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理想男人”形象
2284字
2019-11-08 12:36
110阅读
火星译客

这是CNN关于习近平时代中国文化演变的系列报道的一部分。

麝明(跨界艺术音乐人)的画作以中国男人为主题,大摆挑逗姿势。精致的脸庞,亮晶晶的眼睛凝望前方,整幅画在渲染的墨色中,透露出人物的渴望与期盼。一个个身形瘦削,头戴绿帽,上面还点缀着红色的星星。他们中有些人戴着海军蓝的水手帽,上头系着长长的白丝带。其他人则身着橄榄色大衣,围着棕色的人造毛皮领子。这些人的穿着可能并不突出,但从其装备来看,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形象有目共见

尽管麝明生于中国、长于中国,但对于自2005年就留居柏林的这样一位艺术家来说,其惯用的主题就是中国军人身份的同性恋者,看似不雅,刻画起来却是相当自然。

"Expectation" by Musk Ming.

麝明的《期待》。

图片来源:麝明

这位40岁的同性恋艺术家“麝明”(化名)说:“我画出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并从亲身经历中汲取灵感。”他在中国北方的一个军事大院中长大,在移居德国之前曾就读于中国海军学院。”我看到的士兵都是理想中的男人形象,他们年轻、天真而美丽的。”

最近,受控严格的中国官媒对纪念中国共产党执政70周年盛大阅兵式中身着军服出现的解放/军们进行了详尽报道,很难将其与上文所刻画的中国男人形象匹配起来。

10月1日,数百万中国观众观看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检阅1.5万名解放/军士兵并对其与予以赞许的场面。这些士兵大多是年轻的男性,面部轮廓分明,表情凶狠。

Chinese soldiers shout as they march in formation during a parade to celebrate the 70th anniversary of the foundin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阅兵式上,中国士兵列队行进时高喊口号。

图片来源:Kevin Frayer /盖蒂图片社

新闻报道夸大了这些士兵在遭遇身体及精神困难时的坚韧不拔,过分刻画其在选拔和训练等各个方面上的突出表现,以炫耀中国的军事实力。

麝明的作品与官方媒体所强调的男子形象形成了强烈反差,这也生动说明了中国民众对于“理想男人”形象的理解各有侧重,争执不下。

在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下,从电影明星到男孩组合成员等一系列男性名人,仅电视直播就受到文化独裁的严厉管控,从而进一步加强了对中国创意产业的控制。

艺术所刻画的男子气概

中国的舆情在相关部门的严格审查下,有关男子气概的在线讨论往往会形成一种共识,即中国理想男人的黄金标准:解放/军战士。

专家们透露,这种情绪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整个历史中都有所反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于1949年,是在共产党人在血腥的内战中取得胜利之后,由毛泽东创建的。

从老式的宣传海报到精美的新式音乐视频,长期以来所塑造的解/放军的形象使现代中国人对男子气概的理解存在固有限制。士兵们强健的身体和坚定的信念,以及他们对党的无比忠诚,被吹捧为男性的最高美德。一些人说,习近平在誓言带领中国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时,迫切希望提升这些品质。

http%3A%2F%2Fcdn.cnn.com%2Fcnnnext%2Fdam%2Fassets%2F191014140052-chinese-pla-propaganda-poster.jpg

宣传海报上,一名解放/军战士手持毛泽东的“小红宝书”。

图片来源:图形艺术/存档照片/ 盖蒂图片社

在共产党执政的头三十年里,对中国男人的艺术描绘无外乎就是解放/军战士、农民及工人的英雄形象,其后者在一定程度上是无产阶级的两大支柱。

北京的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中国领先的当代艺术机构)副主任游洋表示,虽然这类作品中有一些是用水墨创作的,但大多数都是中国传统风格的新古典主义油画或水彩画,这些艺术家要么是在海外留学,要么是受到了西方潮流的影响。

新古典主义艺术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古希腊和罗马,尽管它在19世纪的欧洲声名鹊起,但众所周知的是,它的主角都是肌肉发达、姿势英勇的男性。

1949年以后,毛泽东明确表示,“所有作品必须反映党的领导和国家的意志。”游洋对其的解释是,新古典主义首先出现于苏联,后发展到中国,它在共产主义社会中找到了肥沃的生长土壤。当时的艺术家们通过画笔刻画新古典主义下人物风格,以履行他们崇拜战争英雄或铁腕领袖的政治职责。

Beijing residents pass by a huge poster depicting two workers and one soldier. The poster reads, "Workers, peasants and soldiers are the principal force in the fight against Lin Biao and Confucius" in May 1974.

北京市民路过一张巨大的海报,上面画着两名工人和一名士兵。1974年5月,“工人、农民和士兵是反对林彪和孔子的主要力量”。

图片来源: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油画《强渡大渡河》就是这一类作品中经常被引用的例子。这位不知名的艺术家描绘了20世纪30年代红军长征中一个著名的历史转折点,描绘了10名年轻士兵乘坐小船冲向敌方大军的情景。

他们黝黑强健的手臂处在不同的运动状态,其中一半的士兵迎着激流和巨浪奋力划船,而其他的同志们则把枪口对准了浅滩边的敌军——在那一刻,共产党军队一举攻下渡口。在兵力更为强大、装备更加先进的国民/党军队的猛烈攻势下,中央红军奇迹般在渡水一战大获全胜。

不知名画家的“强渡大渡河”。

《强渡大渡河》,无名画家。

图片来源:HSWH

文化大革命”是由毛泽东同志于1966年发动和领导的,在往后长达十年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对于男性角色和历史性胜利的艺术性刻画达到了顶峰。在绘画、舞台和屏幕上,所有的主角——几乎都是男性——都必须以“红色和明亮”为主题,以突出他们的革命成就和英雄主义。

其结果就是不可避免地导致男子气概趋于政治化,游洋说,当时的男性形象以锐利的下巴线条、肌肉发达的手臂的军人为代表。这些英雄们向空中挥舞着紧握的拳头,发誓要打败敌人。他们没有传达出任何性暗示,这符合党的清教徒式的道德准则。

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海报鼓励人们在“大海洋”中运动,这是对大挑战的隐喻。

这是一幅刻画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海报,旨在鼓励人在“大海”中磨砺自己,“大海”一词在这里是巨大挑战的隐喻。

图片来源:大卫·波拉克/科比斯历史/科比斯/盖蒂图片社

1976年,毛泽东逝世,同时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彻底结束。尽管此后对男性的艺术描绘越来越多样化,但公众根深蒂固的男人味观念一直持续至今。

小鲜肉

在一个拥有8亿多互联网用户的国家,网民们越来越多地从年轻名人本身或者透过社交媒体寻找男性的存在意义。解放/军战士的理想美学正面临新生代偶像的挑战。

新生代偶像指的是一些中国最卖座的年轻艺人,包括歌手陆汉,他和马特·达蒙一起出演了2016年的动作电影《长城》并且中国社交媒体平台新浪微博上有6000多万粉丝,和男孩组合TFBoys,其成员是三个十几岁的万人迷,据当地媒体估计他们已经是千万富翁。

演员杨扬在法国戛纳的Majestic酒店合影。

演员杨洋在戛纳宏伟酒店后台拍摄的照片。

图片来源:维托里奥·祖尼诺·塞洛托/ 盖蒂图片社

许多年轻的男明星因其孩子气的外表和受欢迎程度被国内媒体称为“小鲜肉”,他们化妆、染发、佩戴配饰,穿着中性的服装。和韩国流行歌手一样,她们身材苗条,表情也很做作。

在今年年初发布的一份报告中,中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在线购物平台发现,2018年男性化妆品的销售额跃升了50%以上,其中一个原因是“帅哥”的流行。

但在后毛泽东时代的一段社会自由化时期后,有迹象表明,习近平政府开始转向反对年轻男星之中盛行的“阴柔之风”。官方媒体新华社去年发表了一篇文章,称:“一个国家接受还是抵/制(以男性为代表的阴柔之风)是……影响国家未来的重大事件。”该评论被广泛的使用和转载。

演员兼歌手鹿Han(Lu Han)将于2016年在中国深圳的新年倒计时晚会上演出。

演员兼歌手鹿晗在2016年深圳新年倒计时晚会上表演。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集团/盖蒂图片社

这篇文章将炮火对准了广受欢迎的男性偶像和时下的所推崇的“病态美学”,他们认为“性别模糊、浓妆浓抹、高挑纤弱”的年轻男性之所以风靡电视和网络,其根本都源于这种“病态美学”。

它还称,“‘娘化’现象已经引起了公众的强烈反对,因为这种病态文化给年轻人所带来的危害不可低估。”

“评论家们说‘娘化的年轻人让国家也趋于娘化’,这可能听起来有点滑稽,”它补充道。“(但)培育新一代,推行科教兴国战略需要经受住顽固的不良文化的侵蚀才得以实践”。 

继新华社之后,中国其他媒体也发表了措辞严厉的社论和评论,批评那些看起来像娘娘腔的男明星。

TFBoys的Roy Wang Yuan于2019年8月在南京奥林匹克体育中心举行了他的第一次个人演唱会。

2019年8月,TFBoys的王源在南京奥林匹克体育中心举办了首场个人演唱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集团/盖蒂图片社

广大用户们也在网络空间发起了多次倡议,他们要求将那些在长相上过于“娘化”的名人赶出中国广播网和互联网平台。政府似乎也在加大对电视播放内容的管制。

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大型视频平台开始对男演员是否佩戴耳环实行审查,使其耳垂部分显得不那么令人瞩目。顺便说一句,这项禁令是在审查机构对电视及网络上有关同性关系的描述,以及在中国看来“低俗、不道德和不健康的内容”(也包括一夜/情)予以禁止之后出台的。

包括TFBoys在内的一些目标名人试图通过放弃使用化妆品和琳琅满目的衣着,并在在拍摄照片时展现健美的肌肉以反击网友们的大肆批评。

另一社会趋势是所谓“男性气概企划”也日益增加,网友们发起这类倡议旨在通过户外运动和课堂培训向男孩和年轻人灌输传统的性别观念。去年,一家北京俱乐部也因为类似的目的性引发了人们的关注,但同时因其让学生们在寒冬光膀子跑步的做法引起了不少谩骂之声。这家男孩俱乐部的创始人在《南华早报》上称:“我将以实际行动全力挽救面临教育危机的男孩们,并帮助他们找到失去的男性气概。”

北京林业大学研究性别研究和性教育的副教授方刚说:““娘化”男性因其在行为上被认为对传统的男子气概造成威胁而受到攻击。”

方刚教授指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前的争议部分原因在于关于中国特殊的少数性群体的最新进展。活动人士说,日益壮大的新生群体LGBTQ发起的维/权运动正在慢慢改变人们的思想,鼓励更广泛的社会接受度。【LGBTQ指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和对其性别认同感到疑惑的人(Questioning)】

他说:“一些家长担心中性的外表和同性恋具有某种联系。”“同性恋群体的社会接纳程度的加大,只会加深恐同者的恐惧,让他们更担心、更害怕非主流的男子气概。”

还有人怀疑,打击“娘娘腔”与高层官员的世界观之间存在更直接的联系,对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说,这种观念的产生可以追溯到文化大革命期间。

铁腕

习主席对男子气概的态度可以追溯到他的青年时代,从上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中期,他与多达1700万高中学生和毕业生一起在中国农村生活。他们属于“被下放”的一代,被安置到中国偏远的角落,向贫困农民学习农业和政治知识。

他在2002年写道:“夏天的时候,我几乎是在一堆跳蚤中睡觉——每一次叮咬和叮咬之后的抓挠导致我全身肿胀。”“但两年之后,我就习惯了,不管怎么被咬,我都能睡个通宵。”

穿着军装的中国男人在开始新的一天之前读了毛的《小红书》。

穿着军装的中国男子在开始他们的一天之前阅读毛的“小红宝书”。

图片来源:基斯通/休尔顿存档/盖蒂图片社

中国领导人对男子气概的定义也包含政治层面的含义。据报道,在上台几个月后,习近平在中国南方与官员会晤时,曾哀叹苏联共产党人缺乏坚定的信念,在他们的党处于崩溃边缘之时(未能及时挽救)。海外中文媒体广泛引用他的话说:“没有人是真正的男人,最终没有人出来反抗。”

习近平政府似乎决心通过制定法规和媒体宣传来抵/制中国男性的女性化。

尽管有迹象表明政治环境处于收紧状态,但艺术家麝明不愿承认其艺术的敏感性,并在文革时期歌剧《智取威虎山》中以近乎裸体的方式刻画标志性的解放/军战士。

他补充说,“军队、革命和无产阶级,都是体力劳动,需要力量和肌肉。”“但在中国传统艺术和文学中,男性美是精致、苍白和美丽的象征。”他还指出历史上对男性的描述存在矛盾。

他说,“我站在中国人的角度来画画——我的作品延续了中国美学,”

目前,有关麝明的网站在中国仍然处于封锁状态,而且他也不认为自己的作品会很快在国内展出。对他产生激励作用的文化传统似乎与中国领导人在国内外表示认同和予以展示的肌肉型力量越来越不相容。

"Tiger Mountain" by Musk Ming. His paintings combine the traditional ideal man in Communist China -- the PLA soldier -- with homosexuality, which remains a taboo subject.

麝明《老虎山》。 他的绘画将共产主义下中国传统的理想人物形象---共产党士兵与同性恋者融合在一起,尽管同性恋仍然是一个禁忌话题。

图片来源:麝明

去年,中国最大的礼仪性议会通过了一项宪法修正案,废除了总统任期限制,为66岁的习近平无限期掌权铺平了道路。尽管如此,麝明预测领导层的构成最终将面临转变,以及这种转变可能对文化态度产生影响。

“老一辈人很难接受新事物……它不仅适用于‘娘娘腔的男人’,还适用于许多其他事情,”他说。“我想我们需要时间(等待这些人做出改变)。”

1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