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公立学校超过16000名儿童无家可归,老师们走上街头举行活动来帮助他们。
978字
2019-10-22 00:19
71阅读
火星译客

玛塞拉·卡迪纳(Marcella Cadena)在芝加哥一所学校任教,该校的一名学生住在一个收容所里,收容所里的人每小时都只能按时进出。有时孩子们不能按时完成作业,就会逃课。

四年级教师卡迪纳说:“现在他们上学迟到了,如果在早上7点前不能赶到学校,他们就会错过30分钟的上课时间,因为他们无法控制自己的生活。”卡迪纳是周四参加停课的两万五千名芝加哥公立学校教师之一。

芝加哥停课的教师们提出了一个不同寻常的要求:这个全国第三大学区应该为那些没有稳定生活来源的学生提供更多帮助。除了提高工资和缩小班级规模的标准要求外,教师们还希望学校系统提供资源,包括专门的顾问和资金,以帮助学生和教师解决经济适用房短缺的问题。在芝加哥公立学校的30万名学生中,估计有16450人无家可归。这是基于学生的自我报告,所以这可能是一个低计数。

作为该市无家可归者的代诉人,这名老师说,如果没有一个稳定的家庭,学生在课堂上的成功会遇到严重的困难。他们经常不能集中注意力,不能做作业或学习,有时还会逃课。老师们告诉VICE新闻,他们最终会做一些超出正常预期的工作,比如打电话到庇护所,确保学生放学后有地方可去。

7、8年级的数学老师亚伦·宾格亚(Aaron Bingea)告诉VICE新闻,“我的孩子们正在经历无家可归,他们最终没有来上学,因为他们错过了机会。”“逃课成了一个大问题。”

当芝加哥的一个学生没带作业就来上课时,她没有忘记做作业。她试着。但她没有朋友公寓的钥匙,她住在那里,而她的家人则在寻找他们买得起的东西。没有人在她朋友家让她进去。

芝加哥无家可归者联盟的执行董事Doug Schenkelberg告诉VICE新闻:“他们总是不确定他们是否有住房,他们说当你没有自己的空间时,学习是多么困难。”

芝加哥教师工会在CPS总部外举行活动。(Victor Hilitski/芝加哥太阳时报,美联社)

即使不是无家可归的学生也要为负担得起的住房而奋斗。Bingea估计,与他一起工作的学生中,有80%到90%要花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学校。他们的家庭已经被高房价赶出了社区,但他们希望留在学校里。他说,他所在的学区在过去7年里流失了约4000名学生,约为学区的十分之一。

在芝加哥地区,一套两居室公寓的平均月租金约为1200美元,根据全国低收入住房联盟(National Low Income Housing Coalition)的数据,这意味着一个家庭每年需要大约4.8万美元才能负担得起住房。2017年,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略高于这个数字,为5.2万美元。

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工人组织创新中心主任玛丽莲·斯奈德曼(Marilyn Sneiderman)说:“芝加哥的教师们真正令人兴奋之处在于,他们把保障房放在了合同需求的首要位置。”“历史上,工会实际上建立了经济适用房。他们一直致力于通过立法来倡导良好的住房法律。”

“他们最终没有来上学,因为他们错过了机会。”

举行活动的教师想要更多的护士和辅导员,这是一些学校根本没有的,他们还想要更高的助教工资和对无证学生的保护。除了为芝加哥公立学校提供资源外,工会还希望学校系统倡导全市更好的住房政策。这是劳工运动日益增长的趋势之一,即在工作场所以外的问题上讨价还价。

老师们希望,即使他们在经济适用房上输了,把他们的要求写进合同里,也会迫使市政府用其他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他说:“在芝加哥政界,我不知道还有哪个实体像我们这样有这么大的权力来推动这些事情。”“所以这是我们的责任。”

芝加哥市长洛丽·莱特富特(Lori Lightfoot)曾表示,经济适用房不属于教师工会的合同范围。周四,她取消了芝加哥所有公立学校学生的课程,直到教师们正式宣布停课。

莱特福特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重视工人。尊重这种价值就是我是谁,我代表什么。但我也必须对那些为所发生的一切买单的纳税人负责。”

但是芝加哥市政府的其他成员全力支持教师。

“我是芝加哥公立学校的产物。我上了四所不同的公立学校,因为我们没有负担得起的住房,所以被中产阶级化了。”“我40岁了。在某种程度上,事情需要向前发展,我们需要解决这些问题。”

封面图片:2019年10月17日,周四上午,美国伊利诺斯州教师联合会主席丹尼尔·蒙哥马利在芝加哥公立学校教师纠集现场发表讲话。(科林·博伊尔/美联社芝加哥太阳时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