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美国妈妈提醒所有的白人家庭关注他们的儿子
1316字
2019-10-23 23:02
66阅读
火星译客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在洛杉矶报道,乔安娜·施罗德(Joanna Schroeder)有话对十几岁白人男孩的父母们说:如果你不关注他们的网络生活,白人至上主义者就会捷足先登。

她说“白人至上主义者研究了我们的年轻白人男孩们进行线上互动的方式,也研究了这些男孩需要什么。”“为了诱使他们进行宣传,白人至上主义者已经学会了如何满足男孩们的这些需求。”

当她问自己的孩子是否可以一起浏览他的一些社交媒体时,她发现了这一点。

“他把鼠标滑的很快,真的很快,”她说。“开始时他很快地滑过页面,之后速度慢了下来,所以我刚好扫到一张希特勒的图片,我拦住他,说,‘等等,那是希特勒吗?’”

没错。一则画着希特勒头像的迷言突然出现在我儿子Instagram的建议专栏,并暗示着会一个时间旅行者会向他透露有关他未来会发生的事情,让他活下去。

施罗德说:“我知道我的孩子们熟悉希特勒,但当我浏览他的社交软件时,我发现上面更多的是调侃大屠杀和奴隶制的表情符号。”她说,这种影响似乎“让我们的孩子逐渐失去了对于我们应该保持警惕的事物的敏感性”。

她是如何发现其所透露出的极端主义思想

施罗德听到她两个儿子(一个十二三岁,另一个稍大些,13-19岁)说某些人会在社交软件上发挑衅帖子攻击她,于是她便决定和他们一起深入挖掘这背后的操纵者。

作为一名作家,施罗德曾发表过很多关于男性话题的文章,但她也遭到了一些网友的批评和谩骂。

施罗德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我知道这些年来一直骚扰我、让我的生活变得很悲惨的人正在试图给我的孩子带来不好的影响。”“这些是我可爱的孩子们告诉我的。”

她是三个孩子的母亲,除了两个儿子外,她还生了一个女儿。她说,她崇尚进步自由的思想,同时也不回避主流保守思想。

但当她听到她的大儿子谈论“开枪”时,她感到很震惊。

她说:“你可能会从你保守的叔叔那里听到这句话,也可能从一个在网上被灌输很多另类右翼思想的孩子那里听到这句话,那就是现在每个人都太敏感了。”这是一种入门术语。这不代表种族主义者的观点。不,它不是。但它经常被用来反驳那些呼吁种族主义、性别歧视或恐同的人。”

她告诉父母她所听到的其他术语,其中就包括雪花;kek是lol的一种形式,有时指具有讽刺意味的白人民族主义“宗教”;斩波(cuck);蛇眼;femenoid;β;《血与土》(Blood and Soil)和数字14或88,因为它们都与希特勒和纳粹主义有关。

这些话本身可能没有明显的种族主义或性别歧视,但它们已被极端主义分子所利用,在某些情况下还具有新的含义。

各种表情符号也是如此,比如碗型发型,现在是对查尔斯顿黑人教堂的种族主义杀手发型的一种致敬;一杯牛奶的表情符号,象征着白人的骄傲和所谓的男子气概;反诽谤联盟(Anti-Defamation League)上月报道称,在某些情况下,即使是OK手势也会被视为种族歧视。

施罗德在推特上发布了一系列警告,并迅速传播开来,她其中有提到准备在夏末把孩子送回学校的家长们也得提高警惕了。

她说。“要注意,因为这个特定的男孩群体是极端主义者的目标,而这些家长却不了解这个问题。”“我想让父母知道这一点。”

针对青少年

施罗德并不认为白人青少年一定是在寻找包含极端主义的内容,但其内容的构成方式——无论是讽刺的、不敬的还是尖刻的——似乎都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

“他们喜欢成熟的感觉,喜欢不再迷恋幼稚的幽默。这种不敬和放肆给予他们优越感,”她说。

他们不知道的是达到什么程度会被归为过分的行为。她说,模因开始将这种令人反感的理想常态化。当青少年面对成长过程中的苦难时,这些想法似乎是有价值的。

施罗德说:“一开始,男孩们被带有种族歧视、性别歧视、仇视同性恋、反犹太主义的调侃和孩子气的表情包所淹没,他们看不出其中的细微差别,只是不断的复制和分享。”“然后别人会在学校或社交场合对对他们退避三舍。”

她说,这可能会把他们推向网络生活,交到那些“理解”他们、认为其他人“太敏感”的人手中。

从那里,很多事情都可能发生,但几乎没有一件是好的。男孩可能会被贴上纳粹同情者的标签,他们的言论可能会追随他们多年;他们可能会因欺骗某人而遭到起诉;他们可能会进一步落入极端化的深渊之中,并开始寻找极端主义者并和他们做朋友,又或是追求其意识形态。他们利用白人至上主义或新纳粹主义的口号,给那些被其当作目标的人带来深深的恐惧和焦虑。

好的和坏的反应

施罗德承认,当她听到儿子说出另类右翼的言论时,她反应过度了,也许是因为她觉得这是过于私人的话题。她的情绪突然变得很激动,威胁着要拿走他的手机。

这时她的丈夫说话了,她决定调整情绪,让自己平静下来。

“谴责或羞辱他只会把他推得离我更远,就是把我儿子直接交到极端主义者的手里。我相信,羞耻会成为一种力量,导致人们做出最糟糕的决定。”

相反,她可以和她的儿子们一起坐着,破译表情包和帖子,如果他们有什么顾虑,就会向她求助。她将与儿子们分享她所发现的材料。

这意味着采取进入相同的网站和应用程序这一措施,也就是施罗德所说的至关重要的一步。

她直言不讳地说。“我很抱歉,父母们,你们必须申请一个Snapchat账号,”她还说,父母们应该了解Reddit、Discord和Instagram是如何运作的。她说,社交媒体的世界绝对不限于Twitter和Facebook,它涵盖了从无数充斥着仇恨的公告栏,到游戏软件中的实时聊天等等。

许多社交媒体公司已经采取行动,试图抵御白人至上主义的言论。今年3月,掌权Instagram的Facebook公司宣布禁止“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赞扬、支持和宣扬白人民族主义和白人分离主义”。这是在律师民权委员会等倡导团体施压下所做出的决定。

2017年,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的右翼反抗活动进行联合之后,造成了致命的后果,为此,Twitter封锁了另类右翼和白人民族主义者的账户。2017年,Reddit开始将一些带有白人民族主义或另类右翼宣传的帖子列入“隔离”名单。一款最初为玩家之间交流而设计的应用程序 Discord已经开始清除有关白人民族主义的内容。

但是施罗德说,父母在她所说的现代育儿过程中也扮演着某种角色。

施罗德说,“我教给他们基础知识,教他们如厕。我接下来要教给他们如何看待使他们深深着迷的媒体。

有人批评她试图给孩子们“洗脑”,她对此做出了回应。

“无论是让他们在通常不洗手的时候洗手,还是让他们思考社会问题,帮助社会变得更好,都是所有父母试图改变孩子想法的具体表现。”她说。

她找到了一个正面的方法让她的儿子对此感兴趣并参与其中。

“我和孩子们站在一边,”她说。

她可能会指出一些事情,然后告诉她的儿子们,“这些另类右翼的家伙在试图欺骗你们。就像他们认为你很笨,其实你并不笨。你很聪明。”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