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ASCO 最新:PARP抑制剂在复发性卵巢癌中的应用
1151字
2019-12-03 16:03
81阅读
火星译客

目前,3种PARP抑制剂,奥拉帕尼,卢卡帕尼和尼拉帕尼都已获得FDA批准用于治疗各种亚型的卵巢癌。在2019 ASCO年会上,报道了来自于多项关于PARP抑制剂用于复发性卵巢癌的治疗的研究数据。在这篇评论中,我会简要回顾一下这些数据并且分享我对这些研究的观点。

ARIEL3

我将要讨论的第一项研究是 ARIEL3 III期试验,这是一项被设计用于检测卢卡帕尼作为经过铂类化疗后复发性卵巢癌维持治疗的疗效。在我们公布的最初分析数据中,卢卡帕尼相对于安慰剂显著延长了PFS的主要终点。在目前的分析数据中,我们想检测卢卡帕尼的维持治疗对于后续治疗的影响。主要的问题在于,卢卡帕尼的维持治疗能够延续多久直至下一轮治疗。最重要的是,如果病人接受了PARP抑制剂并且之后疾病进展,那么她是否对于之后的治疗仍旧敏感呢?

探索性终点在于评估后线治疗的时间,包括PFS2(定义为随即抽样开始到疾病进展或死亡的时间。)到一线治疗的时间,以及到二线治疗的时间。不出所料,我们看到的是,每一组评估进展期后治疗结果都显示使用卢卡帕尼作为维持治疗较安慰剂组至探索性终点的时间显著延长。这些发现很重要,因为它们证明了使用PARP抑制剂作为维持治疗不会对后续治疗产生有害影响。

我们也有机会在这次分析中更新安全数据。经过长时间的随访,我们发现卢卡帕尼维持治疗的安全性与我们之前的报告一致。总的来说,目前对ARIEL3的分析表明,卢卡帕尼维持治疗的益处持续到后续的治疗中,且具有一致的药理毒性。

AVANOVA2

下一个研究项目我想陈述的是随机II期AVANOVA2试验, 此项研究用于测试贝伐单抗联合尼拉帕尼用于治疗铂类敏感的复发性卵巢癌患者的疗效。这一试验的设想是观察PARP抑制剂结合抗血管生成剂是否有改善结果的机会。这两类药都被证明对于复发性卵巢癌的治疗中具有活性。此项研究的I期试验确定了用于II期试验的药物推荐剂量,并且II期试验旨在评估PFS,即此项试验的重要终点。总得来说,AVANOVA2 是一个相对较小的试验,只有不到100人入组但却有了重要的结果。此项研究适当增加了BRCA突变人群的入组人数。通常来说,BRCA突变在卵巢癌患者中的比例为15% 到20%,在AVANOVA2试验中,大约有1/3的病人是BRCA基因阳性,大多数体细胞突变。大部分病人前期接受过一线或者二线治疗。

此项试验的结果非常有意思并且与前期的报告设定一致,西地尼布联合奥拉帕尼 v.s. 奥拉帕尼单药。 在AVANOVA2,研究者评估的PFS在尼拉帕尼加用贝伐珠单抗后有了显著的改善。看一下亚组的分析数据是基于BRCA的状态,BRCA 野生型组群相较于BRCA突变携带者显著获益。这一发现的一个可能的原因是BRCA突变的铂类敏感性复发性疾病对于PARP抑制剂具有良好的应答,添加贝伐珠单抗可能不会产生太多额外的好处。再看一下基于同源重组缺陷状态的亚组,无论HRD是否阳性,PFS获益没有显著差异。研究者们还观察了基于无化疗间隙的亚组。 在短时间间隔(6-12个月)或长时间间隔(> 12个月)的患者中,联合治疗方案可显著改善PFS,但在长时间间隔的患者中效果更好。这些结果可能反映了贝伐珠单抗的影响,它在铂类敏感性和铂类抗性复发性卵巢癌中都有活性。

在我看来,AVANOVA2是一项重要的试验,并且提出了一个问题,对于铂敏感性复发性卵巢癌患者,是否可能有一种不需要化疗的选择。事实上,多项研究正在进行或者是正在计划验证这一假定,其中一项正在进行的NRG-GY004 III期试验观察了奥拉帕尼单药v.s.西地尼布加上奥拉帕尼v.s.铂类为基础的化疗方案在女性铂类敏感的复发性卵巢癌中的疗效对照。另一项研究是AVATAR III期试验计划尼拉帕尼联合贝伐单抗与在相同环境下的标准治疗进行疗效对照。令人兴奋的是,在铂敏感性复发性卵巢癌中,有新的潜在的PARP抑制剂联合治疗模式。

SOLO3

最后一项试验我将要回顾的是SOLO3,一项关于奥拉帕尼对照非铂类单药化疗的III期试验,旨对比两种治疗方案在BRCA突变的铂类敏感的复发性卵巢癌患者中的疗效。SOLO3 是一项备受期待的试验,因为它提出了一个问题:PARP抑制剂在复发性卵巢癌中的疗效是否优于化疗。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概念,因为PARP抑制剂在复发性卵巢癌中具有很大的活性。问题是,他们如何将之于化疗比较呢 ?

我们看见在SOLO3中奥拉帕尼的ORR(盲性独立性中央放射学检查评估)非常卓越,达到72%,参照组化疗组为51%,大部分应答是部分应答。上升的应答率通常发生在先前接受过2线化疗的病人以及接受过3线或者更多疗程的病人中。虽然非铂类化疗在铂类敏感的病人中相较于铂类抵抗的病人有更好的疗效,这仍旧提出一个问题,在此项试验中,是否采取以铂类为基础药物的化疗作为对照组。在次要终点方面,奥拉帕尼也优于非铂类化疗,包括PFS以及直至后线治疗的时间。重要的是,在这两组参照组中,生活质量无差异,并且奥拉帕尼的毒性与之前所获悉的相吻合。

总的来说,SOLO3是一项非常重要的研究,其展现了PARP抑制剂在铂类敏感的复发性且伴有BRCA突变的卵巢癌患者中的疗效优于非铂类化疗。目前正在进行或计划进行临床试验,以明确PARP抑制剂如何适应卵巢癌的治疗范式。我们希望,PARP抑制剂无论是单药治疗或是联合其他药物治疗将会取代目前作为标准治疗手段的化疗。期待更多关于卵巢癌PARP抑制剂的新数据。

您的想法

对于使用PARP抑制剂治疗铂类敏感的复发性卵巢患者,您有何想法? 我鼓励您回答投票问题,并在下面的评论栏中发表您的想法。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