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巴戈是如何成为纽约首屈一指的室内设计师的
2083字
2019-10-19 17:55
74阅读
火星译客

2019年10月17日上午9点

摄影:Andrew Jacobs

迈克尔·巴戈是一位生活在纽约的家具经销商兼室内设计师,他的家和画廊位于纽约唐人街一座五层砖砌建筑的第三层。与波威里的许多公寓一样,巴戈所住的这幢大楼也有着传奇的过去(它曾是一家平价旅馆,贝伦尼斯·阿博特(Berenice Abbott)在大萧条时期所拍摄的一张照片就是以它为主题的)和相当平凡的未来(这栋建筑与餐馆和卡拉ok厅位于同一个街区)。奇怪地是,有些人会以一种永不过时的、独特的优雅姿态穿行在这条街道。巴戈对于法国中世纪家具的痴迷主要来自于夏洛特·贝里安(Charlotte Perriand)和雅克·阿德内(Jacques Adnet)设计作品的热爱,但他最新淘到的东西和以前在曼哈顿大桥下的东百老汇大街所见的艺术品相比实在是相形见绌,在那里,每当一列火车从头顶上隆隆驶过,地板就会震动。在那之前,巴戈卖掉了他在布鲁克林高地(Brooklyn Heights)的旧公寓,它处在一个更时尚的街区,对于他在时尚界的那些高端客户,他们追求的是“隐姓埋名”的私生活,这里显然更适合他们。但是巴戈喜欢的是与此截然不同的居住环境,他寻求沙漠戈壁般砂砾飞扬的感觉。他说:“街道是如此繁忙,你从一个昏暗的入口走进这座风格奇异的建筑,然后你进入了一个我所期望的那种和平、宁静、美丽的空间。”

迈克尔·巴戈画廊(Galerie Michael Bargo),这家以其名字命名的画廊,装修风格的确宁静安谧,室内吊有高高的天花板,铺着白色的地板,还有大量的天然材料,阳光从画廊的预约前台和后面的卧室倾泻而下,穿过中间那间灯光昏暗的客厅,之后逐渐消失。一个由艺术家卢克托德(Luke Todd)设计、带有书架和巧克力棕色沙发的黑色角落把空间更加细分隔开。去年年初,巴戈找到了一套面积2000平方英尺(约合529平方米)的出租房,包括三间小卧室和一间厨房;他以某种方式说服了他的房东,并破例允许他违背建筑的固有建筑风格,将其改成了现在这样一间开放的、阁楼式的房子。

WM201907BARG10.jpg

巴戈(右上)坐在Jean-Paul Barray和Kim Moltzer设计的五角式的休闲椅上;他的朋友和合作者Ian Felton(左边的)坐在他的Mullunu咖啡桌上;卢克·托德(Luke Todd)站在他自己设计的悬挑的粗钢制的桌子上;产品设计师Brett Robinson;MAMO公司的Arley Marks与乔纳森·莫斯卡合作制作的玻璃器皿;还有Metaflora的创始人玛丽莎·康培泰洛(Marisa Competello),在她旁边摆着定制的插花。背景中的藤椅和沙发是皮埃尔·让内雷(Pierre Jeanneret)设计的。

摄影:Andrew Jacobs

我在夏末去的时候,前厅里放满了各种各样的家具,任何一个花时间细读过巴戈庞大的Instagram档案的人都会对这些家具很熟悉。他更新Instagram的频率有时高得惊人,其上传的内容会包括Mathieu Matégot牌的钢管躺椅,四张由皮埃尔·让纳雷(Pierre Jeanneret,法国家具设计师)所设计的可收缩的椅子、刚刚崭露头角的设计理念绿河项目上所展出的木雕凳子,和一张兽皮制成的布艺沙发,巴戈喜爱这种中性色调,而且(因为沙发表面是兽皮)可以阻止宠物爬在上面。(Bargo开玩笑地称自己是“动物管理员”,因为他养了两只猫,分别是苏格兰和澳大利亚品种的,还养了只吉娃娃,叫做Temo,它的脊椎断裂了,只能靠着两支前腿和后轮在地板上滑行,但巴戈喜欢把它抱在怀里。)“我现在有一个客户在洛杉矶,他总是开玩笑说,有一个“叫迈克尔·巴戈的初学者正全副武装”应对这些设计师,这些颜色,这些纹理,“巴戈说着,同时又指了指画廊。“我认为这个房间,尤其是它的颜色,或者说是它呈现出的缺失感是对这间画廊的完美刻画。

至于他的生活空间也是类似的装修特色,以法国元素为主,混杂了一点点野性的味道,比如芬兰设计师Yrjo Kukkapuro设计的黑色座椅;玛丽安·佩普勒设计的30年代风的羊毛地毯;还有一张其朋友尼克·波(Nick Poe)受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启发而设计的胶合板沙发。他解释道:“画廊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可出售的商品,而在这里,有些东西是猫能毁掉的,有些艺术品是我不想放弃的,有些东西不一定来自哪里,但我就是想要买到手。”虽然生活区与画廊之间隔着一层赭色的丝质窗帘,但巴戈也承认隔在它们之间的这道帘子是多孔的。“当客户来预约时,我会把窗帘拉上,但他们总是想看看后面有什么。”我现在了解到装潢师,除装潢设计师以外的人都需要看看你是如何接受在这种装修环境下生活的。

WM201907BARG09.jpg

绿河项目所展出的凳子和壁突式烛台

摄影:Andrew Jacobs

WM201907BARG01.jpg

图中排列着20世纪的非洲人。

摄影:Andrew Jacobs

他将生活空间和工作场所合二为一的理念一直以来都让巴戈心向往之,但选择开设一家专业画廊是按部就班,一步步完成的。“我喜欢社交,也喜欢娱乐,”巴戈说。“我喜欢这里的人,他们不一定要买什么东西,只是想聊聊家具。当我还住在布鲁克林高地的时候,很多装潢师或建筑师朋友都会过来跟我说,‘哦,我喜欢那张桌子!而我会说,‘好吧,这是市面上可以买得到的!“我对这些物件并没有感情上的依恋,所以我可以几个月都生活在一种环境下。”人们会发邮件或短信,问他们是否可以在周二下午过来,我们会坐下来喝茶。我的部分生意也就在这种时候进行。

作为一名室内设计师,他选择了一条更传统的道路。巴戈在肯塔基州的科尔宾长大,那是一个靠近田纳西边境的占地8平方英里的小镇。在他四年级的时候,他的父母搬进了新家,并雇佣了镇上唯一的装潢设计师来设计新房。巴戈说,“这个想法使我整个人都为之疯狂。”我旁听了每一次会议,我仍然清晰地记得他带来的墙纸和斯卡拉曼德尔(Scalamandre)布匹图册的味道。巴戈的父母都不是唯美主义者——当时他的父亲是一名州警官,母亲是一名教师——但很快巴戈的整个家族都开始热衷于装修设计。“我妈妈开始学习Architectural Digest and Southern Accents这本书,我就拿来了盒子,用白色的打印纸把它们包起来,看杂志上刊登的胶带地毯或家具广告,然后自己学着做些小玩具屋。我每年都要重新粉刷我的房间。在我上大学之前,我穿的都是亨特·格林和拉尔夫·劳伦牌的格子呢衣服——所以我现在的审美标准不是这样的。”

WM201907BARG04.jpg

图中是巴戈、他的狗Temo和Mary T. Smith在1980年的画作《The Way to Be Good》,以及20世纪的非洲凳子、Mathieu Mategot设计的椅子和Pierre Jeanneret设计的屏风。

Bargo穿着一件上衣、t恤、爱马仕的裤子和范斯运动鞋,戴着自己的帽子。

摄影:Andrew Jacobs

2004年,巴戈搬到纽约,进入纽约室内设计学院(New York School of Interior Design)学习。毕业后,他在航空工作室(Aero Studios)为室内设计师托马斯·奥布莱恩(Thomas O 'Brien)工作。奥布莱恩的感性倾向于比现代主义更主流,但对巴戈来说,这种工作是非常宝贵的。当时,托马斯工作室有大约35名员工,正在做一册Target集,为李若法(Lee Jofa)设计b面料,同时进行几个家具系列的设计案。正是通过他,我真正明白了室内设计师也可以做产品开发或授权,让我了解到造型师、编辑和讲故事的人这些职业的存在。从那时起,我开始考虑除了装修之外,我还可以涉足其他领域。”

不过,巴戈对产品开发不太感兴趣。他曾设计过一把有棱角的松木无扶手椅,并把它漆成光亮的黑色。但他笑着说,“在我向别人展示之后,没有人真正想拥有它”,“我认为,人们来找我是希望通过一流的设计师或赫赫有名的大作来满足他们的某种诉求,当我说,‘我做了这个,’他们就会说,‘嗯,好吧。”然而,在过去的几年里,巴戈已经开始规划他职业生涯的全新阶段:在他的画廊里开办一系列的展览来培养像Joseph Algieri、Tino Seubert和Ian Felton这样的年轻天才。

WM201907BARG05.jpg

在巴戈的客厅里,有定制的沙发、Gio Ponti的桌子、20世纪的非洲小雕像、Danny Kaplan工作室的台灯、20世纪的非洲凳子、Jean-Paul Barray和Kim Moltzer设计的椅子。

摄影:Andrew Jacobs

第一次个展是由绿河项目(Green River Project)主办的。绿河项目是一家纽约家具工作室,由移居国外的艺术家亚伦·奥伊拉(Aaron Aujla)和本杰明·布卢姆斯坦(Benjamin Bloomstein)联合创办。“艾伦和我是在Instagram上认识的,因为有很多的共同点,各方面都十分投缘,我们很快成为了朋友,”巴戈说。“我知道我即将不住在东百老汇大街了,所以我说,‘你为什么不在这里举办首次个人展览呢?’结果很成功。”

WM201907BARG03.jpg

图中迈克尔·巴戈(Michael Bargo)穿着普拉达(Prada)的套装;The Row的t恤;Falke的袜子;他自己的手表和运动鞋。

摄影:Andrew Jacobs

这次展览的参考点是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的卡巴农(Cabanon),这是一位瑞士出生的法国建筑师1951年在蔚蓝海岸(Cote d’azur)为自己建造的海边小屋。Aujla说:“我们想象有人住在一个偏远的地方,所有的东西对他们来说都是必需的。”“我们用漆木和黄铜做了一张沙发床,用同样的材料做了一张桌子;带竹竿的胶木衣橱;装香槟的冰箱;和一个隔断屏风。迈克尔让我们随心所欲地做我们想做的东西,然后我们再一起讨论设计风格,以及物件该如何摆放的问题。”

活动结束后,这三人还是继续密切合作,Bargo聘请Green River工作室负责他厨房的装修设计,他们将Corbusier-inspired的层板粘在冰箱上,手工雕刻的推拉式橱柜是由Green River即将推出的五金制品。他们目前正计划在今年秋天晚些时候举办第二场展览,Aujla认为巴戈永远是他们的合作伙伴。Aujla说:“他的设计风格有一种优雅的感觉,这是纽约所缺少的。”“迈克尔把人们所处的时代和地点都浪漫化了,这就是法国中世纪的设计特色,他最擅长的就是想象今天会是什么样子。“Aujla不是唯一一个赞美巴戈的人;浏览巴戈Instagram下的帖子,你会看到一串来自朋友和客户的爱心眼表情。

WM201907BARG07.jpg

巴戈的公寓里有一个休息区,摆放着一个罗杰·赫尔曼在2007年设计的花瓶,名为Untitled,一盏Serge Mouille设计的台灯,20世纪的非洲面具,夏洛特·佩里德设计的桌子,皮埃尔·让内雷设计的椅子。

摄影:Andrew Jacobs;画像编辑:丽兹·霍利;背景设计:Eric Mestman;塞布丽娜•斯泽奈(Sabrina Szinay)为Less Is More at the Wall Group做美容;

摄影助理:Austin Sandhaus,主要负责图片修饰;时尚助理:安吉尔·伊曼纽尔;美容助理:Mami Iizuka和Sarah Jordan。

巴戈的下颌上有道裂缝,脸上总是留着胡茬,喜欢穿休闲服装,在肖像照中,他总是显得有些冷漠,但在现实生活中,他总是面带微笑,态度亲切,习惯自嘲。在我们谈话的过程中,他经常用“野性”这个词来描述家具的外观,以及他是如何在事业上达到今天的程度。你会有这样一种感觉,那就是巴戈永远都是他所说的“这个行业里的小人物”。当被问及是否希望参加更大型的展览时,他摇了摇头,表示不愿意。“我没那个能力去竞争,也不想竞争,”他说。“我不想要拥有一家承担巨大开销和管理庞大员工队伍的大画廊。我喜欢小一点的店面;我喜欢接近我的客户。在某个时刻我原本想住在欧洲,但是我现在很开心。我要骑多久的自行车就骑多久。”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