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能源匮乏的五个误区
1634字
2019-10-25 19:54
72阅读
火星译客

加纳拥有3000万人口,平均每人每天的收入仅约5美元,基于这一现状该国一心一意地致力于为其公民创造繁荣。加纳拥有随时可用的劳动力和进入区域市场的机会等关系实现成功发展的的关键要素。

那么是什么阻碍了这个国家的发展呢?是能源贫困和对权力驱动经济发展方式的错误认识。国际金融和援助机构所惯用的方法正带来一系列风险,即代表全球至少30亿人口的加纳和其他类似国家可能陷入一种优越感,受限于这类狭隘的发展方式,最终规模得不到扩大,也无法创造繁荣。

从某种程度上说,加纳基本实现了能源发展的目标。家庭电气化率目前覆盖全国人口的85%。在不久的将来,这一数字将达到100%,至少根据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加纳会是现代能源开发上的成功案例。

然而,在加纳首都阿克拉最近举行的一次研讨会上,看不到什么庆祝活动。我们听说的只是关于加纳的老板们如何抱怨他们堪称世界上最高的电价,此外还会出现定期停电的情况。昂贵且不可靠的电力系统直接影响该国的经济增长,限制了就业机会的增加。

不应该是这样的。预计能源投资将推动加纳的工业化。70年前,加纳政府与美国、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凯撒公司(Kaiser Corporation)合作建造阿科松博大坝。其固定客户是Volta铝业公司(Valco),这是一家出口氧化铝的大型冶炼厂,也是当地工业的支柱企业。

今天,阿科松博仍然是加纳唯一最大的电力来源,但高成本且不可靠的电力供应使得瓦尔科的产能水平趋于低下,仅为20%,使近1000名工人闲置,并至少摧毁了50,000个下游工作岗位。这一问题远比闲置的工业工厂更为普遍;根据世界银行最近的一项企业调查报告,各公司平均每月停电8次以上。最近的关税调整使工业电力的价格约达每千瓦时0.23美元,是世界上最高的电价之一。难怪说电力供应的成本和可靠性是创造就业机会的最大制约因素。

然而,由于加纳制定了满足长期电力需求的计划,国际金融机构和援助机构便经常性地要求限制其新能源项目的选择。该国拥有丰富的资源,包括尚未开发的水力、风能、太阳能和大量的新近海天然气。然而,除了中国,加纳几乎不可能从别国获得新的融资以发展大型水电项目。世界银行和其他捐赠机构正在积极推进停止为天然气项目融资的工作。这使得像加纳这样的国家在未来将面临极为狭窄的发展空间。

另一项新奇的建议是优先考虑小范围的能源自给自足这一解决方案。人们常常认为,加纳可以跳过电网发电这一环节,避开负债累累的公用事业,通过小型屋顶装置或太阳能灯直接在居民家中发电,从而避免大型发电厂的成本。这些方法适用于极其简陋的特别是偏远地区的电力供应设备。但有证据表明,使用太阳能家居系统和灯具对就业和收入没有明显影响。

对能源供应和经济发展的危机的错误认识会给数百万人带来真正的危害,加纳目前的困境就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有关能源匮乏的谬论正在阻碍新兴经济体的发展,使其能源强国之路受到了限制。全世界约有30亿人的居住地缺乏可靠、可负担得起的能源供应,因而在极大程度上制约了他们成功创业和就业的可能性。以下是形成这些屏障的五个常见误区:

误区1。灯光等于现代能源。照明是电力最广泛的用途。灯光是技术、智慧甚至神性的有力象征。当我们面临“停电”的情况,我们甚至会说“灯灭了”。但是照明只占电力行业的一小部分,在美国只有8%的电力用于提供照明,而且随着我们向led灯和更高效的电力技术过渡,仅作照明所用的电力支持产品每天都在减少。现代能源涉及电信、食品生产、取暖和制冷、数据以及我们每天要用到的所有东西在内的大规模能源供应。如果我们只关心照明,每个人只要在他们的屋顶上安装太阳能板就可以达到目的。但如果我们追求的是一个繁荣、竞争力强的经济社会 ,那么我们就需要能够建设传输范围更广的现代能源体系。

误区2。可利用的能源可以解决能源匮乏的问题。2015年,联合国将“人人享有现代能源”作为可持续发展目标,这固然是个好消息。然而,衡量是否达成这一目标的标准是每家每户的基本用电。每个人在家里的用电都应该得到保障。但这与实现建设具备安全可靠的现代能源系统的经济体这一长远目标仍然相差甚远。事实上,住宅用电仅占全球能源消耗的5%。其余的能源则投入工业、商业和其他促进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机会等用途。这就像宣称教育只是为了理解基本的语法;这的确很重要,但与接受教育的意义相去甚远。

误区3。新兴市场不一定存在于大国,因为它们将超越重工业。没有工业化就没有经济繁荣,但实现经济繁荣的同时就伴随着高能耗。世界上每一个高收入国家每年人均用电量至少为4000千瓦时。而美国的人均使用量就超过12000千瓦时。然而,在加纳,人均用电量低于500千瓦时,尼日利亚低于150千瓦时,坦桑尼亚低于100千瓦时。即使这些国家以某种方式跳过工业化的环节,直接进入服务经济,他们仍然需要更多的廉价电力来确保所有这些办公楼、电脑、数据中心和空调得以运行。

即使是智能手机消耗的能源也远远超过人们的想象。是的,它们可以通过一个小的低瓦系统实现充电,但所充电量还不到智能手机运行所需能量的1%。另外的99%的能耗则来源于手机开发和信号塔和数据中心的运行。即便是一个以服务业为基础的后工业经济体,也需要确保未来充足的能源供应。

误区4。气候变化对非洲人的影响最大,所以他们将不得不消耗更少的能源。尽管造成气候变化的排放问题大部分源于富裕国家,但贫穷国家将充当第一批“替罪羊”(承受气候变化所带来的挑战和威胁)。非洲遭受的风暴、高温和干旱都将比欧洲或北美严重得多。但是适应气候变化需要丰富的能源供应的支持。应对极端天气的弹性基础设施将由大量混凝土和钢材建造而成。气温上升将刺激人们对冷藏和空调的需求。干旱则使人们不得不抽水灌溉农业和通过淡化获取干净的水。所有这些为适应气候而采用的技术都需要高能耗的支持。

因此,气候变化意味着非洲人将需要更多而非更少的能源。较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不应该以剥夺非洲国家所需的能源为代价,这种错误认识会把非洲人再次推向深渊。

误区5。我们已经拥有所需的所有技术。现在是之所以从事全球能源工作的大好时机,部分原因是形势变化太快了。除了传统的煤炭、天然气和水力发电外,我们现在还能依靠低成本的太阳能和风能、地热、先进的核能,以及天然气相关的新的应用领域实现发电。新的商业模式为家庭提供自足供电,为偏远社区提供微型电网,为消费者提供新的支付系统。遥感、卫星、地理空间分析、大数据和智能电网正在从根本上改变能源领域,为解决能源匮乏创造了各种令人兴奋的新机遇。应对能源匮乏和气候变化双重挑战的紧迫性意味着我们必须利用现有资源。

但与此同时,我们必须继续加大研发投入。尤其重要的是,我们要把创新的重点放在市场上,在未来二三十年里,大多数能源基础设施实际上都将集中在亚洲和非洲市场。这是因为我们知道,在洛杉矶或伦敦最高效的能源供应方式与内罗毕或新德里并不完全相同。

让我们回到西非。加纳正在加速经济增长并有望成为地区强国。政府旨在利用国家的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本,建立一个繁荣的充分就业的社会。这将需要加纳利用其蕴藏的天然气、水电资源和大规模开发太阳能的发电潜能,保障低成本、可靠的电力供应,同时寻求如先进的核能发电技术等替代性的选择,建设一个现代电力系统才能实现。加纳想要建成一个现代电力系统,其国际合作伙伴首先得走出这五大误区,而不是停留在追寻非洲田园式贫困的浪漫观念,或者陷入在有生之年如何才能真正终结贫困的不切实际的幻想之中。

所表达的观点仅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是科学美国人的观点。

关于作者(S)

蒂莎·舒勒(Tisha Schuller)

蒂莎·舒勒(Tisha Schuller)是Adamantine Energy的创始人,著有《偶然的坚持》一书,也是能源促进经济增长中心的董事。

托德·莫斯(ToddMoss)

托德·莫斯(ToddMoss)是能源促进增长中心的创始人兼执行董事。他还是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的客座研究员,赖斯大学贝克研究所(Baker Institute)能源研究中心(Center For Energy Studies)的非常驻学者,以及科罗拉多矿业学院佩恩研究所(科罗拉多州矿业学院佩恩研究所)的研究员。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