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出来: 拒绝性侵犯,需要你的声音
2109字
2019-10-23 23:27
47阅读
火星译客

说到赋权,听起来会有点奇怪, 因为当我们讨论到它的时候, 最能深入人心的是一个个鲜活的故事。 我想从一个日常的事情说起, 印度的年轻女性究竟过着怎样的生活? 

我已经在印度住了27年, 其中包括三个城镇, 两个大城市, 我经历了很多, 当我7岁的时候, 一个经常来我家教我数学的家教 性骚扰了我。 他把手伸进了我的裙子, 伸到我的裙子里, 对我说他知道怎么让我感觉很好。 17岁时,一个跟我同在一所高中的男生 转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给我, 邮件详述了各种粗暴的性行为, 因为我没怎么关注他,他也会这么对我做。 19岁时,我的一个朋友被父母强迫 嫁给了一个老男人, 我帮助她逃脱了这场屈辱的婚姻。 21岁时,一天下午, 我与朋友走在路上, 一个男人脱下裤子, 在我俩面前自-慰。 我们呼喊着寻求帮助,但没有人理会。 25岁的一天晚上,在我回家的路上, 骑着摩托车的两个男人袭击了我, 我在医院待了两晚, 才从痛苦和伤害中恢复过来。

 总之, 在我的一生中,我见过了太多女性 ——家人,朋友,同事—— 经历过类似的事情, 但她们几乎从来不提及这样的事。 简单来说,在印度生活真的很不容易。 但是今天我不打算跟你们谈论恐惧。 我要跟你们讲的是一段有趣的心路历程, 而这正是那恐惧教会我的。 

2012年12月的一个晚上发生的事情 改变了我的人生。 在新德里,一个23岁的年轻女学生, 和她的一个男性朋友上了一个公交车, 当时公交车里有6个男人, 那种在印度每天都会碰见的年轻男人, 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可怕的事件 在印度和国际媒体上 被一遍又一遍地报道。 这个女孩被轮-奸了, 下-体被-插入了一根钝器, 被殴打、撕咬,被抛弃在荒郊等死。 恶徒堵住了她男友的嘴, 并围殴至昏迷。 在12月29号,她不治而亡。 我们这里大多数人 在准备过新年的时候, 印度却陷入了黑暗。

历史上第一次, 印度的男人们和女人们被 印度女性真实生活状态的可怕事实惊醒。 那时,像很多其他的年轻的女性, 我陷入了恐惧的深渊。 我无法相信,在一个国家的首都 会发生这种事情。 我生气,我沮丧, 但最重要的是,我完全绝望了。 说真的,你能做什么? 一些人写了博客, 一些人漠然无视, 一些人参与了抗-议。 这些事情我都做了。 事实上,两年前每个人就这样做了。

媒体上充斥着印度男性 能做的种种恶行。 他们被比作动物, 性压抑的禽兽。 事实上,最离奇而不可思议的是, 印度人看来, 印度媒体、公众和政客做出的回应只证明了一点: 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做, 也没有人愿意为此负责。 事实上,针对性侵犯女性一事, 许多名流面对媒体的表态可谓漠不关心。 第一条句出自一位议员之口;(强-奸成年女性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对儿童下手却是难以想象的) 第二句来自一个精神领袖; (女性应该称强-奸者为兄弟) 第三句事实上来自被告律师; (被害人自己不检点) 受害女孩为生命抗争, 却已离开了人世。 

作为一个女性, 每天都看到类似的事情, 我看倦了。 身为一个作家和两性社会活动家, 我在女性话题上挥洒了诸多笔墨, 但这次的事件不同寻常, 因为部分的我意识到我也是年轻女性的一员, 我下定决心要去改变它。 我立即开始行动,甚至有些仓促。 我登录到一个叫 "iReport" 的民间记者平台上, 录制了一个视频, 讲的是班加罗尔现在的情形。 我讲了我的感受, 我讲了当地的实际情况, 我也讲了在印度生活所感受到的失望。 几个小时内, 这个博客被广泛地转发, 评论和想法 从世界各地涌来。 那时,我突然意识到一些事情。 第一,对于像我一样的诸多女性, 科技总是触手可及的; 第二,像我一样, 大多女性很少利用科技来表达自己的观点; 第三,我第一次意识到 我的声音起作用了。 

因此,接下来的几个月中, 我揭露了一系列发生在班加罗尔的事件, 这些事件都不曾被主流媒体提及。 在Cubbon公园,一个位于班加罗尔的大型公园, 我召集了超过100名群众, 这时,一群穿着裙子的年轻男人进入我们的视野, 他们是为了宣扬 着装并不是诱发强-暴的借口。

当我报道这些事件的时候, 我感到了力量, 我找到了一条宣泄内心情绪的渠道。 我参加了小镇游-行, 学生高举标语,大声疾呼 「杀了他们, 吊死他们」 「你不会对你的妈妈或者姐妹做这些事情。」 我参加了一个烛光守夜活动, 众人围聚在一起, 公开讨论性暴力事件, 我写了很多博客, 展现出当时印度的状况是多么让人揪心。 (我有很多住在城市和国外的兄弟姐妹,但他们从未对我说过或抱怨过你们所说的困难) 

社会的反应让我茫然所措。 虽然支持我的言论从世界各地涌来, 但恶意的评论同样袭来。 有些人说我虚伪, 一些人叫我牺牲品,一个强-奸辩护者, 一些人甚至说我有政治动机。 但这一条评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 体现了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事情。 

但很快我了解到这并不是全部。 虽然民间记者的渠道 赋予我权力, 也赋予我自由, 我却发现自己并不熟悉自己的处境。 去年八月的某天,我登录Facebook, 浏览最新动态, 我注意到一条链接 被多个朋友分享。 我点击了这个链接, 看到一份美国女孩Michaela Cross写的报告。

标题是, 「印度: 你永远不想听到的故事」 在这篇报告里,她讲述了她在印度时 遭受性骚扰的全过程。 她写到,「那些眼睛防不胜防, 每一天,那些眼睛毫无羞愧地 地盯在我的身上, 无论我是否对视, 他们的表情都毫无变化。 在去水果铺或裁缝铺的路上, 投向我的目光如此犀利, 几乎都要把我切成碎片。」 她称印度是旅行者的天堂,女人的地狱。 她说男人们跟踪她,调戏她, 对着她自-慰。 

那天晚上,这篇报告被疯狂地流传, 出现在世界各地的新闻报导上。 每个人都在讨论它, 浏览量超过了一百万, 评论和分享数以千计, 我发现我当时目睹的事情似曾相识。 媒体陷入了这种充斥着讨论与激辩的恶性循环, 但没有任何行动产生。

所以,那天晚上,我坐在那里想, 我应该如何回应, 我的内心充满了疑虑。 你们知道, 身为一个作家, 我以观察者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 身为一个印度人,我感到难堪,不敢相信这真的发生了; 作为一个活跃分子,我将其看作维护权利的利器; 但是作为一个民间记者, 我突然感觉到自己是如此脆弱。 我意思是,这样一个女孩, 通过网络渠道 来谈论那些我也经历过的事情, 我却觉得非常不安。 

你们看,没有人曾经告诉过你 真正的赋权来自于 主动地思考和行动。 赋权这个词时常被塑造成一个理想化的概念, 一个美好的结果。 当讨论赋权的时候, 我们通常会说要让人们享有物质, 享有工具。 但事实上,赋权是一种情绪, 是一种情感。 赋权的第一步 是赋予自己权力, 这是独立的意志的关键。 对于世界各地的女性而言, 不管是谁,无论来自何方, 那才是最困难的一步。 我们害怕自己的声音, 因为这代表承认自己所遭受的一切, 但正是我们的声音赋予我们力量, 改变周边的环境。

如今,我身处在这个纷乱的环境中, 我不知道该如何决断, 因为我不知道我的决断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 我害怕决断,因为如果我不支持这个女孩的观点, 我不知道在我决断后会发生什么; 如果我的决断动摇了某些人的信念, 我不知道这个决断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 但是,事实很简单, 我必须做出决定: 我要说出自己的观点,还是保持沉默? 深思熟虑后, 我录了一段视频予以回应, 并且告诉Michaela, 印度有阳光的一面,也有阴暗的一面, 我努力去向她解释, 事情会变好的, 而且,我对于她经历的一切表示歉意。 几天之后,我被邀请与她通过网络对话, 那是我第一次跟这个从没见过的女孩来往, 这个女孩虽然离我很远, 但彼此内心的距离很近。 
 

自从那篇报告发布之后, 在校园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谈论性骚扰的话题, 从数量上讲是前所未有的。 Michaela 就读的大学 为她提供了必要的帮助。 学校甚至培训学生, 让她们在面对侵犯时具备应有的技能。 也是第一次,我感受到我并不孤单。 作为一个民间记者已有数年, 若说我多少学到了一点东西的话, 那就是, 社会给予我们发出内心声音的平台太少了。 

我们之前没有意识到, 当我们挺身而出, 我们并不是孤零零的, 我们站了出来,是为了社会, 为了朋友,为了同伴, 大多人会说女性被剥夺了权利, 但事实是,通常情况下, 是女性没有使用自己的权利。 根据一个近期在印度的调查, 在IT、航空、医疗和话务中心行业工作的女性, 有95%称她们在加班后或夜里回家时感觉不安全。 在班加罗尔,我来自的地方, 这个数字是85%。 在印度的农村地区, 列举一些近期发生的事情, 如步道恩的轮-奸事件, 奥里萨邦和阿里格尔的硫酸袭击事件。 我们需要尽快的做出行动。 

不要误解我, 女性们为讲述自己的故事 所面临的挑战是真的, 但我们需要努力寻找媒体, 让它们加入到我们应对挑战的过程中, 而不只是盲目地跟随媒体。 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的女性 站了出来, 质问印度政府, 这是一种有勇气的表现。 报道性骚扰的女性数量增长了六倍, 政府在2013年通过了刑法修正案, 保护受性骚扰的女性。 

在我的演讲接近尾声之时, 我只想说, 我知道,在这个房间里,许多人都有难言之隐, 请我们一起说出来, 让我们不怕难为情大声说出来吧。 可以在一个平台上,或一个集体中, 你喜欢的就好,无论是哪一种, 但无论如何请发出你的声音。 事实的真相是, 终结性骚扰问题,要从我们自己开始。 

谢谢大家。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