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创工业医学的女性
1606字
2019-11-08 16:40
102阅读
火星译客

在21世纪预防医学的大环境下,我们寄希望于世界各地的政府机构提醒我们注意生活中的医疗危害。然而,鲜有人知的是,美国的国家安全标准是由一位19世纪的女性科学家倡导的。这位病理学家不喜欢冲突,但却用自己严谨的研究,在铅、炸药、煤炭和有毒染料等问题上向美国制造商发起挑战。实际上,艾丽斯·汉密尔顿(1869-1970)被职业健康与安全管理局(OSHA)誉为美国工业医学的创始人。

汉密尔顿出生于一个有教养的家庭,在印第安纳州韦恩堡(Fort Wayne, Indiana)长大。 1893年,她从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的医学专业毕业(她是47名学生中仅有的14名女性之一),汉密尔顿开始了她的住院医生实习期,期间她开始接触波士顿的贫民窟和妓院。 随后,她在德国学习了一年。尽管她曾被要求让自己“隐形”,并被告知获得学位是“不可能的”,但她对那段经历还是津津乐道。1896年返回美国后, 汉密尔顿在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Johns Hopkins medical school)继续学习了一年,之后她得到了她的第一份工作,在西北大学女子医学院(Northwestern University's Woman's Medical School)当讲师。

搬到芝加哥到西北大学工作,意味着汉密尔顿可以实现另一个她自1889年以来的夙愿——追随简·亚当斯(Jane Addams)。当时简·亚当斯在作关于移民社区的演讲,这些社区旨在成为富人和穷人之间互利互惠的桥梁。

你可能会说,当亚当斯在芝加哥的赫尔馆(美国最大的移民社区)为她占据一席之地时,汉密尔顿完全被唤醒了。起初, 汉密尔顿被工作的强度和与她共进晚餐的著名社会改革家搞得应接不暇。与她共进晚餐的有:弗朗西斯·帕金斯(Frances Perkins)、弗洛伦斯·凯利(Florence Kelly)、玛格丽特·桑格(Margaret Sanger)、约翰·杜威(John Dewey)、尤金·德布斯(Eugene Debs)和厄普顿·辛克莱(Upton Sinclair)。 但是不久,汉密尔顿就为赫尔馆的贫困移民妇女开设了一家“婴儿诊所”。她和著名病理学家西蒙·弗莱克斯纳(Simon Flexner)刚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毕业,就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症状,比如手腕下垂、铅毒性麻痹、诊所里有很多寡妇。

从1902年开始,汉密尔顿在赫尔馆生活时,她便开始自学铅中毒和汞中毒,起因是她认识了在那些环境下工作的工人和他们的妻子。 汉密尔顿支持移民家庭工人争取每天工作八小时的运动。她近距离观察了工人的生活状况,发现他们的生活和家庭经常被危险的工作环境所破坏。

在自传《探索危险行业》(Exploring the Dangerous Trades)(大西洋月刊出版社,1943年)中,汉密尔顿描述了使她意识到工业中的违法行为有多严重的两个关键事件。 其中之一是她与一名匈牙利妇女的令人不安的遭遇,这位妇女的丈夫在附近的一家钢厂受了重伤,被隔离在一家医院里。 他惊恐万状的妻子除了知道他还活着外,对其他情况一无所知。后来在奥匈帝国驻美国国务院领事的正式敦促下,医院才向他向家人公布了相关信息。

第二个事件是她遇到一家大型白铅工厂的经理时发生的。 汉密尔顿把他描述成一个“有教养的绅士和慈善家”,当她建议他对工厂里铅中毒的员工负责时,他朝汉密尔顿啐了一口唾沫。

她写道:“这并不是说雇主们很残忍。他们确实不知道工厂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没有一套工人赔偿制度来让他们正视危险并强制采取安全措施。”汉密尔顿用如此温和的语言表达自己的观点,也许是对那些她希望说服他们善待员工的实业家们的一种肯定。

1910年,41岁的汉密尔顿接受了伊利诺伊州职业病委员会医学调查员的职位,她写道:“我确实感到很迷茫,因为这是一个巨大的未知领域,似乎没有人知道该怎么迈出第一步。”由于汉密尔顿不断增长的声望、在赫尔馆积累的人脉和人们对她的宣传,她获得了这个新的职位和资金,使她有九个月的时间在职业和疾病之间划清界限。她管理着一个由23名医生、学生和社会工作者组成的团队,调查接触铅的危害。

“当我和我的医学朋友谈起美国医学杂志和教科书上关于“铅中毒”的奇怪的沉默时,我得到了这样一种印象:这是一个带有社会主义或为穷苦女性感伤色彩的主题。”

为了实现真正的变革,团队需要记录具体的铅中毒案例。 他们查阅了医院记录,与工人阶级宿舍的医生、药剂师以及工会领袖会面,走访了约304家商业机构。 一年之内,他们的团队发现了70个不同的职业在生产过程中,会暴露在铅中毒的环境下。 一些意想不到的生产案例包括:货车封条;棺材装饰;陶器装饰用贴花纸;抛光切割玻璃;黄铜铸造;用所谓的锡纸(这是真正的铅)包装雪茄。

汉密尔顿在伊利诺伊州的研究带来了欧洲文献中尚未记载的突破。 她发现一名卫生洁具厂的工人出现了铅中毒的症状,而工厂声称该工人没有被暴露在铅中毒的环境中。 与工人会面后,她意识到自己还不完全了解搪瓷涂层工艺的生产过程。 这项工作需要在一个热得通红的盆上撒上细小的粉末。这些粉末的 标本显示其中存在20%的可溶性铅。

伊利诺伊州的调查包括关于砷、黄铜制造、锌冶炼、一氧化碳、氰化物和松节油等的报告,其中1911一月记录了578起铅中毒事件。 几个月后,伊利诺伊州通过了一项法律,要求雇主保护铅和锌的黄铜冶炼制造业的工人。 汉密尔顿在1910年撰写伊利诺斯州报告期间,应邀在布鲁塞尔召开的国际职业事故与疾病大会上发表了一篇关于美国白铅工业的报告。 当比利时劳工部批评美国缺乏工业卫生规范时,汉密尔顿感到很尴尬

回到家后,汉密尔顿会见了劳工专员查尔斯·尼尔(Charles Neill),后者请她从1911年的铅交易开始,发起一项全国性的调查。在调查过程中,她必须遵守一些规定。其中有一条,除非她能说服工厂老板允许她进入工厂,否则她没有权利进入任何工厂。 尽管专员没有提供薪水,但他认为政府会为汉密尔顿的最终报告买单。 汉密尔顿接受了这份委托。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决定投身于这项工作的智慧,这项工作部分是科学的,但在更大程度上是人性化的和实际的。”

1919年,汉密尔顿已经成为了工业医学领域公认的权威。那时候,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院长戴维·埃兹尔(Dean David L. Edsall)找到她,邀请她出任该系的助理教授。不过,戴维必须要说服董事会,让他们打消对雇佣女性教授的担忧,因为汉密尔顿是担任助理教授的最佳人选。汉密尔顿接受了不参加毕业典礼或橄榄球比赛,也不能进入全是男性的教员俱乐部的条件。尽管在她正式的自传中,她对自己在这个全是男性的机构里的二等公民身份轻描淡写,但在私人信件中缺透露了被排斥的消极影响。

埃德娜·尤思特(Edna Yost)在她1943年出版的《美国科学女性》(American Women of Science)一书中写道:“艾丽斯·汉密尔顿完成她的伟大事业时如此低调,以至于许多美国人从未听说过她”。汉密尔顿在1919年协助创办了《工业卫生杂志》,并在第一期上发表了一篇关于铅中毒的重要文章。 她编纂的教科书《工业毒理学》于1934年首次出版。汉密尔顿在她66岁(1935年)的时候宣布退休。但对女性学生而言,在汉密尔顿退休十年后,才能正式进入哈佛医学院学习。

乔·布莱恩(Joe Brain),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档案委员会主席,《艾丽斯·汉密尔顿的教育》(The Education of Alice Hamilton)(印第安纳大学出版社,2019年11月)的合著者,认为汉密尔顿是公共卫生领域的先驱。

“在公共卫生领域,我发现艾丽斯·汉密尔顿比其他历史人物更令人难以忘怀的是,她总觉得获取数据和做好科学研究是一回事。但除非发生了什么事,你能利用这些知识来提高劳动标准和其他必要的东西。否则,你并没有真正地完成这件事。”

布莱恩指出,在汉密尔顿的采访录音中,她把身为女性描述为一个明显的优势。 他这样解释:“我就是这个身高1.6米,穿黑色衣服的女人。当我想以一位女性的身份走进工厂大门时,我会说我对他们工厂工人和孩子的健康以及福利很感兴趣,他们会让我进去。他们有可能会无视我或者侮辱我,但我有机会进去。可如果是一位男性提出同样的要求,他们就不会让他进去。”

布莱恩补充道:“她身高1.6米,穿着花呢衣服和黑色衣服,看上去人畜无害,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本文系作者个人见解,不代表《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的观点。

作者

金伯利·纳吉(Kimberly Nagy)

金伯利·纳吉是一位专职作家,她的作品涵盖了历史上被低估的女性的成就和观点。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