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帮助学龄前儿童获得成功
3626字
2019-10-27 21:13
62阅读
火星译客
  • 许多幼儿园教孩子们记忆字母和数字,但新的研究表明,学前教育应该把重点放在其他事情上。
  • 语言技能是通过对话和引导游戏所习得的,为以后的教育成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 专注和控制冲动的能力也会产生积极而持久的影响,这种能力可以通过需要做出选择的游戏来培养。

道恩·布拉德利(Dawn Bradley)是一名幼儿教师,他与三至五岁的孩子们相处的时间很长,因此很清楚孩子们经常得不到应有的荣誉。她说,孩子们“仅仅被告知要服从命令,或者只回答是非问题。”田纳西州的孟菲斯之学校实行五年制的学前教育,布拉德利在这里看到的却是这样一番景象:孩子们坚持不懈地尝试着解决数学问题,直到他们答对为止;当他们不小心碰到朋友时,学会礼貌待人;并会对昆虫的身体构成或附近密西西比河的特征机敏发问。

在美国,许多学前班的课堂只要求孩子们学会辨认形状和字母,或者在听故事的时候安静地坐在地毯上。但是,越来越多的研究推翻了早期教育的设想。研究结果支持推行布拉德利在其工作中所看到的教育方式,即当孩子们学习某些技能时,比如集中注意力的能力——当老师使用游戏和对话来促使孩子们思考自己的行为时,这种技能就会显现出来,这样孩子们在以后几年的社交和学业上会表现得更好。去年发表的一项研究从学前班开始对孩子们进行了10年的跟踪调查,研究发现与没有接受过这种教育的孩子相比,接受过这种能力培养的孩子可能会取得更好的成绩。

政客们通常会承诺给学前教育提供更多的资金,但现在出现了一个对这种方法特别感兴趣的新参与者。大约一年前,世界首富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承诺捐赠至少10亿美元,建立一个面向低收入家庭儿童的学前教育网络,有这种想法是受到他在孩童时期在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参加的蒙台梭利(Montessori)项目的启发。许多蒙台梭利课程重视开展这类趣味活动,同时鼓励孩子自我选择。他的倡议仍在制定过程中,尚未宣布资金将如何使用。但专家们表示,为了让孩子们学得更好,所有项目都需要把重点放在至少两项基本技能上:执行能力和口语。

执行功能包括一系列认知技能,比如能够在脑中记住一个想法并在短时间内回想起来(工作记忆),控制冲动和情绪的能力,以及在不同任务之间转移注意力的灵活性。口语技能不单单是表音读词,还需要运用这一技能体会包含复杂句式的对话的涵义。

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柯里教育与人类发展学院院长罗伯特·皮安塔说,“这些技能是日后成功的基础,”我们对他们了解得越透彻,就越能了解我们所看重的学术技能的基础。“这种长远效益对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意义重大。因为他们不仅是许多公共学前教育项目的目标受众,而且研究表明,他们在早期读写和数学技能方面更有可能比同龄人落后一年级。

今年早些时候,华盛顿特区一所公立特许学校“突破蒙特梭利”(Breakthrough Montessori)的一张木桌旁,站着一个三岁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着粉红外衣的小女孩。小女孩抱着一个新鲜的石榴,看着一个空玻璃碗,那是她的老师玛丽莎·豪瑟(Marissa Howser)准备的,旁边还有其他精心设计的活动,孩子们可以自己选择。每一项活动都是为了培养新的能力,比如在没有大人帮助的情况下完成任务,以及发展发展小肌肉运动协调能力。

围绕石榴展开的活动使孩子们有动力进行一上午的小吃制作。女孩迫不及待地开始挑战将果肉中有光泽的红色种子从果肉中分离出来。她神情专注地用小指头来回翻拨。“哦,是的,我有一个!”她突然叫了起来。她把种子扔进碗里,然后开始一颗一颗地挖出来,没有中断,也没有大人从旁指导,就这样持续了至少20分钟。

学会站在餐桌前吃水果似乎并不是走向学校和生活中成功的第一步。但几十年前,认知科学家和行为研究人员开始研究儿童如何以及何时发展“自我调节”的能力——即知道何时控制情绪,以及在任务出现困难的时候如何坚持完成任务。这个女孩坚持不懈地试图把这些滑滑的种子分开,这表明了她持之以恒的意志力。(“自我调节”一词有时与“执行功能”互换使用。)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发展心理学教授克兰西·布莱尔(Clancy Blair)是首批设计实验以了解幼儿执行功能如何运作的研究人员之一。“我开始研究是什么在影响执行功能的发展,”布莱尔说。“我们能培养或开发这种能力吗?””

在布莱尔和其他人还共同做了另外一些实验,他们要求孩子们玩游戏,并让他们记住规则同时压制其在其他事情上的冲动。例如,有一个游戏是敲击钉子在这个游戏中,研究人员每敲击一次,孩子们就要敲两次,反之亦然。2005年,布莱尔称,心理压力会严重影响工作表现。他测试了游戏参与者们唾液中压力荷尔蒙皮质醇的含量。含量水平从上升到下降就代表着压力也在下降,孩子们能更好地记住游戏规则。一项任务的成功不仅来自于重复,还来自于在执行过程中减少压力。

除了环境允许他们保持足够冷静来集中注意力,小孩子也需要另外的机会来练习这种注意力。俄勒冈州立大学(Oregon State University)儿童发展研究员梅根·麦克莱伦德(Megan McClelland)和她的同事肖娜·托米尼(Shauna Tominey)开发了一套六款游戏,名为“红灯、紫光”(Red Light, Purple Light),他们想看看玩这些游戏是否对此有帮助。其中一个游戏的规则与西蒙说的大致相似,就是直到你收到恰当信号你才做某事。还有游戏是让孩子们在音乐响起的时候跳舞,在音乐停止的时候静止不动。2015年,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的萨拉施密特(Sara Schmitt)和她的同事,包括麦克莱伦德在内,对276名来自联邦政府资助的低收入家庭学前教育计划(Head Start)的儿童进行了一项研究。他们还发现,在说西班牙语的英语学习者中,在执行功能这一项上得分高的和在数学这一门上得分高的之间存在着显著的联系。

实践独立和自主的机会可能是另一个关键因素。《应用发展心理学杂志》(Journal of Applied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2018年发表的一项研究试图将儿童执行功能的提高与大人允许其自主的程度联系起来。这样的结果激发了人们对蒙台梭利模式的兴趣。蒙台梭利模式让孩子们有机会选择能够展示他们能力的活动,无论是搭配相似的颜色,还是为团队准备零食。有几项研究将蒙台梭利模式下的低收入儿童与其他低收入儿童进行了比较,结果表明,蒙台梭利学生在执行功能测试中得分更高。研究人员推测,学校重视孩子们的自主选择权是其中一个原因。

另一种正在研究的方法是“心智工具”(Tools of the Mind),它结合了读写和数学活动,专门为孩子们留出时间,让他们谈论自己的学习计划,并利用服装和道具做假装游戏。丹佛大都会州立大学的荣誉教授梁·德博拉和发展心理学家埃琳娜·博德洛娃一起设计了这个项目,她说他们一方面想提升孩子们学习的积极性,另一方面又想让学校“更有趣,避免‘死读书’。”

幼儿园采取的教育方法是阅读《神奇树屋》系列丛书,书中讲述了杰克和安妮这两个穿越时空的孩子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游历世界各地的地标和自然景观。学生们可以假装他们是杰克和安妮在探索雨林。他们一边穿上戏服,背着背包,一边谈论着他们的冒险计划,并为自己分配角色。学前教育也会涉及工具方法但它在这种环境下不依赖于书本。相反,孩子们可能会被要求在熟悉的环境中扮演角色,比如在他们的社区中管理一家餐馆或通过邮局寄信,通过老师稍加指导,自己再想出具体的方法来完成这些任务。威斯康辛州吉列特小学(Gillett Elementary School)的学前教师莱斯利•佩卡雷克(Leslie Pekarek)表示:“工具教室的参与度高得惊人。”他在过去四年里一直使用这种方法。“当他们参与自我组织、自我规划时,他们从中获得的更多。这感觉就像这一切都是孩子们自己的想法。”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的发育认知神经学家阿黛尔·戴蒙德(Adele Diamond)是钻研工具方法影响的几位研究人员之一。在2007年的一篇题为《科学》(Science)的文章中,她和合著者对147名平均年龄在5岁左右的儿童进行比较分析,相同点是他们来自同一个城市社区,其老师的知识储备与教学水平也相同。但其中一组孩子的老师采用工具教学法,而另一组孩子接受的是更为传统的素质教育。一年后,在工具教室的孩子在执行功能相关的任务上比识字组的孩子完成得更出色。为了便于老师开展教学和制定个性化方案,该课程该计划已经重新设计。2014年,同样来自纽约大学的布莱尔和西贝利对改进后课程进行了研究,发现29所学校的孩子们在接受工具教学法后掌握了学习技能。

谈话要点

使用工具或类似方法的孩子不仅仅是在学习计划和扮演角色。他们还在本研究强调的第二套基本能力,发展语言技能。当孩子们在沮丧时停止或至少减少发脾气,并开始“使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想法)时。老师和家长们开始注意到这些技能。这种能力并不仅仅让大人的生活更轻松,还使孩子们能够与同龄人交谈,倾听他们的意见,从而帮助他们建立友谊,并使他们能够向老师和大人询问他们在书籍或视频中看到的新内容。随着孩子们进入幼儿园和一年级,这些语言技能将与他们阅读和理解文本的能力息息相关。

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扫盲研究员索尼娅·卡贝尔(Sonia Q. Cabell)说,及早培养这些技能至关重要,因为它们会导致后来出现更复杂(更难掌握)的语言和学习方法。她补充说,起步慢了,就很难迎头赶上,成绩差距会越来越大:“落后的人往往无法追上。”

对口头语言和读写能力的深入了解源于对帮助儿童学习阅读方法的早期研究。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研究表明,仅仅是给小孩子读图画书不如停下来进行“对话式”阅读有效。这本书的互动对话帮助孩子们学习新单词和理解故事的意思。2002年的一项经常被引用的研究表明,老师在课堂上讲话方式——无论是否读书——的差异可能会改变学龄前儿童学习语言的方式。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对来自芝加哥不同社会经济背景的300多名儿童进行了测试,结果发现,惯用复杂句的老师所教的学生自身使用复杂句子的能力有了显著提高。而那些用语不那么复杂的老师的(例如,使用多个从句的可能性较小)所教的学生在这方面没有表现出同样的进步。

今天,有更多证据表明:儿童轮流对话的质量和次数越多则越能帮助他们建立他们的口头语言技能,为阅读和写作奠定基础。例如,卡贝尔和她的同事今年在《早期教育与发展》(Early Education and Development)杂志上发表的一项研究,调查了美国各地的教师如何向417名学前班儿童朗读书籍,研究表明,所谓的“虚拟”谈话——老师停下来对故事进行评论,并向孩子们提出一些非正式的问题——对孩子们的整体读写能力和语言技能的提高有很大的影响。一些科学家现在正把这些关于教师说话方式的发现应用到如何帮助发育迟缓儿童的实验中。

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心理学教授苏珊·c·莱文(Susan C. Levine)是2002年进行课堂语言复杂性研究的研究人员之一。她也一直在探索大人关于数学的讨论——无论是父母还是老师——如何影响孩子们学习处理数字。在2006年的一项研究中,她监测了教师和学龄前儿童之间的互动时间。一年后,她发现老师使用与数学相关的词语越频繁,如“我们平分”和“你们三个人都能帮助我”,孩子们在数学考试中的分数就越高。

鼓励更多对话的策略也是思维工具的一部分。梁家杰说,这个项目旨在让孩子们“互相交谈,然后老师再作引导”。这样到那时他们已经做了更多的练习。孩子们不仅在学习如何表达自己和使用新词汇,而且还在互相倾听和交流。她说:“它使课堂变得平等,并创建了一个学习者社区,孩子们在这里重视彼此的意见。”

为了鼓励这种对话,教师们必须提前规划以建立确保课堂秩序和公平的规定。在她对虚拟谈话的研究中,卡贝尔和她的同事们发现,只有在组织严密的阅读过程中,围绕书本内容的谈话才会影响孩子们对词汇的学习。当教室处于极大的混乱时,老师们就不太可能与孩子们进行对话来刺激他们的语言发展。

麦克莱伦说,不管具体使用什么方法,这些用于口语和执行功能的策略都有可能相互作用,互为前提。老师通过提供给孩子选择机会,可以帮助孩子发展执行功能技能,这有助于他们保持专注,控制情绪。这反过来也可能会帮助孩子们解决数学问题,引导他们尝试新单词和复杂句子,这有助于他们学习阅读,获得学业上的成功。所有这些都能帮助孩子们减轻压力,有效地规范他们的行为。这些技能在孩童成长过程中的巨大影响力可能就源于这些相互交织的联系。“所有这些都是共同发展的,”麦克莱伦说。

公平竞争

良好的学前教育使人终身受益,这一点让我们注意到大多数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无法获得良好的学前教育是多么不幸。有几个州(俄克拉荷马州、西弗吉尼亚州和华盛顿特区)推出了免费的学前教育体制,几乎面向所有想让自己孩子入学的居民。但是,大多数州的学前教育项目都比较有限,有些州根本就不提供学前教育。据全美启智计划协会(National Head Start Association)称,目前只有31%的符合条件的人口能够参与“启智计划”,该计划针对的是贫困家庭、寄养儿童、无家可归儿童和有特殊需要的儿童。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国家早期教育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Early Education Research)追踪教师的备考水平,以及国家资助的学前教育的其他质量指标。该研究所发现,全国只有9%的入学者在国家项目中获得了全部或近乎全部质量指标的高分。

缺失学前教育会产生长期后果。对幼儿教育成果的研究表明,课堂质量越高,孩子在高中阶段和以后的生活中表现越好。非盈利机构学习政策研究所(Learning Policy Institute)今年发布的一份针对21个公共学前教育项目有效性的分析报告称,高质量教学“有助于缩小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和富裕家庭的孩子在学业和生活上的差距”。研究结果还包括高中顺利毕业的可能性更高,失业或入狱的可能性更低。

现在有证据表明,良好的学前教育课程可能会产生跨越几代人的影响。诺贝尔奖得主、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经济学家詹姆斯·j·赫克曼(James J. Heckman)和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经济学家加内什·卡拉帕库拉(Ganesh Karapakula)进行的一项新研究,追踪调查了上世纪60年代启动的一项在密歇根开展的“佩里学前项目”(Perry Preschool Project)的研究成效。佩里开展了一项高瞻课程(High Scope:强调孩子主动性的形成的课程),这一课程如今仍是一些学龄前学校教学内容的一部分。与蒙台梭利和思维工具一样,该课程重视执行功能和语言发展。赫克曼和卡拉帕库拉发现,参与佩里项目的孩子长大后,有了自己的孩子,这些孩子在学校里的表现更突出,纪律规范和法律纠纷成正比,甚至比一部分对照组的孩子在各方面都更健全。

教学老师

研究还表明,这种优质的学前体验需要一名优质的幼儿教师才能实现。这意味着,如果政府能坚持下去,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资,如果贝佐斯的学前教育网络得以建立,那么领导者需要把重点放在培训成人和教育儿童上。“这些口头语言和执行功能技能必须规定为课堂教学的一部分,而不是偶然发生的事情,”弗吉尼亚大学的皮塔兰塔说。“这不是‘让他们玩’,也不是‘让他们死记字母’。”

科学家们在2000年代中期开始的研究中强调了这种教学效果。他们跟踪调查了芝加哥管理学前教育机构的数百名儿童。其中有一半的老师接受过鼓励执行功能的培训,一半的老师没有。培训内容包括如何帮助孩子管理情绪,如何在不成为独裁者的情况下组织课堂。纽约大学的雷弗组织研究人员们对已接受学前教育的儿童和还未接受学前教育的儿童进行了测试,她发现,训练有素的教师所教的孩子比没有经受训练的教师所教的孩子具备更为突出的自我调节能力和学术技能。十年后,研究人员对这些儿童(现在是十几岁的青少年)进行了跟踪调查,看看这种影响是否具有持续性。结果发表于2018年的《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PLOS ONE)上,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这些学生测试的得分依然更高。

其他培训教师的方法包括敦促大人准确地反映他们每天与儿童互动时的行为。观察者坐在教室的后排,记录老师在介绍新词汇时详细阐述学生言论的能力,在学生注意力分散时引导其注意力的能力,识别其个人需求的能力,以及对他们的问题或担忧做出详尽解答的能力等等。然后,这些笔记将作为评估教室环境的等级量表之一的参考。其中之一是由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研究人员开发的课堂评估评分系统(Classroom Assessment score System),该系统现在已被Head Start纳入考核。它用来衡量教师和孩子之间的互动,包括来回的对话。

为教师提供支持的辅导课程也越来越受欢迎,其特征是会具体到他们的课堂环境。导员使用从环境等级量表中收集的数据,走进教室实际演示新技术。公共部门蒙台梭利国家中心(National Center on Montessori)的首席导员伊丽莎白•斯莱德(Elizabeth Slade)表示:“如果大人分散开来,同时做10件不同的事情,那么孩子可能就会效仿。”但斯莱德说,当老师一对一地把注意力集中在孩子身上时,他是在展示“注意力就是这个样子的”。

也许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行为榜样,才有了这个拿着石榴的小女孩,才让她坚持勤勉工作这么久。那天早上早些时候,她的老师和其他孩子进行了几次一对一的谈话,让这个三岁半的孩子自己动手做水果。到了吃点心的时候,小女孩已经做成了一碗满满的美味甜瓜子,可以送给同学们了。她把它拿给一个跪在一排木块旁边的男孩。“Pom-grat,”她大声说,一边练习刚刚学会的那个单词。“你喜欢这个吗?”

本文最初发表于《科学美国人》321,4,68 -73(2019年10月)

doi: 10 1038 / 科学美国人1019-68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