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吃红肉么?
1075字
2019-11-20 17:39
63阅读
火星译客

(图片:© Shutterstock)

又一饮食研究、又一争论后,公众被留下思考这一问题。这次,一个国际研究组织通过《内科学年鉴》的一系列研究得出,人们不需要减少经预处理的肉或者红肉的摄入。

在过去的几年中,不断有研究表明吃红肉或者经预处理的肉有害于健康,刚好切合了世界健康组织将红肉和经预处理的肉分别列入可能致癌物和致癌物的现状。

这一新研究并未质疑吃肉提升得心脏疾病、癌症和早逝风险的可能性。然而,国际营养科学家小组指明这一风险十分渺小,而且以这一研究的水平还不足以提出任何建议。

所以这个新研究究竟说了什么呢?

发起人开展了众多研究之一。这是在一个或两个研究片段结果可能没有权威性时完成的。否者一件事的影响太小,小到你需要将更小的研究倾倒到一个大的研究里。由此可以得出,发起人在一周三次的调查中发现,心脏疾病、癌症和早逝的终生风险低于普遍值约8%和未加工红肉的摄入减少有着一定关系。

以上发现与先前的许多研究如此相似,而这并不让人惊讶。然而,比起停止吸烟、消除高血压或者开始体力活动,在改善健康方面,这还是一个很小的改变。

了解更多:是的,我们仍然需要减少红肉和加工肉。

发起人在他们如何评估研究和肉摄入量减少的益处问题上,对先前的研究提出不同建议。他们为评价研究的质量,使用了一个医学方面的标准做法,但发现结果不太乐观。另外,他们解释了减少未加工红肉的益处(终生风险大约低8%)不大。他们共同建议人们不要减少肉的摄入量。

营养和公共卫生科学家因此陷入了骚动,宣称研究对公共卫生极度不负责,并表示极度关切。

研究识辨联系,而不是原因。

营养学很混乱。我们大多数的指导是基于观测研究:科学家询问人们在给定时间(通常为上一年)吃什么和吃多少,然后跟踪他们多年以便发现生病人数和死亡人数。

很多时候,饮食习惯只被评估一次,但我们知道人们的饮食习惯一直在变。更可靠的研究要得到人们多次的饮食习惯。这能够将其改变纳入考虑范围。然而,自我汇报的饮食数据不尽如人意。人们可能知道他们吃了什么,但却不清楚吃了多少,甚至不了解食物是如何烹饪的。以上这些都可以影响一种食材的营养价值。

但这些研究也只确定联系,并未确定原因。这不代表原因是不存在的,只是研究的设计无法展示出来。通常情况下,在许多观测研究得出结果后,我们对于有因果关系影响的自信心会增加。但最终,证据的说服力还是很弱。

坚持按规定饮食是一个挑战。

医学科学标准是一项随机对照试验,在该试验中,人们被打乱后随机分组,与安慰剂相比,最熟悉的是一种新药。有人说,我们不该在营养学科里使用同样的的标准,因为这实在是太难做到了。坚持同样的饮食是一项非常具有挑战性的活动,这导致很难有足够长时间的观察饮食对疾病的影响,并加以研究,更不用提这么做得成本了。

另外,人体所需的营养成分十分复杂。这不像吸烟,目标是完全不吸烟。我们需要吃饭才能生存。因此,当我们选择停止食用某一种食物的同时,会以另一种食物作为代替。选择什么食物来代替对于我们的身体健康来说和选择停止食用什么食物一样重要。

我们观察研究,得到证明某种营养素对人体具有有力的影响的这一结论,在随机试验中却不能得到证实。通过观察研究,我们发现摄入维生素C、D和E、叶酸和β-胡萝卜素都能有效的预防疾病,但这些说法在现实中却无法得到证实。

例如,摄入β-胡萝卜素会导致患肺癌的风险增加。如果不把营养科学和其他医学科学放在同一战线上的话,对公众来讲弊大于利。

证据不足导致指导方针错误

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来看,在整个人口中产生的少量个体的变化会引起社会层面的巨大变化。这可能导致平均发病年龄或死亡率的变化,进而导致医疗保健费用的降低。出于这个原因,我们需要指导方针,但如果我们只有不好的证据,那么我们就会提出不好的指导方针。

在最近的几个世纪中,全世界的预期寿命都大大延长了。尽管有很多原因,但是营养科学的进步是关键。这一知识消除掉因营养不足而患病的可能。如今在北美,大多数人不太担心佝偻病、甲状腺肿或坏血病。

然而,未来寿命将会随着对营养科学研究的不断深入而不太显著延长,是用天来衡量,而不是用年来衡量。

科学家和卫生局的口水仗还在继续,真正受到影响的还是普通民众。随着时间流逝,这种夸张的言论逐渐势弱,再继续下去会渐渐被忽略掉,并且影响营养科学的公信度。

你或许想知道我们是否应该完全停止营养研究,直到我们能够做得对。

司各特·李尔写下每周博客《和博士司各特·李尔一起感受健康》

本文章原发表于解释型新闻网(The Conversation)。出版物已投稿至《科学家的专家见解:论坛版的真知灼见》。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