克·弗莱彻

我不分享!我不分享!

别怪我。都怪南瓜开花了。三个人按顺序排好,负责晚餐事务的委员长决定那天晚上我们要分享所有的东西。他还点了其他几盘食物,没有一个像南瓜花那样让我垂涎三尺。

餐点一个接一个地送到了桌子上。我尝了尝白豆沙拉,几根甜菜和法罗,等待着那最精致的、裹满奶酪的、轻炒的南瓜花。当服务员把盘子推到桌子中央时,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然后发生了一件事。

四个成人,带着借来的刀叉,开始把这些美丽的南瓜花切分成碎片。意大利乳清干酪飞了起来,一片片炸南瓜从盘子里飞了出来,当我试图从这场“大屠杀”中抢救出一口像样的东西时,我大声说:“你知道吗?我讨厌分享。”

我叫来侍应生,把另一盘壁球花摆好,这一次,我要单独带着应有的尊敬和敬意来享用这盘菜。

我就是这样的人

http%3A%2F%2Fcdn.cnn.com%2Fcnnnext%2Fdam%2Fassets%2F190904140402-17-trendy-paris-restaurants-photos.jpg

弗莱彻不愿与同桌的人分享这道菜。

图片由托马斯·杜瓦提供

随着“家庭式”订餐的流行,我发现自己陷入了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有人会不愿与人分享或拒绝去专门为一桌人供餐的餐馆就餐,我不想成为那样的人。

然而,如果我出去吃饭,要把我的钱花在食物上吗?要把卡路里牺牲在食物上吗?,a)我可能想要,也可能不想要,b)不会被一个顶尖的外科医生和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分成四份?

不,我不想要1/6的肉丸子,因为那对我来说只是尝了尝。

两块Hamachi葱卷,所以那边的莎莉·麦吉弗莫尔可以试试不合格的费城卷吗?用日语怎么说“不”?(注:我在谷歌上搜索了“如何用日语说不”,结果没有答案。)

我喜欢的食物。所有的食物。是的,我也想尝尝所有的东西。你经常能听到我在吃饭前说下面这句狄更斯式的挖苦话:“我很遗憾,我只有一个胃来吃饭。”

为我自己点餐

但对于某些菜肴和某些用餐同伴,我坚持要为我自己点餐。

这是否意味着我一口食物都不分享给别人?不。这是不是说我不吃你的?不。这会让我变成一个可怕的人吗?还没有定论。

所以在那里我会说我不喜欢分享。

除非你和我是食物相关的——因为我们吃的和爱的都是同样的东西,我们有同样的衡量标准,怀着同等的热情。

我知道这不会成为一个受欢迎的集体用餐约会,但我很明白什么让我开心,我想点什么,我不想点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很抱歉(不是抱歉)我会根据自己的意愿而不是群体的意愿行事。我不会再失去一个南瓜花。

现在,谁想要甜点?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