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等,特朗普和乌克兰的故事是怎样的呢?
1546字
2019-09-27 22:39
112阅读
火星译客

乌克兰与亨特·拜登之间以及乔·拜登和唐纳德·特朗普有什么关系呢?

美国出现了一场新的政治争议,涉及唐纳德·特朗普、外国公民、有关法律和道德行为的问题,以及对政治对手的指控。

这感觉有点像2016年的似曾相识,当时的候选人是俄罗斯、特朗普和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但这是一个新的国家(乌克兰),有了新的角色(乔·拜登(Joe Biden)和他的儿子亨特(Hunter))。

当然,特朗普仍然身处争议的中心。

这个故事可能很难理解,所以这里有一些最紧迫问题的答案。

为什么这很重要?

最激进的批评家指责特朗普利用总统职权胁迫乌克兰并试图以此挖掘其政治对手---民主党人乔•拜登(Joe Biden)的不利信息。

2016年,亨特·拜登在世界粮食计划署的一次活动上看着他的父亲。

与此同时,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声称,这位前副总统滥用权力,向乌克兰施压,要求其放弃一项可能牵涉其儿子亨特(Hunter)的刑事调查。

拜登是明年与特朗普角逐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领先者。

换句话说,这件事的严重性不亚于白宫。

这一严重纠纷从何而来?

据多家媒体报道,今年7月25日,特朗普与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i)进行了电话交谈。

据称,美国总统向乌克兰总统施压并要求其调查前副总统拜登。

特朗普可能还讨论了有关国会批准的对乌克兰施以军事援助2.5亿美元(合2.01亿英镑)一事,特朗普政府已将这笔援助推迟至9月中旬公布。

特朗普证实了这些吗?

可以说是这样的。

特朗普表示,他与泽伦斯基谈过腐败问题,也谈过拜登和儿子亨特等问题。

这是一次“愉快的谈话”,是一次“完美的”通话。

在2014年被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乌克兰得到了西方的广泛支持

他补充说,美国向乌克兰提供援助,因此“我们希望确保这个国家是诚实的”。

在Twitter上,特朗普更加直言不讳,称这场争议是由民主党人和“不诚实的媒体”制造的。

他还默默地质疑这位告密者“所谓的”的爱国主义。

其他美国政客的说法是怎样的呢?

国会民主党人表示,这通电话很重要,因为它有助于了解总统与这位外国领导人的交易。

白宫的批评者表示,特朗普向泽伦斯基施加了压力,要求他告诉政府官员调查与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有关的商业活动。亨特•拜登是乌克兰寡头拥有的一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民主党人表示,总统希望乌克兰人对腐败展开调查,因为这可能会损害亨特及其父亲的声誉。

共和党人对这一争议几乎只字未提。这暴露了这场争议的党派性质,就像发生华盛顿的其他许多事情一样,它也被党派政治所分裂。

然而,至少有一位共和党人、犹他州参议员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表示,他希望了解更多内情。

举报人的投诉如何了?

在收到投诉后,监察长通知了国家情报署代理署长约瑟夫·马圭尔(Joseph Maguire),并表示此事“很紧急”。情报机构检举者法规定,局长有七天的时间将投诉递交给国会情报委员会。

但其实投诉并未递交。

相反,据《New York Times》报道,马圭尔曾与一名律师交谈,该律师告诉他,至少按照法律标准来说,这个问题并不“紧迫”。

因此,马圭尔认为,国会监督委员会的成员不需要看到它。

您的设备不支持媒体播放

媒体的标题

9月9日,检察长向国会通报收到投诉,但没有说明细节。自那以来,国会中的民主党人一直要求知道更多信息---包括特朗普的通话记录。但奥巴马政府拒绝合作。

这就是目前的情况。

马圭尔定于周四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公开作证,议员们表示,他们希望看到这一申诉。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如果这不起作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Adam Schiff)可能会提起诉讼,试图获得相关信息。

那么总统做了什么非法的事情吗?

最令人谴责的指控是,总统一方面向外国领导人施压,要求其提供有关政治对手的不利信息,另一方面又提出美国可能提供军事援助。

这是违法的吗?我们最近确实有某个先例。

它肯定会让人想起最近结束的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为期两年的调查,该调查旨在调查特朗普竞选团队可能与俄罗斯干预2016年大选有关。

特别检察官的报告详细描述了竞选团队与俄罗斯公民之间的多次接触,包括2016年6月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 .)等竞选团队高级官员与几名和克里姆林宫有关系的俄罗斯人之间的会面。

关于向外国政府征求反对派研究是否构成竞选资金违规一事,一直存在一些争议,但米勒拒绝提出指控。

特朗普和乌克兰通话也可能违反联邦贿赂法。特别检察官的结论是,司法部的政策指导方针禁止在任总统被起诉,因此,即使特朗普的行为确实犯下了某种罪行,他目前也不会受到刑事起诉。

考虑到这一点,一个更相关的问题可能是……

特朗普是否犯了可弹劾的罪行?

宪法规定,在处理做出违法或不道德行为的总统的程序上,是由众议院多数弹劾决定的,并由美国参议院三分之二多数定罪和罢免。

美国宪法将弹劾的理由概括为“叛国、贿赂或其他重罪和轻罪”。说到底,“可弹劾的罪行”就是众议院大多数议员所说的任何罪行。

自穆勒调查结束以来,在众议院占绝对多数的民主党人当中,要求弹劾的呼声一直在稳步升高。然而,到目前为止,众议院民主党领导层一直不愿推进可能导致弹劾投票的正式调查。

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表示,这样的举动可能会损害温和派国会选区民主党人的选举前景,并且最终将毫无意义,因为在参议院占据多数席位的共和党人永远不会投票废除总统。

然而,随着对乌克兰的最新指控,一些民主党人开始以一种更加自信的方式表达他们弹劾总统的愿望。希夫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总统正在把我们推向这条道路。”

在某种程度上,众议院的盘算可能会发生变化,而那些弹劾总统负有道德责任的民主党人可能会占上风。

这些关于乔·拜登和他儿子的指控有什么依据吗?

特朗普和他的律师、前纽约市市长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对比登斯夫妇提出的指控将聚焦于这位时任副总统在2016年成功迫使乌克兰最高检察官维克托•肖金(Viktor Shokin)下台这件事。

肖金的部门负责对乌克兰天然气公司实施调查。当时,这家公司每月向拜登之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支付高达5万美元的薪酬,让他进入该公司董事会。

特朗普、朱利安尼和其他人声称,副总统施加的压力,包括威胁不向美国提供10亿美元贷款担保,是为了保护他的儿子和他的公司免受潜在的刑事风险。

2010年,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和前副总统乔·拜登以及他的儿子亨特坐在一起观看一场篮球赛

批评人士认为,拜登家族与乌克兰的关系至少让人觉得可能存在利益冲突。

事实上,在美国、欧盟国家和乌克兰,反对呼吁罢免肖金的指控的不止拜登一人。

正如《New York Times》最近所指出的,乌克兰检察官当时并未“积极推进”对布里西马的调查,而是被控以起诉相威胁,向公司领导人索贿。

此外,接替肖金的尤里•卢岑科(Yuriy Lutsenko)在结束所有法律程序前,继续对布里西马进行了10个月的调查。

那么,这是2016年俄罗斯干预大选一事的重演吗?

如前所述,乌克兰事件与2016年俄罗斯干预大选事件之间的相似之处是显而易见的。然而,也存在着一些关键的区别。

2016年,特朗普还是一个渴望入主白宫的普通公民。他的竞选活动可能受到了提供援助的外国公民的贿赂,但穆勒的调查显示,这些提议要么毫无结果,要么被断然拒绝。

如今,总统的所有权力都掌握在特朗普手中,他却被控开始接触外国领导人。尽管特朗普否认向乌克兰总统施压,但他的批评者表示,在多次要求调查比登斯夫妇的同时,阻止军事援助使特朗普的目标变得昭然若揭。

Anthony Zurcher和Tara McKelvey报道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