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之战(美剧)是安娜贝拉·德克斯特·琼斯对其在上西区所接收的教育观念的演绎
2628字
2019-10-23 17:29
70阅读
火星译客

安娜贝拉·德克斯特-琼斯(Annabelle - jones)可能在HBO电视网(Home Box Office是一家有线电视网络媒体公司,总部位于美国纽约,母公司为时代华纳集团)所制作的《权力的游戏》(prestige)系列中出演了一个小角色,但她却说出了其他观众未能说出的话:“看着你们这些人崩溃是地球上最令人满意的事情。”这是该剧播出以来收到的最尖锐的评价。

在《继承之战》第二季播到一半的时候,德克斯特·琼斯所扮演的角色---娜奥米·皮尔斯才出现。娜奥米·皮尔斯是一家媒体企业的女继承人,也是与《继承之战》中罗伊家族对立的自由派的一员。而罗伊家族所代表的保守派掌控着一家媒体集团,和鲁珀特·默多克掌管的福克斯电视新闻公司没啥两样。娜奥米在吸毒、戒毒、再复吸之间反反复复,她是整个皮尔斯家族的“害群之马”,从本质上来说堪称是其家族的“肯德尔”。

当罗伊家族遇到皮尔斯家族时,娜奥米和肯德尔之间的火花几乎是立刻显而易见的。因为两人都滥用药物的关系而彼此惺惺相惜,他们在庄园外找到了一架空直升机。他们谈到了在娜奥米最困难的时候,罗伊家族利用皮尔斯夫妇借机在小报上发表了热门文章,揭露了娜奥米在那个狂野的夜晚所受的可怕伤害。当肯德尔几乎(他们意外地开起了彼此的玩笑,直到直升机开始旋转它的螺旋桨才停止欢笑和游戏。突然之间,肯德尔和娜奥米的脸上写满了恐惧。作为一个观众,你可能不止一秒钟都在想,虽然是两个最无能的人在开这架飞机,但它还是可能成功起飞,最后机毁人亡。考虑到第一季最后一集肯达尔所发生的事情,以及一名备办食物的服务生所经历的致命飞车之旅,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但肯德尔和娜奥米还是活下来了。

这一整季,娜奥米都像幽灵一样在荧幕上游荡。她提醒肯德尔寄给她一张下半身的照片,并在他去见与其关系疏远的母亲之前去他苏格兰的庄园拜访他,并支持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肯德尔家族的参议院听证会

annabelle_wmag_062.jpg

她在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里。

由《W》杂志的Maridelis Morales Rosado所拍摄。

你可以试着将德克斯特-琼斯和她的角色进行类比,例如,他们都来自在艺术和文化领域极具影响力的家庭,但当我们在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台阶上相遇时,德克斯特-琼斯散发出最朴实的气质。事实证明,这个博物馆唤起了她在上西区的许多童年回忆。她说,“总有什么东西把我带到这里来。”“现在因为要照顾我的侄子,我找不到借口去自然历史博物馆。我喜欢这里,如果我没有侄子,我就会来这里。”她在谈到姐姐夏洛特两岁半的儿子时说了这番话。德克斯特·琼斯说,她很乐意去博物馆,“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想去那里原因很明显(大家都知道),当我在高中的时候,我开始吸食大/麻,那种快乐会让我们不自觉地兴奋起来,心情就像让我们去天文馆那样愉悦!尝试毒品总是件好事,因为它真的会伴随你的成长过程。(反讽)”

作为珠宝设计师(安•德克斯特·琼斯)和摇滚明星(《诸神之战》的吉他手,米克•琼斯)的女儿,德克斯特-琼斯承认,“在成长过程中,从来不会感到无聊。”

她和她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马克、夏洛特和萨曼莎·龙森,以及亲哥哥亚历山大·德克斯特·琼斯住在曼哈顿,她说,“曼哈顿会举办很多活动,可以说是非常混乱,这可能是最好的也可能是最坏的教养环境。在这种环境下成长面临的是一把双刃剑,但它会让人兴奋起来。我的兄弟姐妹是我成长过程中的榜样。我们一直都非常亲密。”

annabelle_wmag_020.jpg

她在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里。

由《W》杂志的Maridelis Morales Rosado所拍摄。

虽然小时候她会在家人面前做些个人表演或者演唱音乐剧,但在她把表演当作职业之前,德克斯特-琼斯认为那时的自己在表演方面还处在她所说的“曲折模式”。她在大学学的是文学,但是当她为了追寻浪漫搬到巴黎后又开始从事时装设计,之后却出演了由她的偶像之一莱奥斯·卡拉克斯(Leos Carax)执导的电影《神圣汽车》(Holy Motors),这部电影极其怪诞,剧情是围绕着种族不可知论的主题展开的。2017年,她凭借短片《电话里的塞西尔》(Cecile on the Phone)首次担任导演。她承认,“和里奥斯·卡拉克斯一起工作是一份理想的职业,但并不总是这样。不可能所有的电影都像《继承之战》那样成功。”“这就是在片场的感觉,每个人都很激动,很高兴加入到他们所热爱的事业中来,这很好。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开始做我真正想做的事情。”

和许多人一样,德克斯特-琼斯在这部剧播出才发现了这个角色,并很快地将其自身代入其中,还为娜奥米·皮尔斯录了一卷试听带。“我觉得之所以我熟识这个角色是因为我在纽约市长大,上的是一所女子私立学校,周围有很多这样的人。”

“当我知道她的身份是一家媒体企业的继承人时,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这个人的形象,”德克斯特-琼斯继续说道。“我和不同的人有过接触,读过有关的书,也上过学,我把这些人拼凑成我所认为的人物形象,我一直有点迷恋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的文化(祖先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的白种人),因为我是在这个白人(美国精英群体)占主导的学校长大的。我想我们班上大概有两三个犹太人,可能有三个有色人种。我来自一个与众不同的艺术家家庭,它带给我的感觉也很不同,因为我的妈妈甚至和其他妈妈生活在不同的星球上,你知道吗? 她会穿着睡衣来接我,”她大笑着说。“所有的妈妈都有一套毛衣。当我去朋友家时,发现他们家的地毯和窗帘与沙发上十分相配,我真是被迷住了。我觉得这太酷了。”她继续说道。“每样东西都有它的位置。在我的家里,情况并非如此。从小时候起我就很喜欢自家的设计风格,但我在别人家里看到的是另一种设计风格。那里有很多叫班比和巴迪的物品,和那些人和他们母亲的名字一样。”

annabelle%2520diptych.jpg

她在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里。

由《W》杂志的Maridelis Morales Rosado所拍摄。

德克斯特-琼斯通过研究默多克对《华尔街日报》的收购,意识到现实生活中的商业交易与罗伊家族针对皮尔斯家族媒体公司的吞并行为之间存在相似之处,发现了她在塑造娜奥米这个角色上所苦苦寻找的东西。她还看了敛财专家蒂娜·巴尼(Tina Barney)和斯利姆·亚伦(Slim aaron)的几幅肖像画,她说,”娜奥米以她自己的方式使自己置身事外,我可以找到和她的连接点,“ 她补充道“虽然我们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我认为差异才能让这场游戏有趣起来,“正如娜奥米和肯德尔都来自家境殷实的大家族,这是他们的共同点,但却代表着一枚硬币不同的两个面,正是这种差异的存在才互相吸引。

至于她所扮演的角色对肯德尔的尖锐评价,德克斯特·琼斯不得不承认,“ 你知道吗? 我个人喜欢让人一步步抓狂的剧情设计,特别是罗伊家族,你会看着他们一步步地获取了他们追寻的或者应得的一切。我听到很多人说,哦,他们太卑鄙了,我看不到他们的可取之处。但我喜欢。剧本写得很好。正如莎士比亚的悲剧也充满了幽默和智慧,《继承之战》也同样如此。”

当我们穿过一个致力于保护纽约州环境的大厅时,德克斯特-琼斯承认,这个城市对这部电视剧的完全正面的褒奖开始让她感到有点害怕。她说,“我知道人们喜欢它。”她还称,“我记得当我看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去年有多少人看了这部电影。但这个夏天,它似乎突然成了所有人最喜欢的节目。我会极其夸张地抒发我的负面思想,我要毁了每个人最喜欢的节目!”说完就开怀地笑了。

annabelle_wmag_055.jpg

她在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里。

由《W》杂志的Maridelis Morales Rosado所拍摄。

现在让我们把讨论的话题转向《继承之战》对精英主义所持的道德立场。这一季呈现的是两种不同类型富人间的对立,只是这种敌对关系被削弱了。“有一部分人就像南·皮尔斯(Nan Pierce)一样维持着一种傲慢的高姿态,他们习惯于剥削他人,当她过于善良时,几乎同样会让人感到尴尬和不舒服。”这是一种表演,”德克斯特-琼斯说。“这是呈现给别人看的东西,但同时也是为了让自己感觉更舒服,看,我和为我工作的人有关系吗?”这可能是真的,可能来自一个好地方,但它可能只是表面上看起来或听起来更好,但实际上是一样的。或者只是一种更文明的表达方式。只是语言或政治立场也不同,但每个人都可能只专注于同一个目标。”

她继续说道,“皮尔斯家族有这种精英主义的心态,就像我们有更高的信仰和更高的理想,我们追寻的是更伟大的事业并为之奉献。”这可能是真的,但谁能判定它是好是坏呢?因为我们的思想是自由的,我的意思是,掩盖这一点你会变得更糟吗?这就是你的伪装? 这位女演员假定这样的情况存在,然后调皮地继续说道,“你懂我的意思吗?至少那些可恶的富人拥有它。”

我们穿过大厅,寻找引人注目的鱿鱼和鲸鱼,最后在礼品店为她的侄子找到了一件恐龙t恤,之后我们便决定离开博物馆。在工作日的下午,在上西区还有什么可做的?嗯,德克斯特·琼斯喜欢逛杂货店,所以我们得长途跋涉到扎巴尔把这些琐事很快完成。她说“我喜欢这家店,因为这里透出一种浓郁的怀旧气息,而且我是在这里长大的。”

“但我也很喜欢去健康食品商店。我想我已经对健康食品上瘾了。我一般去那里买些生活补足品和新的不同种类的椰子酸奶和牛奶。我想这比吸毒要好,但它仍然是一种瘾,”她开玩笑地说,然后补充道,“但你要知道你的精力有限,要做对你来说最值得为其奋斗的事情。”

annabelle_wmag_078.JPG

她在Zabar杂货店外面。

由《W》杂志的Maridelis Morales Rosado所拍摄。

加入《权力的游戏》高水准的演员阵容对德克斯特·琼斯来说不是件轻松的事,她一开始觉得有点吓人,但后来在与切莉·琼斯、布莱恩·考克斯和霍莉·亨特的合作中,这种不安得到了慰藉。她说:“参与你最喜欢的节目是一种奇怪的体验,这是一种最令人不安的体验。”“这简直让人神经崩溃,在这时她可以求助霍莉·亨特(Holly Hunter)并对她说,‘我觉得我毁了那场戏,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然后,她讲述了霍莉·亨特(Holly Hunter)告诉她的一则广播新闻轶事,同时完美地演绎了霍莉·亨特(Holly Hunter)的乔治亚州(Georgia)式拉长调子的口音。“这太有趣了。我并没有因此失去什么,”她说。“我在表演的任何时候,都为能在这里工作感到十分幸福,因为在你周围不仅有那些有才华又聪明的人,而且所处的环境也很温暖。”

“温暖的环境”与该剧讲述的冰冷的故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故事情节建立在小报无情的披露、假新闻和阴暗的商业交易之上,所有这些都对娜奥米·皮尔斯造成了影响。但德克斯特·琼斯很享受能够扮演一位集众多话题于一身人物,尤其是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纽约人(这种挑战实在令人兴奋)。她解释说:“至于我们现今的整个文化,小报的内容更多地代表了一部分主流文化。”“但《Page Six》(《纽约邮报》八卦版“第六页”)的内容曾经让我觉得极具纽约当地特色,其中隐晦的表达让我对它很着迷。我真的很喜欢《纽约邮报》的标题。娜奥米可能不同意这点,因为的生活几乎被小报给毁了。

当被问及如果阅读到讲述一个女孩生来就流淌着名人血液,周边的人都特立独行地为其出名之路而奋斗的怪诞故事时,德克斯特·琼斯说我感到很愉快,虽然她从未想过她的家境其实很不错。“我的意思是,在某种程度上,我的父母和家人都很古怪,我一直知道我们肯定是怪胎,”她开玩笑说。“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与我在学校的朋友相比,我妈妈会举办一些疯狂的派对,那里有艺术家、音乐家或演员等各种各样有趣的人。我意识到,正如我之前所描述的,我在学校的朋友都和我太不一样了。”

annabelle_wmag_086.jpg

她在Zabar的杂货店里等咖啡豆磨好。

由《W》杂志的Maridelis Morales Rosado所拍摄。。

但这并不是代表德克斯特-琼斯和她的兄弟姐妹们在孩童时期就充满了纽约式的幻想,做些疯狂的事情。“我妈妈非常严格。我一直被限制外出,”她说。她指出,大多数时候,她犯的错都是些小事情,比如说话语气特别重之类的。“我想我的哥哥姐姐们会觉得我过得很轻松,我想和他们相比,我的确过得很轻松。我妈妈很注重涵养,以至于我们经常拿她开玩笑。”

当然,也有例外,就在她举行成人礼的那一年,当时才十几岁,有一次她试图偷偷溜出家门,之后被关在家里一个月。“我的成人礼没有主题。一点都不酷。我的姐妹们没有办成人礼。我两个兄弟都在格林街上的酒馆里办了成人礼。我不记得马克的成人礼是怎么办的了,但亚历山大的成人礼是以棉花俱乐部为主题的,就像《龙蛇小霸王》中的歹徒们在玩激光枪战游戏,”她笑着说。“但我真的被骗了。我的成人礼办在夜总会。那是一家很酷的叫做Moomba的夜总会,我的兄弟姐妹们经常去那里。我没有抱怨,我玩得很开心!”

我们走出Zabar 's,沿着街道快速走向林肯中心广场,这里被认为是纽约最美丽的建筑。一路上,我们聊着时下最流行的话题——电子烟、占星术、手机上最让我们抓狂的应用程序。然后,她把装满咖啡豆和烘焙食品的Zabar包甩在肩上,朝一家餐馆走去,和妈妈一起吃午饭。

annabelle_wmag_112.jpg

她在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里。

由《W》杂志的Maridelis Morales Rosado所拍摄。

相关阅读:对《继承之战》中假新闻的赞美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